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手神医小布天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小金灵的汇报
    令人心惊胆战的一刻终于过去了,满身粘糊糊的布天站在小竹筏上嬉笑着看着刘睿,手里还提着一张紫红色的‘鱼皮’。“怎么样,你老公我厉害吧!看,漂不漂亮,等回家以后我用这张鱼皮给你做个包包,一定比那些老外的什么‘lv’香奈儿,普拉达,还要时尚新颖,到时候老婆你一定最耀眼的明星,你说好不好啊。”

    刘睿抽泣着说道“我不要什么‘包包’。我就要你。”

    ······

    正当‘地火巨鲶’张开大嘴的时候,布天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拔出‘青灵小剑’一个纵跃,跳到空中,头下脚上持剑冲向‘地火巨鲶’的巨大嘴巴。布天像一枚出膛的炮弹,瞬间打进了‘地火巨鲶’的肚子里。‘地火巨鲶’还没来得及品尝美味,布天就在‘地火巨鲶’的肚子里练了一套‘群猴拜佛’,逼着巨鲶张开大嘴乖乖的让布天出来。

    出来以后的布天。一把抓住‘地火巨鲶’两条长‘胡须’操纵这‘地火巨鲶’游回小竹筏。

    正当刘睿以为布天已经葬身鱼腹的时候,布天满身黏糊糊的跳上了小竹筏,忙里偷闲的顺便把‘地火巨鲶’身上的红色‘衣服’脱了下来,可怜的‘地火巨鲶’没了衣服,不久就嗝屁照亮了。这才有布天要给刘睿做鱼皮包包的事情。

    ······

    布天嬉笑着说道“我这不是在这里吗,你抱得这么紧,我跑都跑不了了。放心吧,一条小杂鱼还奈何不了你老公我。好了,不许再哭了,在哭就把我儿子的‘粮食’哭没了。你看,都变软了。”

    说着,布天不安分的魔爪,肆意的在刘睿的‘大白兔’上揉捏着。检查着儿子的‘粮食’。

    朵儿嘻笑着说道“哥,这张鱼皮这么大,应该不只能做一个‘包包’吧?”

    布天翻着白眼说道“干啥,你也想要一个啊。”

    朵儿嬉笑着点点头说道“想想想,我太想了,这么漂亮的鱼皮,要是做成‘包包’那得多漂亮,谁能想到还有鱼皮做的‘包包’。要是挎着‘鱼皮包包’去那会是什么样的感觉,想想都美。”

    刘睿一听到朵儿说的话,立刻停止了哭泣,睁着大大的眼睛说道“对对对,到时候咱们每人一个‘鱼皮包包’,一起去,一定会羡慕死别人的。”

    布天翻着白眼说道“一说到要买东西购物,看把你们兴奋的那个样子,也不问问我这张鱼皮能做几个‘包包’,还没咋地呢,你们几个先定好了。”

    朵儿皮笑着说道“这我们不管,这么大的一张鱼皮,我看呀,至少能做出来十个包包都不止,反正我们每个人都得有一个,你自己看着办吧。”

    布天囧道“咋地,你们还赖上我了。”

    刘睿嘻笑着说道“是啊,就要赖上你,你自己说的要用鱼皮做包包给我们。就得人手一个。”

    “真是的,一竿子捅了马蜂窝,早知道不说给你们做‘包包了’。”撂下‘地火巨鲶’的皮,布天苦笑着说道。

    说话间,地下河的出口渐渐的近了,空气也变得清新了许多,布天加了一把子力,小竹筏快速的驶向出口。

    “哎呀,总算是出来了,还是外面的世界好啊,有花香,草香,还有这暖暖洋洋的阳光,就是比在地底下舒服安全。”朵儿伸着懒腰说道。

    “这里是哪里,怎么还像是在大山里面。”凤舞看着四周说道。

    “这里是‘翠云山脉’属于江北地区,离东海市不到几百里了,我们这就下山,去公共汽车站坐车,用不了几个小时我们就到了家了。”布天说道。

    “那还等什么,我们赶快下山吧。”凤舞说道。

    来不及欣赏‘翠云山’的秀丽风景,布天四人马不停蹄的赶往就近的汽车站,还好是下午两点多钟,正好有一班开往东海市的长途客车,顾不上吃饭休息,简单的买了些面包火腿什么的,坐上车直奔东海市。

