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手神医小布天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凤舞在变
    陆老爷子显得有些不耐烦,可在风舞看来老爷子是故意所为,装着很虚弱的样子想尽快让她离开,这完全是摆明了不喜欢她和爷爷。凤舞耐着性子和陆老爷子说完最后一句。老爷子不耐烦的点了点头···

    “那你问吧,问完赶紧出去,我还想再睡会儿。”陆老爷子说道。

    凤舞看着陆老爷子不耐烦的样子,心里的那颗‘小火苗’迅速窜高,霎时间燃起了熊熊大火,血液在血管里瞬间变得沸热,眼睛里不时的闪烁着红光,有脚的‘血蔷薇’更加的血红鲜艳,刚刚萌发出的那颗‘花骨朵’像是活了一样绽放开来,一条细细的红线沿着小腿一直往上,在大腿处形成了一圈红色的‘圈带’···

    “我只想问问陆爷爷,在天哥给您治疗的时候,你醒过来的时候都对天哥说了什么话。”凤舞紧蹙眉头的说道。

    陆老爷子动了动身子,瞥了一眼凤舞说道“能说什么,就是把该说的都说了,不该说的,和我怀疑的都对小天说了。”

    凤舞红色的眸子一闪,冷笑道“呵呵,真可笑,什么叫该说的和不该说的,还有你怀疑的,那我能问您一句吗,您都怀疑什么呢?”

    陆老爷子看着凤舞怒斥道“放肆!你在和谁说话呢,我该说什么和不该说什么还要跟你这个小娃娃交代吗,没有家教,跟你那个爷爷一路货色,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凤舞一看,自己没火,老爷子先火起来了,银牙紧咬的说道“不许说我爷爷,你不就是嫌我们碍你的眼了,怕天哥爱我更多一些,不会再要你那个半死不活的孙女了,这才编瞎话跟天哥说,目的就是想把我和爷爷赶走吗,你这老头心肠怎么这么歹毒,我还告诉你,天哥是我的天哥谁都抢不去,包括你那半死不活的孙女。既然你这么爱编瞎话,那我就让你永远说不出话来。”

    说完,凤舞红色的眸子精光一闪,抬手向卧室的门一挥,一片红色光晕闪动,卧室的门上面立刻形成了一个红色的光膜。瞬间像是与外界隔绝了一样。凤舞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下意识的举动,竟然发现自己真的和布天一样,也拥有了超出凡世的异能···

    陆老爷子这才看清,眼前的女孩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红色的眼睛盯着自己看,本来青春的女孩,一刹那间突然变成了如同‘妖魅’样子。血红的眼睛,满头蓝色的秀发,无风自动。

    这位陆老爷子突然想到,这不是布天跟他描述的家庭成员中的凤舞,这个凤舞根本就不是‘人’!

    “你想干什么,你到底是谁!”陆老爷子瞪着眼睛说道。

    ‘你到底是谁!’

    这句话似乎惊醒了还有一丝心神未灭的凤舞,眼睛里的红光暗淡了一丝,凤舞不解的看着自己···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瞬间变成这样?”

    凤舞正迷惑不解的时候,脚踝处的‘血蔷薇’红光闪动,一天细细的红色光带沿着小腿向上,突然间,大腿处的红色‘圈带’猛然一收,红色的精光又闪动在凤舞的眼睛里。水蓝色的秀发无风自动,血红色的眸子闪动在凝脂般的面孔上,原本秀气的脸庞,忽然间,变得无比的妖艳绝美。像是‘媚神’天降一样,无比怨恨的看着床上‘佝偻’老人。

    “哈哈···哈哈···”

    “这么一会儿就不认识我了吗,我是风舞啊!”风舞妖媚的说道。

    陆老爷子瞪大眼睛说道“你不是凤舞,风舞不是你这样的,快说,你到底是谁,要不我就要喊人了。”

    “喊人!哈哈哈···你要是想喊你就喊吧,不过我还是得替我爷爷出口恶气。”凤舞大笑着说道,声音似乎都变得尖厉凌耳,让人听到浑身不舒服。

    “来人,把这个···女孩给我弄走!”陆老爷子对着门口喊道。

    几分钟过后,门外没有一丝动静,卧室的门依然紧闭着。

    “来人···来人···来···”陆老爷子接二连三的喊了几声,依然没有人进来,房门仍旧紧闭着。

    “哈哈···甭费力气了,这间屋子已经和外界绝然了,什么声音都传不出去的,哈哈···”凤舞笑道。

    凤舞俯下身体看着陆老爷子说道“陆老头,你不喜欢我和我爷爷你可以直说呀,何必借着天哥给你诊病的时候乱说乱到呢,是不是就是喜欢说瞎话呢,没问题,您忘了我也是医生,我可以给您治治这张爱说瞎话的嘴巴。”

