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手神医小布天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族长大人
    翌日。

    空气中湿漉漉的感觉,像是下了一阵蒙蒙细雨,太阳光被晨雾笼罩,仿佛不是早上而是黄昏间的傍晚。布天早早的起来洗漱完毕,就等着小银灵起来。可是这小丫头叫了两遍还是赖在床上没动换。

    明天就是回家的日子,布天心里既兴奋又紧张,一年多了,也不知道小影现在怎么样了,虽然一时的‘情感冲动’提前把刘睿变成了布家的女人,但是布天不后悔,这一年多的陪伴,刘睿早就在布天心里深深‘烙印’!

    夜里静下来的时候,想想和陆影的以前,总会有那么一点点的愧疚之心。难道真的应了那一句话--‘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不是。别人不知道,布天确认自己不是那样的‘动物’。每个女孩对自己的好,布天心里都有一杆公平秤,时代在发展,人心也在变化,身为江湖儿女才不受那些条条框框的约束,爱了就是爱了,喜欢就是喜欢,去他的范文世俗礼节,‘老子命运老子主宰’!

    晨雾渐渐散开,阳光‘挣扎着’爬出了云层,竹林里的小动物们也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小银灵在布天的严令下,懒洋洋的爬起了床,穿过竹林来到河谷地带,小银灵指着河谷处一个山洞口说道“主人,哪里就是地下运河的入口,顺着水流一直走,大约半天的时间就能穿过地下运河,到达海边,然后在走几个小时的陆路就到东海市了。”

    小银灵说完走下河谷,在那个洞口处拖出来一个小竹筏···

    “主人,把这个小竹筏加固一下,差不多就能装下大家了,也省得我们在另外砍树造船了。”小银灵说道。

    布天看了一下小银灵打造的小竹筏,感觉还可以,点点头说道“那好吧,就照你说的办,咱们把这个小竹筏在加宽加长,再在上面搭个小棚子,我看就差不多了。”

    说干就干,没过一会儿的时间,两个人就把原本只能容纳一个人的小竹筏,打造出一个加长版的大竹排,还在竹排中间搭建了一个小棚屋,看样子是给刘睿母子准备的。

    做好了一切,布天和小银灵两人合力把大竹排顺水推到溶洞中,布天这才发现在这大山的地下竟然鬼斧神工的早就出了这么一个地下通道。要不是小银灵偶然的发现,可能一辈纸也不会有人知道。在这河谷深处还别有洞天。

    布天拍拍手笑道“好了,终于是完事了,明天咱们就从这里出发,走,我们回家去,吃饭睡觉,明天一早早起。”

    布天和小银灵刚刚出了河谷,过小溪的时候,一个身影从树林里走了出来···

    “先生!您什么时候回来的,咱们会在这里?”一个老头冲着布天喊道。

    “族长?”布天错愕的看着树林里走出的老人。

    老人微笑着看着布天,眼神扫目着布天的身后···“咦,怎么就你们两个人,哪几个小女娃呢?还有刚子,怎么都没看见他们。”老人笑着说道。

    布天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讪笑道“原来是族长啊,我一时没认出您来。您这是···”

    族长说道“这不嘛,上次多亏您赶走了那帮强人,山里也基本太平了,没事就进山打打猎,采个药什么的。今天天气也好,我就进山来看看能不能撞撞运气打个兔子,山鸡什么的。您回来了怎么也不会村里,我们都盼着您再来。对了,怎么就您两个人,刚子和哪几个女娃呢。”

    布天沉默了,良久,布天眉头紧蹙着说道“族长,刚子他···我要是说了,你可要挺住。”

    族长收起笑容严肃的说“是不是···刚子他···出事了?”

    布天点点头道“刚子他···是出意外了···”

    族长低下了头,叹气道“咳!我想到了,我早就劝过他不要跟着你们去,他非不听。也都怪我跟她说什么哪里有许多宝藏,要是有幸就能得到一两块儿,有了钱回村就能取上媳妇儿了。哪知道这小子还真听进去了,我给你们带路的时候,这小子非嚷嚷要一起跟着。老头子拧不过他就随了他的心思。没想到老天爷还是把他收了去。唉!这都是天意啊。”族长说着,就老泪横流的哭泣起来···

    布天只能看着,也不知道怎么安慰老人。许久,族长突然瞪着一双浑浊的老眼看着布天说道“先生,我想知道,刚子他···究竟是怎么死的。”

    布天道“刚子是在给大家摘果子的时候,不小心···嗜血蝰蛇咬伤的,因为没有人在身边,所以就···”

    “是被毒蛇咬死的吗?难道他两禁区都没到过?”族长问道。

    布天不明白族长怎么会这样问,他为什么那么在乎刚子到没到过禁区。难道有什么隐情?

