<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手神医小布天 > 第二百章 凤舞爷爷的坚持
    凤舞爷爷见势头不妙,借机准备离开,可是刚刚走到门口,布天一句话又把他拉回到紧张的情绪。不过秉着‘公鸡拉屎--头硬’的心态,硬着头皮又走了回来。

    凤舞爷爷冷笑着说道“呵呵,一年不见小天你还真是令风爷爷刮目相看了,风爷爷倒要看看你是怎么把这些小白虫子变成‘萤火虫’的。如果你真能把它们变成那种会发红色光芒的‘萤火虫’风爷爷随你处置。”

    布天笑道“风爷爷大气,那就找您说的办,到时会您可不要急着跑啊!再说了,我要是不想让你走,您能走的掉吗!”

    布天的这句话很明显带着威胁的口气,凤舞爷爷只是‘呵呵的笑了笑’,极力的掩饰着自己略显紧张的情绪。

    布天话音刚落,小金灵和小银灵立刻站了起来,两个小丫头同时轻轻的摆动手臂,一个红蓝两色的大气泡,瞬间罩住了凤舞爷爷,老头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神情更加的紧张起来。

    布天笑了笑,冲着小金灵和小银灵两人摆摆手说道“干什么呢,我说让你俩动手了吗,那是你们小舞姐姐的爷爷,不得放肆,赶紧把‘炫光罩’撤了。”

    小金灵和小银灵互相眨眨眼睛微笑着,轻轻挥动手臂,红蓝两色的‘大气泡’光晕一闪消失不见了。

    凤舞爷爷象征性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瞪着眼睛呵斥道“小子,你这是干什么,想囚禁你风爷爷吗。别说现在还没有证据证明我就是下毒给陆老头的凶手,就算我是,你也不可以这样对我吧,好歹我还是小舞的亲爷爷。就算不看在我的面子上,看在我们家小舞的面子上你也不能对我这样。”

    终于还是没有掩饰住自己的情绪,凤舞爷爷在布天的‘步步紧逼’下竟然把凤舞抬了出来,借此来掩饰自己紧张的神情。没想到的是,他说这话的时候,正好暴露了自己做贼心虚的本性。

    一直坐在旁边不说话的布天爷爷,眉头紧蹙的说道“风师弟,是你做的吗?”

    凤舞爷爷一怔,立刻委屈的说道“师哥,你难道也不相信我吗,我在给陆老头治疗的时候可是都问过你的啊,还有哪些药,不都经过您的同意我才给陆老头用上的吗。我又没有下毒,您还不清楚。小天这样冤枉我一定是陆老头跟他说了些什么,陆老头不懂,你会不懂吗!”

    “哈哈哈···真是好笑,先前我还没有十足的把握确定您就是那个下毒的凶手,刚才听您的这一番慷慨激昂的陈词,现在我有把握确定您就是那个给陆爷爷用了‘血蝇虫蛊’的···罪魁祸首!”布天大笑着,指着凤舞爷爷说道。

    “你凭什么这么说,现在连证据都没有,就笃定我是凶手。”凤舞爷爷怒斥道。

    布天笑道“风爷爷,你可真是我爷爷的好师弟啊,就连做坏事都要拉上我爷爷当盾牌。你再给陆爷爷下毒的时候,故意用‘棉花糖丝’包裹住‘血蝇虫蛊’的幼虫,这样看上去很现像是治疗溃疡的圣药‘裹丝玉蚕浆’。你在弄完这一切故意给我爷爷查看,好让我爷爷做你的用药证人,当时我爷爷正为陆爷爷的病发愁,看到竟然弄到了那么好的治伤良药,欣喜之下,也没有细加检验,就同意了你的做法。你就这样顺利的给陆爷爷用上了那十分歹毒的‘血蝇虫蛊’。我十分好奇,您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是受人指使还是另有隐情。”

    凤舞爷爷沉默着,老脸不时的变化着颜色,显然心里在做着剧烈的斗争,不时的看看布天的爷爷···

    这一切的变化都看在布天的眼里。顿了顿,布天说道“风爷爷,您好好想想,我要是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会跟您说这么多吗,还有,您就算是看在小舞的面子上也应该跟我实话实说吧。”

    凤舞爷爷眉头一皱说道“我没有什么隐情,也没有受他人的指使,我更没有给陆老头下毒,我好心给那个老家伙治病,他竟然倒打一耙,如此的诬陷于我,是他有目的,不是我有什么目的。小子,你既然认定我就是给陆老头下毒的凶手,那你就看着办吧。没想到啊!你这一回来只听你那个‘小情人’爷爷的一面之词,竟然不相信自己爷爷兄弟的话。好吧,你想怎样就怎样吧。”

    凤舞爷爷说这话的时候,时不时的瞥着布天爷爷的反应,想借此博得布天爷爷的同情。

    一直不说话的布天爷爷,听完这句话后,还真的有了一丝反应,布天爷爷眉头微蹙的说道“小天啊,你真的能确定你风爷爷用的那种药,就是你说的那个‘血蝇虫蛊’吗。你可得确定好了,这个不是一件小事,说什么你风爷爷他也是小舞的亲爷爷,都是一家人,你可别搞错了啊。”

