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手神医小布天 > 第一百九十三章 陆老爷子的诉说--下
    凤舞爷爷的变现令布天有些反感,碍于他是凤舞的爷爷,又是自己爷爷的师弟,布天表面上嘻嘻哈哈的应付着,心里暗想,‘这老家伙为什么这么关心我给陆爷爷用什么药,难道真的处于心里好奇,看着不像。’陆爷爷要交代自己的话还没说完,时间紧迫波能让这老家伙给打扰了,得想个办法支开他,还得让他心甘情愿离开。

    “哦,陆老头子,你还者的好了,这大病初愈就喝茶,你不是嫌命长吧?”凤舞爷爷冷笑的说道。

    “哈哈,没事,我现在感觉比什么时候都好,整个人好像一下子年轻了几十岁。那还别说,小天这小子就是有奇法,就那么一小瓶普普通通的水,我这一喝下去浑身立刻感觉就不一样了。”陆老爷子嘻笑着说道。

    凤舞爷爷瞪着眼睛仔细的观察着陆老爷子的面相,又伸出手来给陆老爷子把脉,极其认真的检查着,过了一会儿,凤舞爷爷眉头微蹙着摇了摇头···

    “太神奇了,现在完全看不出你这个死老头儿是有病的样子,身体各个技能都恢复如初,好像比以前还硬朗了。”凤舞爷爷讪笑着说道。

    陆老爷子喝了一口香茶,微笑着说道“那是,要不我挣扎着最后一口气也要等着小天回来救我这条老命。现在小天回来了,要想害我的那些人也得好好想想,有小天这个小神医在,我想死都不容易,明天我就找律师来,我要把我名下的全部财产都过给小天,有小天坐镇‘云天制药’。那些惦记我陆家家业的宵小之人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哈哈!”

    风舞爷爷一听,讪笑着说道“那是,小天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不过,陆老头,你要是这么做,那小凡他会不会不高兴,怎么说他也是你唯一的儿子啊,再说法律不是有规定,只有直系亲属才能有直接的继承权。小天现在不是还没有和小影结婚吗,按理说小天现在不是你们家的人,你要想把‘云天制药’和名下的所有动产和不动产都叫小天来继承法律上是通不过的。再说,你的身体这不是已经好了嘛,再干几年我看也没问题。”

    陆老爷子笑道“哈哈,你说的有些道理,可你别忘了还有医嘱这回事儿,只要我留下遗嘱,表明了我的心意,法律···哈哈,它也得按照我留下的医嘱办事儿。”

    凤舞爷爷哈哈笑道“你这个死老家伙,医嘱这回事儿那得等你死了之后才能履行,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再活十年也是有可能的。哈哈···”

    “好了,我不打搅你休息了,我和师哥钓鱼去了,你好好休息,晚上回来咱哥三好好喝几杯。”凤舞爷爷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说完走出了陆老爷子的卧室。

    布天突然发现,凤舞爷爷的背影···好像有那么一丝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

    布天急忙给小金灵使了个眼色···“主人!”

    “悄悄地跟上那老家伙,看他都去什么地方,我觉得他有些不对劲。”布天说道。

    “是主人!”小金灵答道。

    风舞爷爷一走,陆老爷子就剧烈的咳嗽起来,布天急忙上前···

    “爷爷,您没事吧,要不再喝一口我的那种水。”布天说道。

    陆老爷子微笑着摇了摇头,“没事,不用再浪费那种‘圣物’了,留在以后就更多的人。”

    顿了顿,老爷子继续说道“小天,不用我说你也看出点什么了吧。”

    布天点点头说道“爷爷,风爷爷他怎么变得有些不认识了。”

    ‘咳咳···’“这也就是我要跟你说的,还记得我给你说过,我去见那个私家侦探的时候碰见的熟人吗。”陆老爷子说道。

    布天大惊,“爷爷是说,那个和小日本见面的人···就是凤舞爷爷!”