    布天摇摇头说道“不是,刚子是陪我们过了禁区,在林子里休息的时候,被毒蛇咬伤的。”

    族长瞪着眼睛说道“这么说刚子是和先生一起到过禁区了!”

    “是的,这有什么关系吗?”布天问道。

    族长讪笑着摆摆手说道“没有,没有,我只是随便问问。再有,我能问一下先生是不是已经到过您想去的地方了。”

    布天瞥了一眼族长说道“到过了,而且一走就是一年。”

    “一年!不会吧,难道您去的地方和老头去过的不一样?”族长说道。

    说这话的时候,布天发现族长大人的眼神好像在发光,像是发现什么新大陆似的,脸上瞬间展开了笑容,悲伤的面容也消失不见了。

    布天眉头微蹙的说道“那我就不知道了,也许您到过的那个地方才是真正的‘仙人山’吧。”

    族长老头想了想说道“先生说笑了,老头觉得先生到过的地方有可能才是真正的‘父子洞’。老头去过的也许不是真正的‘父子洞’。可能只是那秘境里的一部分吧。”

    顿了顿,布天说道“族长,刚子的骨骸我带回来了,您能不能在这里等一会儿,我派人回去给您哪来,您带回去。明天我就要离开这里了,不会再回来了,这次多亏有您的帮助,要不然小子也不会这么顺利的找到目标。老日方长,我们有缘再见。”说完,给身边的小银灵使了个眼色。小银灵点了点头,瞬间消失在树林里。

    族长一听布天要走,眼神闪烁的说道“先生是高人,本来有些事小老儿是无权干涉先生的,可是···刚子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您总得跟我回村里给他们家人说清楚吧,要不我怕他们家人不易的。还是麻烦先生先跟我回趟村里。”

    布天眉头紧蹙,终于发现这个所谓的族长大人是个什么样的人了,敢情刚子的同行就是这老家伙一手导演的。他知道绕道‘仙人冢’去那传说中的‘父子洞’这一路上的凶险,故意安排刚子同行,目的就是让刚子跟着自己去探路,万一能活着回来,就能从刚子嘴里知道所谓禁区‘仙人冢’的秘密。留到有一天他自己再去一次,好得到那传说中的宝贝。布天突然发现,这位族长大人视乎不是那么简单了,这老家伙一定是去过一次禁区‘仙人冢’,也一定知道哪里的部分秘密。想到这里布天暗暗计上心来。

    “族长,我家里出了点急事,家里人急着找我会去,我这次是没有时间再去村里了,刚子的事情还是麻烦您老人家帮我解释一下,刚子得到的那些宝物也麻烦您交给他的家属,我这里再拿出一些给您,您就帮我给刚子买一块上好的墓地,也算是我进到了一份心吧。”布天动情的说道。

    族长老头一听,眼神放光,结结巴巴的说道“宝···宝物!刚子弄到宝物了!有多少!”

    布天微笑着说道“不是很多,就十几块鸡蛋大的宝石,和几块金砖。金砖也不是很大,一块也就是咱们平常盖房子的红砖差不多大小。刚子一共弄到了六块。”

    族长大人一听,激动地有些发抖,看见布天盯着他看,极力的掩饰着自己的心情说道“先生既然这样说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现身毕竟是对我们村里有恩的,老头子就帮先生这个忙。刚子家里的一切我会帮先生办好,先生尽管放心。刚子命薄也怨不得谁了,这都是天意啊!”说完还象征性的抹了一把眼泪。

    这时候,小银灵一闪身出现在布天身边···

    “主人,这个老头二丫头见过,二丫头记得他还没这么老的时候,带着几个人到过我那里,那时候他们不知道是怎么找到了我的一个进出洞口,到了地宫第一个石室,就是二丫头藏宝室上面的那间石室,我记得这老头在哪间石室里找到了我玩剩下的几颗琉璃珠子。后来我发现他们了,才用幻术把他们吓跑了。”小银灵传音布天说道。

