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手神医小布天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山间出浴
    布天等人总算是到达了梦寐以求的‘青城山第七十三峰’,可到了一看,布天又些失望,眼见的山峰·确切的说根本不算是巍峨的山峰,只不过是海拔高了点的‘丘陵’地带。

    没有太大失望,也没有太大的失落。俗话说了,“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虽然眼前这座山峰比想象中差点,谁又能敢保证这里不藏着‘天才地宝’呢!

    山脚下一条小溪潺潺的流过,似乎有鱼儿在其中游过,仿佛是在欢迎布天他们的到来。天色也渐渐地暗了下来,最后的一抹余晖也被翻滚着的乌云笼罩,大雨将至。

    “看着天色是登不了山了,只能等到明天天亮了。”布天自语道。

    “那我们今天就在溪水边宿营吧,顺便抓几条鱼吃。”朵儿凑到布天跟前说道。

    布天微笑着抚摸着朵儿那长长的乌发,“好,就听你的,你和姐姐们去抓鱼,我去砍些树,搭个帐篷。好准备晚上睡觉的地方。”

    朵儿古灵精怪的眨着大眼睛说“你一个人行不行啊,要不我去叫上刘姐姐和你一块。”

    “滚!抓你的鱼去吧,我一个人可以。谁都不用。”布天嗔怒的说道。

    朵儿见布天生气了,嬉笑着说道“那好,我就不管你了,你要快点把房子搭起来,马上就要下雨了我们可不想淋雨。”

    说完,转身嘿嘿笑着向着溪水边跑去。

    布天一个人拿着刚子留下来的那把*,向溪边的树林走去···

    天空越来越黑了,不时的还伴着隆隆的雷声,银白色的闪电偶尔划过天际。

    六个女孩在溪水边围成一圈,每人手里拿着一根棍子,奋力的向着水面击打,不时的听到她们的尖叫声,一条条青色小鱼飞出了水面。

    “快,快点,那边有一条大的。小金灵,快,逮住它,别让它跑掉。”刘睿,拿着棍子大呼小叫道。

    “谁让它们跑掉了,都是你瞎咋呼,放跑了好几条大个的。你赶快到主人那里去吧,主人正需要你呢!”小金灵一边追着小青鱼,一边嗔怪的对刘睿说道。

    “不看正抓鱼呢,哪有功夫去管他,这么多的鱼不过抓几条晚上会饿的!”刘睿盯着溪水里的小鱼说道。

    朵儿翻着白眼说“不用你了刘姐姐,你在这里还不够捣乱的,赶快到我哥哪儿,他一个人在那给咱们搭建晚上睡觉的地方,一个人肯定人手不够。反正你也抓不住这里的小鱼,还是去帮我哥大房子吧。”

    刘睿瞥了一样布天的方向,略显犹豫地的说道“我要是离开了,你们那个不能行啊。”

    话音刚落,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挥着手里的棍子···“赶快把你,没你在这里放鱼,我们姐妹几个兴许好能多抓几条呢。”李倩微笑着说道。

    “好,那我就走,都是一个个的没良心的。不和你们玩了,去找‘小天天’耍耍!”刘睿满脸绯红的说道。

    ······

    林子里,一块干燥的草地,布天正挥汗如雨的往土里打着树桩子。一个拱形的林间小屋已是初露端倪,屋顶盖着大个的树叶,两边用细树枝扎牢,用细绳子绑紧。再用蒿草堵住缝隙,看上去有挡风,有能挡雨的样子。

    “不错嘛!都快盖完了,看来是用不到本姑奶奶了。”刘睿看着即将完工的‘小屋’嗔怪的说道。

    布天瞥了一眼刘睿说道“奶奶个腿的,怎么才来,都快累死老子了,别再那阴阳怪气的了,赶紧过来帮老子一下。”

    刘睿嬉笑着,屁颠儿屁颠儿的跑到布天的面前,抡起粉拳轻捶着布天说道“不会好好说话呀,跟谁老子老子的,你是谁的老子啊!连儿子都没有。”

    布天皮笑着说道“嘿嘿,要不商量商量,咱两现在就在这里生一个,那样我不就是老子了吗!”

