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手神医小布天 > 第一百六十七章 风舞动杀机
    太阳火辣辣的炙烤着大地,林子里闷热的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蒸笼,赶了一上午的路,众人又累又乏,小丫头朵儿终于坚持不住叫嚷着不走了,一屁股坐在树荫下不动了。

    布天看到大家确实是又累又乏的样子,只好提议暂时休息一会儿,这时候,刚子自告奋勇的提议要去给大家弄点水或者是野果之类的来解渴充饥,正当刚子举步进入树林里的时候你,凤舞微笑着提议和刚子一块去给大家弄些野果子。

    眼睛里一丝红光闪烁。凤舞微笑着看着布天说道“天哥,我和刚子一起去吧,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不是吗。”

    布天稍微犹豫了一会儿,“好吧,你们快去快回,不要了大家太远了。”

    凤舞媚笑着言道“知道了,我和刚子哥快去快回就是了。”

    言罢,凤舞随着刚子进了树林。小金灵有些疑惑的暗道“小舞姐这是怎么了,好像性格变开朗了。不过这样也挺好。不再像以前的那个闷葫芦了。”

    ······

    树林里,刚子凭借着多年在山里行走的经验,仔细的搜寻着那些可能长着野果子的树木,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在一片低矮的灌木丛之间长着一些红彤彤的小野果···

    “刚子,这是不是‘覆盆子’啊!”凤舞在刚子身后兴奋的说道。

    “嗯,这里都是,我们摘一些回去吧。”刚子憨憨的说道。

    凤舞嘴角上扬轻笑着说道“那我们一起赶快摘一些吧。”

    说着,主动不主动的凑到刚子身边,轻捏玉指小心翼翼的摘着大小如樱桃的‘覆盆子’。

    一根藤蔓不知是有意无意的构住了凤舞的脚腕,身子一歪,倒向刚子怀里···

    “呀,什么东西缠住了我的腿,刚子哥你快点帮我看看呀。”凤舞轻提裙摆,一双玉腿修长的伸向刚子···

    若隐若现的‘春光’乍现在刚子眼前,温香入怀,刚子一时显得手足无措。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看着女孩的身体。有些心慌慌的刚子瞬间脸红面热,目光闪烁的说道“凤···风姑娘,只是一根蒿草,没什么的。”

    刚子像是被电着了似的,急忙闪离着凤舞的身体。手指有些发抖的摘着灌木丛里的‘覆盆子’。心慌慌的靠到了一边。

    凤舞媚眼如丝的嫣然一笑,小腿处的‘血蔷薇’印记突然红光一闪,凤舞轻捏玉指向着刚子弹去,一滴红色的‘水珠’落在了刚子的后背。

    凤舞嘴角上翘,嗔怪的说道“刚子哥,是不是刚才那根蒿草有毒的,小妹突然感觉浑身燥热难耐,你能不能帮小妹过来看看呀!”一边说着一边向着刚子靠近,随即解开了胸前的衣扣,两只‘玉兔’顿时显露出半边‘脑袋’。

    ······

    树荫底下,口干舌燥的朵儿抿了抿干白的嘴唇说道“怎么回事,大个子和风舞姐姐去了这么长时间怎么还不回来,人家都快渴死了。”

    布天瞥了一眼朵儿说道“哪有那么快的,这里除了树就是石头,想找到水哪有那么容易,再等等吧,兴许一会儿他们就回来了。”

    小金灵站起来说道“主人,要不我去找找他们,别再迷路了。”

    布天点点头说道“那好吧,要是找到他们了,不管他们有没有找到水或者野果子,都让他们赶快回来,看着天色马上就会下雨了。林子里一下雨就容易迷路。还是早点让他们会来最好。”

    “嗯,我知道了。”小金灵应道。

    ······

    刚子有些迷糊了,不知道是怎么搞得,原本自己正摘着红红的小野果子,突然间,眼前红光闪耀,自己仿佛一下子到了另外一个地方。躺在一张松软的大床上,周围全是香甜的佳果。一位身披轻纱,酥胸高耸的女孩,轻捏玉指,一颗紫红色的葡萄送到了刚子的嘴里。

    清凉香甜的汁液,瞬间滋润了刚子那干渴的喉咙。女孩微笑着俯身过来,薄纱紧裹的身体,两点朱红清晰可见。刚子闪躲着眼神,脸红如火的回避着女孩的‘入侵’。

    突然,一颗血色的‘蔷薇花’从女孩的香口中喷出,漂浮在刚子和女孩之间。一股浓郁的异香充满着整个空间。刚子突然的瞪大眼间,发疯似的扑向眼前的女孩,刚子浑身火红的其上女孩的身体,像一座小山似的压住了女孩。雄性的激素充满着刚子。原始的低吼着,恨不得把女孩揉碎了吞进肚子里。女孩任由刚子撕扯着薄如轻纱的衣服,嘴角微微上翘,娇声浪笑着任由刚子所为。刚子像色中饿狼似的疯狂的‘蹂躏’着女孩。