    布天微微点了一下头,故意大声地说道“刚子的东西拿来了吗。”

    小银灵递给布天一个包袱说道“主人,都在这里了,除了刚子的骨骸,还有刚子自己得到的那些财宝,全都在这里了,一个都不少。”

    布天庄重的接过包袱,双手举着递到族长面前···“族长,这里是刚子的骨骸,还有哪些东西,一切都拜托族长大人了,这是我给刚子家人的那份歉意;”说着,布天从小银灵手里接过一个木盒子,也一起递给族长。

    族长老头眼睛瞪得溜圆,始终不离布天的那个盒子···

    “先生放心,老头一定替您把刚子的家人安抚好,我也会遵照先生的意思,给刚子买一块最好最贵的墓地。”

    布天握着族长的双手,很是认真地说道“谢谢,谢谢您了,一切就拜托您了。”说完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来一颗闪闪亮的宝石,递给族长大人···

    “这是小子给您的,就一切拜托了您了。”布天恭敬地说道。

    族长大人看到布天手里拳头大个的宝石,整个人都不镇定了,双手抖动着,极力的掩饰着自己的情绪说道“先生这是干什么,老头也没做什么,这···这也太贵重了,老头受之有愧啊。”

    布天微笑着说道“没有,这是您应得的,要是没有您的帮助小子也不会这么顺利找到那个神秘的地方不是。所以您大可不必谦让,这块红宝石就算是我捐给村里的,你就安心的收下。”

    族长笑道“那好,我会把它变成福利发给村里没一个人。”

    布天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那就这样吧,我也该走了,日后有缘再见。山路不好走,我让我的这位小妹妹送送您,到了安全的地方再让她自己回来。”说完给小银灵使了个眼色。

    小银灵嬉笑着说道“来吧老爷爷,我送您回家。”

    族长大人的心,全部都在手上的包袱里,全然没有注意小银灵的陌生,满脸菊花开似的迈着轻盈的小步,向树林走去。

    小银灵坏笑着回头给布天使着眼色,传音道“主人,您瞧好吧,看看二丫头怎么治治这个贪财的老鬼。”

    布天一摆手,传音小银灵说道“二丫头,悠着点,别把老家伙吓死了,让他把事情办好就行了。”

    说完,背起双手,有么有样的,大步向着回去的路走去。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坏笑···

    山路上,小银灵乖巧的扶着族长大人···

    “老爷爷,您打算怎么处理这些宝贝啊,这个是一大步财富啊,要是换成钱,那得有一间房子还多。”小银灵嘻嘻笑着,玩味的说道。

    族长紧紧抱住手里的东西,好像生怕小银灵抢走似的,严肃的说道“不过它变成多少钱,老头子一定会按照先生的嘱咐办好,绝不会伸手拿一寸一厘的。姑娘这样说到底是什么意思。”

    小银灵精怪的说道“我是说呀,反正是您一个人知道,拿回去给刚子家人多少还不是您自己说了算,有便宜不赚是傻子,您大可把一部分财宝先藏起来,那上几块回去就行了,就这些宝石一块就够刚子家里吃上还几年的了。”

    族长一听,这才细看着眼前的这位小姑娘···

    “姑娘是什么时候跟上布先生的,老头以前怎么没见过你。”族长皱着眉毛问道。

    小银灵嬉笑着说道“族长老爷爷,您还真是健忘啊,您怎么没见过我,您见过的,不信您就看着我的脸,好好地想一想,看看是不是就能想起在哪里见过我了。”

    一听这话,族长大人停住脚步,仔仔细细的看着小银灵···

    族长大人被小银灵说糊涂了,小银灵说自己见过她,可是族长大人怎么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停下脚步仔细的看着眼前这位可爱的小姑娘···

    “想起来了吗?”小银灵微笑着说道。

    族长摇摇头说道“想不起来了,我好想从来就没见过你。我记得布先生身边没有你这么小的丫头吧。”

    “哦,是吗!那这样您是不是就想起我了。”小银灵坏笑着,漂亮的小脸儿慢慢的起了变化,一张小白狐狸的面孔出现在小银灵脸上···

    “想起来了吗···人类!”小银灵突然声音惊悚的说道。

    族长老脸瞬间就吓得煞白,哆哆嗦嗦的说道“想···想···想起来了,您是···是···那个···狐仙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