    刘睿一听,先是一愣,接着‘面红桃花’似的嗔怒道“滚!谁要给你生儿子呀,不要脸!”

    布天哈哈笑道“早晚的事儿,你也用不着不好意思了,等治好了小影,一切都恢复平静的时候,我就带着你们去找一个风景秀丽,依山傍水的世外桃源,快快乐乐的永远生活在一起,老死不分开。”

    刘睿一听,心里瞬间一股暖流,流过了身体的每一寸肌肤,仿佛自己此刻正徜徉在温暖阳光的草地下面,那么的舒畅,那么的···感动!

    “美得你,有陆影一个还嫌不够,还想把我们···全都收了,你也不怕政府办你个‘重婚罪’!”刘睿嗔怪的说道。

    布天一听,嬉笑的说道“哦,这么说你是愿意做我的媳妇了!对了,我都忘了,你已经是我的‘媳妇’了。上次在大风谷哪里你已经都···”

    “住嘴,不许你说!”刘睿红着脸嗔怒道。

    布天翻着白眼说道“呃!到关键地方了,你到给掐了!”

    这时正好朵儿她们几个抓鱼回来了,听到布天的话,朵儿兴奋的问道“哥哥,什么到了关键地方就掐了,谁又给你掐了。什么东西···掐了,掐完了扔哪儿去了。”

    布天一听,哭笑不得的说道“我刚捉了一只‘大蚂蚱’准备等你回来给你玩的,谁知道飞到你刘姐姐的头上,被你刘姐姐给掐成两截了。”

    朵儿嗔怪的说道“切,我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呢,不就是一个‘小蚂蚱’吗,没事,掐就掐了吧。我们这不是还抓了很多鱼吗。待会儿我烤两只大个的给刘姐姐压压惊,不就行了。”

    布天翻着白眼笑了笑。突然一道刺眼的闪电划过,紧接着‘咔嚓一声巨响’一个炸雷劈到了小溪对面的一颗大树上,十几米高的大树拦腰截断。女孩们吓得急忙都钻进了布天刚搭好的‘小屋里’,蹲在一块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哎呀吗,吓死人了,那么大的一颗树都被劈成两截了,要是劈到人身上那还不成灰了。”朵儿说道。

    边说着,便笑着看着大家,忽然发现小银灵蜷缩在那里瑟瑟的发抖···

    “小银灵,你怎么了,不会一个雷声就把你吓成这样了吧!你这也太逊了吧。”朵儿嘻笑着说道。

    小银灵瑟瑟的抖动着,小脸苍白的说道“我怕···我最害怕打雷,每逢下雨打雷···我都躲得远远的,生怕天雷之火劈到我,”

    小金灵急忙抱住小银灵,细声的说道“你个傻子,你现在已经是主人的仙宠了,天雷是不敢劈你的。你怎么都忘了你已经不是以前的那只小狐狸了。”

    小银灵眼睛一亮,看着小金灵说道“对呀,我都忘了,我现在已经是···仙宠了,已经不受这方天地的约束了。那我应该不拍才对呀。对!我不怕,我不怕!”小银灵一遍一遍的念叨着。

    此时,布天正观察着雷电劈倒的那颗大树。只见在劈成两截的大树中间一团紫蓝色的小火球徐徐的升上高空,径直向着东北角飞去,淹没在一片微红的云彩里。那片云彩忽闪着淡淡的红光,回应着下方不知什么东西。

    布天眯着眼睛,自言自语道“那地方一定有着非同一般的灵力磁场,要不也不会这么的宝光飒飒了。”说完又仔细的数着手指头--“十一···十三···十五···哦,后天就是满月的日子了,族长说过,只有在满月的时候才能看得到那面小湖泊。也就能看到‘父子洞’入口了。”