    粗重的喘息声,从刚子的嘴里发出,一次又一次,刚子像‘吃不饱’鬼畜。女孩柔媚无骨似的任由刚子索取。一次次在欢愉中爆发,刚子也不知道爆发了多少次,但还是像长在女孩的身上一样,‘辛勤的耕耘着’。血色在刚子的皮肤上渐渐地暗淡,苍白如纸慢慢的显露出来,原本年轻的一张脸竟然变成了‘耄耋’老人。

    忽然,躺在刚子身下的女孩,眼睛里红光一闪,魅笑着推开刚子。红色的光华闪烁,一只血色蔷薇花漂浮在半空···

    凤舞玉手轻轻一招,血色蔷薇花瞬间消失在凤舞的身体里,一切恢复平静,灌木丛旁凤舞若无其事的摘着鲜红的‘覆盆子’。而刚子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面色苍白如纸,汗水像浇过得雨水,顺着刚子的两颊滑落下来。

    凤舞嘴角微微上翘,邪魅的一笑,玉手搭在刚子的肩膀上,媚笑道“谢谢你啊,刚子,是你让我获得里丛生,你就安心的去吧,我不会亏待你的,在那边有我的子民,他们会好好的照顾你的。”

    刚子转过面如白纸的脸,眼神里满是惊恐的说道“你不是风舞姑娘,你到底是谁?”

    凤舞摩挲着刚子的脸颊,媚笑着说道“我是风舞啊,怎么,享受完了就不认识老娘了,真是没良心的。”

    刚子的汗水像下雨时的滴落在灌木丛中,强撑着衰弱的身体,眼神里充满着无比的怨恨,抬起手臂指着凤舞说道“你不是凤舞姑娘了,我知道···一定是那颗···血蔷薇,他改变了你。”

    凤舞媚笑着说道“哎哟,刚子哥,你怎么突然变聪明了。是的,你说的不错,就是那颗‘血蔷薇’,它给了我不一样的力量,我就快和我的天哥哥是一样的了。哈哈哈。”

    “哈哈,先生是‘仙人’,岂是你能比拟的,先生早晚会看出你的不一样。你别忘了,先生身边可是还有个--‘小仙子’的。即使先生忽略了,小金灵姑娘也会发现你不是原来的那个风姑娘了。”

    凤舞一听,错愕的说道“没看出来啊,刚子你还真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的傻憨,原来你的心里比谁都看得清楚,谢谢你的提醒,我会想照顾你一样的,照顾好小金灵那个丫头,那就安心的去吧,她们一定会以为你是被它要死的!”

    凤舞手指一指草丛,一条花瓣大蛇吐着蛇信,从这刚子发出嘶嘶的声音。

    刚子慢慢的坐了下来,闭上眼睛微笑着说道“男人,到什么时候都过不了美女关啊!”

    说完,身子一歪,没了动静,原本苍白的脸色突然变得乌黑,跟中了剧毒而死的人一模一样。

    凤舞看了一眼刚子,媚笑道“谢了,刚子!”转身捡起刚子采摘的那些‘覆盆子’洒在刚子身边。提起自己摘的那些‘覆盆子’背起刚子向着来的路走去。忽然树林里传出了悉悉索索走路的声音,凤舞脸色一变,背着刚子向发出声音的地方走去。眼睛里似乎有泪水滚动···

    小金灵寻着凤舞和刚子走过得痕迹,仔细的搜索着,忽然听到前面似乎有动静,急忙呼喊道“是小舞姐姐和刚子吗。”

    树林里传出了急搓搓走路的声音,只听凤舞喊道“小金灵,快···快叫天哥来,刚子好像不行了。”

    这时,小金灵看见凤舞背着刚子从树林里走了出来···

    “怎么回事,刚子他这是怎么了?”小金灵问道。

    凤舞眼泪婆娑的说道“都怪我不好,我要是和他在一起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我们找到了一片野生的‘覆盆子’我说可以摘一些回去,这个又甜又解渴。刚子就留下摘‘覆盆子’,我就走开想看看周围有没有别的什么野果子。可是我转了一圈也没找到其他的野果子,我又不敢走的太远,心想回去和刚子多摘一些‘覆盆子’也好。谁知道我刚到那里就见刚子趴在地上,满脸乌黑的蜷缩在那里。我急忙查看,才知道刚子是被剧毒无比的‘花斑蝰蛇’要到了。”

    说到这里,凤舞似乎挤出了一滴眼泪。

    “我就开始给刚子去毒,可是不管我怎么想办法,他还是不省人事。你快去叫天哥,他一定有办法的。”风舞说道。

    小金灵刚要行动,刚子在凤舞的背上动了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