    ······

    东海市,步云山庄。

    往日人来人往,无比热闹的山庄,现在显得极其安静,就连通往主别墅甬道上的摆花,都显得暗淡无色,像是蒙上一层灰沙,让人看了不禁有些惆怅。棕红色地砖铺成的甬道,微风吹过,几片枯叶起起落落,像是诉说着自己的孤独和沧桑。主别墅的大客厅里人头攒动,不时的有几个身穿白大褂的人来回走动。一位瘦瘦的老者坐在沙发上比划着没说这什么,样子像是一家之主似的。另一位银发老者坐在那里低头沉思着什么,不时的哀声叹气,想有什么烦心事似的。

    这时候,一个漂亮的小姑娘走到银发老者身边说了些什么,银发老者瞬间有了精神似的,抓住小姑娘的双手说道“真的,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小天马上就要回来了。”

    小金灵微笑着说道“是的爷爷,再有一个小时差不多,主人就回来了。”

    这时,坐在对面沙发上的老者说道“师哥,小金灵刚才说···小天马上就要回来了吗,真是太好了,这臭小子总算是要回来了,这下陆老头就有救了。”

    银发老者瞥了他一眼便说道“是啊,小天一回来陆老弟就没事了,只要陆老弟能说话,那个撞他的司机也就知道是谁了,到时候···呵呵,就依着小天他的脾气,到时候一定会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了。”

    “啊。那是,小天的脾气我还是知道一些的。不过,就不知道警察会不会出阿里干涉。”凤舞爷爷说道。

    正在这时候,小金灵突然高兴跳了起来的说道“爷爷,主人他回来了。”说完就跑了出去···

    ······

    步云山庄大门外···

    布天说道“小睿,你和你朵儿先去我的那栋别墅,不要到大别墅里来,等我看过了陆爷爷的病,一切都安顿好了在跟爷爷说咱们的事,现在还不知道家里是什么情况,过一段时间再说,你可别生我的气啊。”

    刘睿微笑着说道“我知道了,你有你的正事要办,我和儿子你不用担心,先治好路老爷子的病再说。我没事的。”

    布天呵呵笑道“老婆就是懂事,看来我的眼光还是不错的,把你拿下是我这辈子做的最英明神武的决定。”

    刘睿翻着白眼嗔怪的说道“呸!还不是你大色狼本色难改,趁着人家不清醒的时候,就把人家···”说到这里,刘睿俏脸上不由得升起了红霞···

    布天坏笑着说道“就把人家怎么了,怎么不说了啊。”

    “滚,不稀的理你了。”刘睿嗔怪着说道。

    这时候,小金灵带着风跑了上来,高兴地喊道“主人,你们总算是回来了,爷爷都快愁死了。”

    布天说道“陆爷爷现在怎么样了,好些了没有?”

    小金灵正要回答,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布天身后的凤舞···“小舞姐姐,你快去,风爷爷回来了,正等着你呢。”

    凤舞一听,高兴地说道“爷爷回来了,他老人家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有没有想我。”

    布天看出小金灵的鬼精,不紧不慢的说道“你傻呀,小金灵才回来几天,她上哪儿知道你爷爷什么时候回来的,你自己还不赶快去看看他老人家不就知道了吗。”

    “是是是,你看我都乐糊涂了,那我就先去了,等会儿要是有什么要我做的你就喊我。”凤舞说道。

    凤舞一路小跑,向主别墅跑去,小金灵看着她渐渐跑远这才说道“主人,陆爷爷跟我说有人要害他,而且这个人就在咱们中间,他还说小影姐的爸爸好像是被人控制了,一年不到的时间里就把集团下的六家子公司卖给了一家叫做‘青木国际”大财团,现在还要把‘云天生物制药’也要卖出去,幸好没有陆爷爷的‘金银双印’盖章,谁也动不了‘云天生物制药’,也就在这个时候,陆爷爷出事了。

