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手神医小布天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思念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天边最后一末余暇也慢慢的退了下去。

    天空中点点星光闪耀,弯弯的月牙儿羞涩的高挂在中天,洒下些许的银色光芒。

    布天最后还是没能说动小丫头朵儿,依依不舍的在大小姐的‘淫威’下,放生了那只‘小狼獾’。临了还得给那位大小姐乖乖的抓兔子去。

    布天只能长叹一声‘命苦啊!’要是小金灵就不会这样对他,心里不由的想念小金灵的日子。也不知道这小丫头的伤好些了没有。

    “唉,你还杵在那里干嘛,你肚子不饿啊!”

    盈盈的篝火旁,正烤着野兔的小丫头朵儿,盛气凌人的对布天喊道。

    “不饿!气都气饱了!”布天翻着白眼说道。

    ‘哈哈哈···’

    正烤着野兔的老爷子,看着两个孩子在自己面前‘四五个鸡蛋’的斗嘴,忍不住的哈哈大笑着···

    “哈哈···哈,好了好了,不闹了,小子快过来吃东西吧,明天就要进三眼洞了,要养足精神,下面的路就更难走了。”

    看在老爷子的面子上,不稀的跟小丫头计较。布天起身拍拍屁股上的尘土,仰着脖子走了过来,接过老爷子递上的兔肉,大口的吃了起来···

    “你不是不饿吗,干嘛还过来!”朵儿瞥眼布天说道。

    “是啊,我没说我饿呀,可也没说我肚子不饿呀,我是不想过来,可肚子说要我过来,没办法,就过来了,我不能让我的肚子受委屈不是。”布天翻着白眼说道。

    “屁,什么肚子饿,你不饿,不能让肚子受委屈的,你说相声呢。就直说你饿了,谁还稀得说你不是,巧言令色鬼,哼!”

    布天只管大口的吃着美味的兔肉,权当小丫头在自说自话,翻着白眼看着天上的点点星光。远处,一颗高耸入云的老松树上,一个鬼魅的影子,像一只夜蝙蝠,无声无息的划过夜空···

    ······

    “三眼洞?”

    “什么地方?”

    “难道他们要去哪儿?”

    黑影阴邪的眸子,看着远处篝火旁的老少三人,讪讪的嘀咕着。

    顺手解下腰上的黑布袋,一只雕枭出现在黑影的手里,又将一个小竹管套在了雕枭的右脚···

    “血影,回去告诉主人,我们的任务已完成,让他老人家再派人来。路上不准开小差,知道吗。”黑影对着手里的雕枭说道。

    神奇的是,那只浑身是毛的大鸟竟然点着头,啾啾的叫了一声。黑影桀桀的笑了一声,双手放开雕枭,扑棱一声,雕枭振翅飞了起来,想离弦的箭,穿过树与树之间狭小的空隙,眨眼之间消失在灰色的黑夜里。

    黑影转过头看向篝火旁的老少三人,见他们依然说说笑笑,视乎没有发现这里的异动。

    ‘桀桀’笑道“后会有期各位!”

    话落,纵身一跃,跳到一棵大树上,转眼消失不见,一股细小的旋风平地刮起,又渐渐的恢复平静。

    篝火旁,老少三人安静的睡着,小丫头朵儿似乎睡得很香,有节奏的打着细微的鼾声,显然一路上这小丫头也累得不轻,只是倔强地她,依然表现出青春活泼的年轻朝气,不想成为大家的累赘。

    老爷子搂着他那把*,斜靠着一颗大树迷糊着。而此时的布天,张着个大嘴,夸张地打着如雷的鼾声,像是已睡熟已久。一抹浅浅的笑意,留在布天的嘴角。

    突然,布天猛地睁开眼睛,深邃的黑眸精光一闪,看向刚才黑影的地方,人畜无害的嘿嘿笑了几声,翻了一个身,已久鼾声如雷的睡着。

    ······

    清晨,万籁俱寂,东边地平线上,渐渐地泛起了一丝丝的光亮,小心翼翼的浸润着浅蓝色的天幕,新的一天从远方满满的靠近。早起的鸟儿也欢快的歌唱,像是迎接,就要冉冉升起的旭日。

    东江市。

    步云山庄,大客厅。

    一位身着新式军装,肩扛将星的男人徐徐说道“这么说小天他走了快两个多月了,还是一点消息没有?”

    李倩和刘睿同时标准的立正说道“是!大队长。布天说让我们留在这里保护···陆影和两位爷爷的安全。”

    少将眉头微蹙,顿了顿说道“你两坐下吧,这不是在队里,没那么多规矩。”

    “两位老人都不在吗?”少将问道。

    “是的大队长,爷爷们一起结伴钓鱼去了,布天临走的时候说过,陆影小姐不能进食,也不能总靠营养液维持。布天说过‘鳗鱼汤’养人,又能解一些毒素,所以爷爷们结伴钓鳗鱼去了。”

    “小影中的毒,布天也查不出来吗?”少将问道。

    李倩道“他没说,不过看样子是知道点什么,要不他也不会撇下我···们,一个人和小灵儿去洱海了。”

    似乎有着小小的委屈,又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小嫉妒。总之,李倩话里话外透着些许的···不舍。

    少将捂嘴偷笑,讪讪地说道“小天他没打过电话回来吗?”

    刘睿不假思索地说道“打个屁,一撒丫子没影,人间蒸发,好像从来就没有过这些人似的!”

    李倩偷偷地在身后杵了刘睿一下,狠狠地白了刘睿一眼···

    少将一听刘睿的牢骚,瞬间一个头两个大,暗道“这两丫头不会都···和死小子那什么了吧?”

    “不会不会,我在瞎想些什么呢!”

    “那个···带我去看看小影吧!”少将说道。

    推开卧室的门,宽大的象牙白的大床上,陆影安静的睡着,宛如睡美人等待着她的白马王子那深情的一吻。

    ······

    花瓣雨,鸳鸯泪,

    情思难缠两相伴。

    君思卿来卿思君,

    梦里千回手相牵。

    嘴角浅浅的笑容挂在陆影的脸上,似乎梦里在嗔怪着布天的顽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