    陆老爷子勉强坐起来说道“正是,开始我都不敢相信。后来我不动声色的绕过他们,上了茶楼,见了那个私家侦探,得到了第一手资料。爷爷这才知道一个惊天的大阴谋正在我们家酝酿,所以爷爷拼着最后一口气也要等你回来···”

    ‘咳咳咳···’说到这里,陆老爷子有些激动,忍不住的咳嗽起来。

    布天拿出金针,从针囊里捻出来一根细小的金针,轻轻地刺入到陆老爷子背部的穴道···

    “爷爷,您先别动,让我给您扎一针,您就不会再咳嗽了。”布天微笑着说道。

    “哈哈,没想到我这把老骨头有一天也得我孙女婿给扎针儿。还别说,这一针下去,爷爷这喉咙里舒服多了。”陆老爷子眉开眼笑的说道。

    布天嘻笑着说道“那是,要不我怎么叫小神医呢,这针一扎您就不会再咳嗽了。保管您呼吸顺畅。爷爷您放心,万事有我呢,我不会让你幸苦打下来的‘云天帝国’就那么败了,我一定会我失去的都多回来,让那些觊觎咱们家东西的坏人统统玩泥巴去,不管是大阴谋还是小阴谋,小子都叫他变成来不及变成阴谋。”

    陆老爷子微笑着说道“爷爷相信你。爷爷这辈子做的做正确的一件事就是找了你这么个好孙女婿。”

    布天傻笑道“那是,爷爷的眼光还能有错。”

    “哟,说你胖你还喘起来了,跟爷爷说说,去后边儿看过小影了吗?”陆老爷子嗔怪的说道。

    布天傻笑道“还没来得及过去,先到您这来了。小影他还好吧?”

    陆老爷子皱着眉头说道“还是那样,半年前醒过来一次,好像什么的不认识了一样,只是记得你的名字,就连我这个爷爷都不认识了。布老哥过去看了看,也没检查出什么,只是说还要按照你留下来的‘药膳方’给小影坚持治疗,别的办法没有,只能等你回来再说了。”

    布天听完鼻子不由得一酸,眼看着就要快两年了,自己这个别人嘴里的神医,竟然还让自己的未婚妻就那么睡着,一点办法都没有,自己喊算什么狗屁神医。两年了,这次说什么也让不能再让小影就那么躺在床上了。

    老爷子似乎看出了布天的心思,宠溺的摸了摸布天的脑袋,微笑着说道“怎么还哭了,大小伙子一个,还掉猫尿,没出息的样子,爷爷知道你不会不管小影的,这快两年的时间,你进洱海,爬青城山,不就是为了小影吗。爷爷心里也知道,那几个女孩都喜欢你,爷爷也不是老古董,只要你不把小影忘了,那几个女孩你都去了爷爷也不管,你小子是什么样的人,爷爷在你八岁的时候就知道了。好了,擦擦你得猫尿,爷爷还有还跟你说。”

    布天擦了擦眼泪说道“爷爷,您还有什么要交代的,我听着。”

    陆老爷子拿出来一枚一是印章说道“你拿着这东西,到南城区找一个姓丁老头,他会带你去见一个人,见到那个人你再把这枚印章拿出来,那个人也有和这个一模一样的印章,这个印章上面写的是‘道自’,他的那没上面写的是‘法然’合起来就是···”

    “道法自然!”布天说道。

    “对,就是道法自然。找到那人以后,你要是遇到了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就问问他,他会帮助你的。我给你的‘金银双印’还在吗,不会给我卖了吧。”老爷子打趣儿的说道。

    “呵呵,爷爷,还真让您失望了,我特别喜欢您给我的那两个小东西,没舍得卖。”布天嬉闹着说道。说完,布天从腰间拿出来一个烟盒大小的小锦盒。

    “您看看是不是这个东西?”布天嬉笑着说道。

    陆老爷子接过锦盒,小心翼翼的打开,盒子里一大一小两枚公章,公章竟然是用金子和银子打造的,陆老爷子冷笑的说道“哼,以为操纵了我儿子就能得到我的‘云天制药’想得美,没有这两个小东西坏不是白扯。”说完,轻轻地把两枚印章放回盒子了。

    “你给爷爷保管好,明天早上爷爷的律师来了,你再把这东西拿出来。”陆老爷子把小锦盒放到布天手里说道。

    布天用力点着头,忽然想到了一件事···“爷爷,我都忘了问了,到底是什么人撞得你,警察抓到肇事者了吗?”