    ‘金银双印!’布天听到小金灵说到这四个字,不由得想起了陆爷爷曾经交给他的一个小锦盒···

    “小天,这个东西给你,将来爷爷要是有一天不在了,你就可以凭着这里面的东西执掌‘云天集团’,到时候你就是‘云天集团’的最高执政长官,‘云天集团’也就是你的了,就算是你帮爷爷看着‘云天集团’吧。‘云天集团’的将来就靠你了···”

    “主人,你想什么呢?”小金灵说道。

    “哦,没什么。那现在陆爷爷是清醒还是糊涂着。”布天说道。

    小金灵想四处看了看说道“我按照主人的要求给陆爷爷用了‘圣灵水’陆爷爷已经清醒了许多,不过,丫头估计这是最后的‘回光返照’。陆爷爷最多也就这一两天的时间了。我也乘着没人的时候偷偷地检查了一遍陆爷爷的病情,我发现陆爷爷好像是中了一种罕见的毒药,致使车祸受的伤老是反反复复的不见好,我还发现陆爷爷受伤后,小舞姐姐的爷爷变现的特别积极,期间还给陆爷爷用过几次他自己亲手配置的中药,我也偷偷的检查了那些药渣,没发现什么,就是有一样我觉得奇怪!”

    “什么东西奇怪!”布天问道。

    小金灵说道“就是熬药的药罐子和在什么地方熬的药,始终是没人知道。”

    “爷爷也不知道吗?”布天问道。

    “当然不知道了,咱们刚走,爷爷就离开回老家了。半年前陆爷爷出车祸爷爷才回来的,好像是小影妈妈接回来的。爷爷回来检查了陆爷爷的伤势,爷爷还说没有什么大事养养就好了。可是没过多久,小舞爷爷也回来了,也就在小舞爷爷回来一个星期不到,陆爷爷受伤的那条腿感染了,爷爷说请医生来看看,风爷爷跟爷爷说咱们都是医生,那么点小毛病还用叫西医来,那不是打他和爷爷的脸吗。”

    “后来怎样?”布天说道。

    “后来爷爷又检查了一边陆爷爷受伤的那条腿,发现感染的不算大,就同意了小舞爷爷的意见。小舞爷爷问是爷爷配药呢还是他来配药。爷爷说谁都行。后来小舞爷爷说,这次回来带了不少新药,就自告奋勇的说他自己个陆爷爷配药了,还说什么不出一天,陆爷爷感染的伤腿就能给他治好···”

    “治好了吗?”布天问道。

    “还真得不到一天,陆爷爷的伤腿就好了。爷爷都觉得不可思议,以为小舞爷爷的医术有进步了,还笑话自己老了。后来爷爷跟我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我都觉得不可思议,主人也知道,现在的药草就是再好也不可能有这样的疗效,除非是···灵药!要是这样说的话,小舞爷爷是出哪里弄的灵药呢!”小金灵说道。

    布天想了想说道“现在陆爷爷的腿怎么样了。”

    小金灵说道“就是这件事奇怪,受伤的腿好是好了,就连伤口都长好了,可不知道怎么的,另一条好腿莫名其妙的开始溃烂,而且还是从内到外的溃烂,什么要都用了就是不见好转,我想给陆爷爷用‘圣灵水’,后来一想还是等您回来再说,我怕有人要是知道了会对陆爷爷下黑手,所以只是偷偷的给陆爷爷用了一滴圣灵水。以暂缓病情的恶化。”

    “你做得对,别人要是知道你带着灵物会来,一定提前加害陆爷爷,我回来就不一样了。”布天说道。

    这时,主别墅的大门打开了,凤舞爷爷张开双臂迎着布天说道“哎呀小天啊,你可算是回来了,我和你爷爷都没办法了,现在就看你这个小神医的了。”

    布天挺直身体微笑着说道“那是,只要有我神医小布天在,就没有看不好的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