    老爷子一句话说的布天难以名状,再看看在那里装无辜的凤舞爷爷,布天气愤不已,决定是时候让爷爷看看他的这个所谓的师弟,真正的本想了。

    布天眉头紧蹙的说道“爷爷,这些我都知道,我的意思和您的一样,我也不想这样,一边是陆影爷爷,一边是凤舞爷爷,都是亲人,我怎么能厚此薄彼呢,您知道我的,没有确切的证据我会说这些吗。再说,某些人心里怎么想的,爷爷你能知道吗。您还是甭管了,这些事情由我来处理就行了。”

    布天爷爷点点头说道“那好吧,你已经长大了,有自己的判断能力了,爷爷也不再多说什么了,爷爷相信你不会冤枉任何人的。你自己看着办吧,爷爷不在插话了。”

    老爷子不温不火的话,说的恰到好处,无奈中表现出丝许责备,责备中充满了对自己孙子的万分信任。这使得凤舞爷爷满怀期待的心思犹如闷头浇了一盆凉水,凤舞爷爷急忙说道“那个···师哥,您也不相信我了吗,我真是冤枉啊,好心给陆老头治病,到都来落得一个心怀叵测之人。行了,别的我也不再多说了,还是那句话,小子,你可听好了,你说这桌子上的东西就是我给陆老头下的药,那好,你不是说这就是‘血蝇虫蛊’吗!既然是这样,那就这么办,只要你小子有本事把这些小虫子变成真正的‘血蝇虫蛊’的成虫,也就是你爷爷说道那种红色的萤火虫,我就承认是我下毒毒害陆老头的。”

    布天笑道“风爷爷···”

    “你别叫我风爷爷,我可担待不起。”

    “那不好吧,怎么滴您也是小舞的爷爷啊,跟着小舞我也得喊您一声爷爷吗。”布天嬉笑着说道。

    凤舞爷爷微怒道“少来这套,看你那个大义灭亲的样子,什么时候拿我当我们家小舞的爷爷了,你还是该怎么就怎么办吧,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拿出有力的证据,我老头子甘愿伏法,别的你什么也别说了,就这话。”

    凤舞爷爷一阵慷慨激昂,显得自信满满,十分笃定的,布天他没有办法让一堆小白虫子瞬间变成‘蝴蝶’。

    布天拿起桌上的小瓶子,微笑着说道“风爷爷,您可想好了,我要是把这些小小的白虫子变成您认为的,真正的‘血蝇虫蛊’。到时候你可不许在赖账了,要是不告诉我您为什么给陆爷爷下如此歹毒的毒药,到时候可别怪我不看在小舞的面子上,对您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啊。”

    凤舞爷爷冷笑道“呵呵,怎么,你还想杀了我不成吗。”

    布天拿着小瓶子玩味的说道“那倒没有,我向来不会杀人的,我只会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到时候我会把这些可爱的小虫子···全都种到你自己身上。”

    凤舞爷爷脸色瞬间变化,不知道是听布天说的这句话害怕,还是故作矜持。猛然间站立起来指着布天说道“你敢!小子,别吓唬老头,老头什么没见过,甭说废话,先变给我看看再说。”

    风舞爷爷的话令布天十分伤心,看来凤舞爷爷真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顽固到底,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布天这时候预感到事情的严重性,看来凤舞爷爷毒害陆老爷子的这件事不简单,布天在想,仅凭着一个普通的中医大夫,是不可能找到这种稀世的‘蛊毒’。这里面一定会有别的原因,只是现在还不知道。布天看了看,站在那里余怒未了的凤舞爷爷,看这情况,就算是自己把小瓶子里的这些小虫子变成传说中的‘血蝇虫蛊’,凤舞爷爷也不会说什么的···

    “风爷爷,我再啰嗦一边,您想明白了吗,我一旦把这些小白虫子变成你要的那种‘红色萤火虫’,到时候你可要把你要说的全部告诉我,兴许还有一丝挽回我们之间情分的机会。”

    布天说完,看也不看凤舞爷爷,立刻把小瓶子的盖子拔了出来···“风爷爷,您可看好了,千万不要眨眼睛啊。”

    一只小巧玲珑玉瓶出现在布天手里,只见布天用牙咬掉瓶塞,往装着白色小虫子的瓶子里滴了两滴不知名的液体,装着白色小虫子的瓶子,突然一阵急促的抖动,一小团烟雾从瓶子了冒了出来···

    过了几分钟,装着白色小虫子的瓶子依然没有动静,静静地放在那里,什么也没有改变。

    “哈哈···这个魔术不错,就是蹩脚了点,到最后什么都没变出来。哈哈哈···小子,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啊,你还是自己玩儿吧,我有事要先出去了,晚上不用留饭给我了,我就在外面吃了,哈哈!”风舞爷爷看到布天的这些举动,忍不住嘲笑道。

    “着什么急啊,您回过头来看看这些小东西是什么,再走也不迟啊!”布天嬉笑着说道。

    第二次走到门口的凤舞爷爷,冷笑着慢慢的转过了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