    乌云渐渐的散开了,像是被谁咬了一口的月亮,也悄悄地爬出了乌云的‘枕头’,慵懒着播洒着银光。

    女孩们早已点起了篝火,把收拾好的鱼儿串在木棍上插在篝火旁,烤了起来,不一会儿,焦香的烤鱼味道慢慢的弥漫在空气当中,不仅引人食欲打开。

    ‘咕···咕咕。’

    布天摸了摸肚皮,又看了看篝火旁的烤鱼。嬉皮笑脸的凑了过来说道“这些鱼···看样子应该都熟了吧,是不是可以吃了!别再烤糊了,就不好吃了。”

    “没有,还早着那,你是不是饿了,要是饿了你就吃一个吧!”朵儿皮笑着说道。

    “哪有,我只是问一下而已,再说了,没烤熟的鱼你就让我吃呀。”布天张着大嘴讪笑着说道。

    这时,刘睿瞥着布天说道“你不是饿了吗,饿了你就吃一个吧,你不吃别人都不好意思动手的,你出了那么大的力给我们盖房子,就应该你先吃。”

    布天嬉笑着说道“啊,是哈,你看,我都不知道你们是在等我先动,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说完,抓起了一个最大的烤鱼,讪笑着,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嗯!香,还真是香。跟烤鱼店里一模一样的味道!”布天撇着嘴巴说道。

    没过一会儿,三条烤的焦黄流油的大鱼就进了布天的肚皮。布天摩挲着着肚皮,打着哈气说道“不用管我了,吃完了都去睡觉,明天早起赶路。我就在这草地上睡了。”说完就地就躺在那里迷糊起来。

    女孩们一起翻着白眼说道“谁要管你呀。吃饱了就知道睡觉,跟那什么似的。”

    布天猛地坐了起来,嗔怒的说道“跟那什么似的,你们几个给老子说清楚,不许跑···”

    女孩们跑进小屋,刘睿嗔怪的说道“吃饱了就睡的是···”

    女孩们异口同声的喊道“猪···”

    ······

    又是艳阳高照,雨后的林间散发着青草的芳香,布天打着哈气,伸伸赖腰坐了起来。回头看看女孩们睡得小屋···“咦,没有动静,这帮大懒虫太阳都晒屁屁了还不起床。我过去吓吓他们,嘿嘿!”

    布天像猫一样,轻手轻脚的摸到了小屋边,猛地一探头···“啊呜···!”没人反应?

    布天进去一看,一个人影都没有,不由得紧张起来。“这帮丫头一大早跑哪儿去了,怎么一个都没有了。”

    布天举目四处查看着,还是不见女孩们的影子,不由得心慌起来。布天赶快来到小溪边,顿时傻眼流口水了。一副‘六女出浴’图,展现在布天眼见。

    女孩们一个个轻纱遮体,曼妙的身姿,滴淌着点点水珠儿,一个个‘山峦叠岭’翘臀浑圆。看的布天不由得鼻子‘一酸’一股热热粘粘的红色液体,顺着两只‘烟囱’流了下来,又过了河,流到了布天的嘴里。

    布天傻傻的一舔嘴唇,“呵呵,咸的,不好吃!”

    这时候,正好刘睿甩起她那乌黑的长发,一回头看见布天正留着鼻血,傻呵呵的看着她们。

    刘睿嘴角微微上翘,坏笑着,故意挺挺高耸的胸脯···“唉,好看吗?看在眼睛里拔不出来了吧。”

    布天傻乐着应道“呵呵,好看,都好看,你更好看!”

    刘睿嗔怪着扬起一片水花,打向布天。

    “哎呀,干···干啥你。我又不想···和你一块洗。”布天一激灵,嗔怒的说道。

    “想和我一块洗,美得你。好了,把鼻子上的‘鼻涕’擦一擦,把那些鱼拿去烤了,等姐妹们洗漱完毕就上去吃你烤的鱼。记住,可别都烤糊了啊,哈哈!”刘睿嘻嘻的笑着说道。

    布天一摸鼻子···“奶奶个腿的,一点定力都没有,还没找没照呢,就流鼻血了,看来是天气太干燥了,要记着多喝水,多吃水果,不能在吃···烤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