    陆老爷子苦笑道“傻小子,爷爷刚才跟你说了那么一大堆,你还猜不出来,你是不是以为只是一件普通的交通事故。”

    布天一听,拳头紧握,眉头紧蹙的说道“奶奶个腿的,要是让我抓住这帮人,我一定然他们尝尝‘九针入穴’的滋味,让他们知道知道骨头是怎么一点一点的离开皮肉的。”

    布天的话一下着惊到陆老爷子了,看着布天发狠的样子,心里暗想“这小兔崽子也不是个善茬,谁要惹到他了,那一定是生不如死,想死都死不了。”

    陆老爷子讪笑着说道“呵呵···那个···小天啊,什么叫做···‘九针入穴’啊,也是你用金针的一种治病疗法吗。”

    布天楞道“啊!哦,不是,‘九针入穴’是我在一本古书上看到的一种刑讯逼供刑罚。后来我看着很有意思,就偷偷的用小动物实验了一把,没想到太厉害,太残忍了,那只被我试验的小动物,没几分钟全身的骨头自己从皮肉里钻了出来,血淋淋得,一直到最后一个骨头从皮肉里面钻了出来,那只小动物才死了。”

    陆老爷子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讪笑着说道“没事研究它干什么,怪吓人的。这要是用到人身上···那也太残忍了。”

    布天一愣,嘻笑着说道“嘻嘻,是不是吓到爷爷了,没想到经过大风大浪的陆老爷子也有害怕的东西。爷爷也真是的,真小胆儿,到目前为止,这‘九针入穴’的针法就我一个人会用。爷爷说它太残忍了,是的,是很残忍。但是对那些害爷爷的人还不算是残忍,这样我都嫌轻了。”

    陆老爷子沉默了,想想也是,自己活了六十多几年,辛辛苦苦白手起家创办了‘云天集团’这个庞大的商业帝国,有了钱以后,不想着享受挥霍,而是年年都给慈善机构捐钱,每年都不下八位数。自己一辈子与世无争,可偏偏有人惦记自己的家业,想尽一切办法夺取还不行,竟然还想谋害自己,从而达到他们可耻的目的。小子说的没错,这些人就是该千刀万剐,死不足惜···

    “爷爷,你在想什么想得那么出神。”布天笑着说道。

    陆老爷子楞了一下说道“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你刚才说的那句话,你说的也许有些道理吧。俗话说得好,‘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人心太善良了也不是一件好事,爷爷也不管你了,就按照你自己的意愿做事吧,爷爷相信你。”

    窗外的景色渐渐地暗了下来,天渐渐的黑了,不知不觉的,布天和陆老爷子的谈话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没有布天发话,就连午饭都没人敢送上去。老爷子喝了一小瓶‘圣灵水’就是到明天这个时候都不会喊饿,可布天的肚子,现在开始抗议了。咕咕的声音惊动了老爷子。

    “嗬,不知不觉天都黑了,你小子是不是早就饿了啊。爷爷不说,你就这么忍着,是不是傻。”陆老爷子嗔怪的说道。

    “嘻嘻,我忘了爷爷喝了圣水不会饿的,我也就没在意,现在有点饿了才想起来了。”布天嬉笑着说道。

    陆老爷子笑了笑说道“傻小子,爷爷一直不说饿,你就一直忍着。是不是傻!好了,赶快下楼吃饭去,填饱肚子再上来和爷爷说话。”

    布天正要搭话,这时,小金灵推门进来了,小金灵手上还端着两碗热腾腾的捞面···

    “主人,您和爷爷都饿了吧,他们说您没说话,都不敢打扰您,午饭也没人敢送上来,我刚回来,爷爷叫我给您和陆爷爷送两碗面上来。”

    布天欢喜的说道“好好好,我正饿着呐,你来的可真是时候。”

    布天接过面条,也不问问老爷子吃不吃,自己先吃起来了···

    “跟我说说情况吧!”布天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