    凤舞说完,纤纤玉手一动,一支寸长的银针出现在两指之间···

    “陆老头,来,让我在你的嘴巴上扎一针,保管以后你就不会说瞎话了。”凤舞媚笑着说道,声如妖媚、

    银光一闪,陆老爷子的左右脸上,‘地仓’‘大迎’两穴多了两支细细的银针。老爷子刚要张开的嘴巴,突然歪到一边,想说出去的话也只剩下···‘哎哎’的声音了。没过一会儿,老爷子躺倒在床上,瞪着眼睛看着凤舞,想说什么,就是说不出来,嘴角渐渐地流出了口水···

    ······

    餐厅桌前,布天步步紧逼,凤舞爷爷看着小**子里的物体,脸部不是的抽动一下,眼珠忽左忽右的转动着,像是在想着什么应变的对策。

    布天依然微笑着,看着凤舞爷爷那变化多端的脸色,悠闲地喝着牛奶吃着早餐···

    “风爷爷,是不是看着很熟悉啊,这小**子里的东西可是好东西啊,它能融入到各种东西里面,比方说我们喝的水呀,酒呀,还有喝的药啊,他都能瞬间融入。对了,还有一种东西也能,就是我们喝的这个···牛奶!”

    凤舞爷爷一听,刚准备端起来喝的牛奶,听布天这么一说,突然楞在哪里,也不知道是喝还是不喝。瞪着两只眼睛惊慌的看着布天···“你这是什么意思?”凤舞爷爷说道。

    “也没什么意思,就是刚才去厨房找东西的时候,这个小**子不小心掉到你喝牛奶的这个杯子里了。不过没关系,我都用热水烫过了,应该是不会有问题的。您尽管放心的使用吧。”布天微笑着说道。

    凤舞爷爷一听,瞬间变了脸色说道“用开水烫有个屁用,‘血蝇虫蛊’的菌丝在一百度的水里是杀不死的,你这不是害我吗,辛亏是菌丝,要不然我也就中了这‘血蝇虫蛊’毒了。”

    凤舞爷爷不假思索的一通斥责,完全没有理会自己是否说漏了嘴,急忙起身向小厨房跑去,拿起装白醋的**子,就往嘴里倒,咕咚咕咚的,一连喝了好几大口,喝完后慢悠悠的走到餐桌前···

    布天微笑着,不紧不慢的说道“怎么。风爷爷知道‘血蝇虫蛊’的毒是用白醋来化解的吗。”

    凤舞爷爷笑道“小子,你不用扎我,虽然我不知道你的这个东西是不是那所谓的‘血蝇虫蛊’。但是‘血蝇虫蛊’的传说我也是听说过的,不过,版本不太和我师哥的一样。你要是指着这个小**子里的东西来冤枉你风爷爷,那还是算了吧。怎么着我也是行医几十年的中医大夫。”

    布天暗忖“这老家伙还挺狡猾,就这样都骗不了他,那好,我非让你自己露出狐狸尾巴不可。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那是,风爷爷的医术也是有目共睹的,不过,我要是跟您说,我这小**子里的东西就是‘血蝇虫蛊’呢,您会不会相信啊?”布天坏笑着说道。

    凤舞爷爷脸色一变,眼睛看着桌上的小**子,脚步不由自主的向前,渐渐地靠近桌子中间,瞪着一双昏暗的老眼,左看看,又看看,仔细的辨认着。

    布天看着凤舞爷爷的神色,嬉笑着拿出来一只眼镜,慢慢的递到凤舞爷爷眼前。凤舞爷爷毫不犹豫的拿起了眼镜,戴在了眼睛上,凑近小**子看着。

    布天嬉笑着说道“风爷爷,看出来了吗,是不是和您的一样啊,这可是我好不容易从陆爷爷的病腿里面取出来的,还很新鲜着呢。要是您看的不太清楚,你就打开盖子到出来看看。有我在您不用担心中毒的。”

    凤舞爷爷立刻醒悟道“这能说明什么,你说是从陆老头的腿部取出来的,好像是我下的毒,可就算是我下的毒,哪又怎么能证明这就是传说中的那种‘血蝇虫蛊’呢。还有,你别忘了,刚才你爷爷讲的那个故事里,‘血蝇虫蛊’可是能变成红色的‘萤火虫’啊。除非等到这小**子里的小白虫子变成红色‘萤火虫’我才相信这就是真正的‘血蝇虫蛊’。不过,看这个样子你是没有办法让它们变成红色‘萤火虫’了。那我就不跟你小子在这里瞎胡闹了,我还有事,师哥,我先出去了。”凤舞爷爷跟布天爷爷打了声招呼,转身欲走出别墅···

    “等等。风爷爷您未免也太心急了吧,您怎么知道我不能让这些小白虫子变成红色的‘萤火虫’呢。”布天言道。

    走到门口的凤舞爷爷一顿,停住脚步回头冷笑道“怎么,你能让它们变成‘萤火虫’吗!”

    布天嬉笑着说道“您回来看看不就知道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