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手神医小布天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峡谷遇险--上
    清晨的朝露摇曳在一颗颗的小草,树叶上面,晶莹剔透的像是一颗颗洁白润洁的珍珠滴落,走在湿滑的林间小路上面,深一脚,浅一脚的实在是难行,可这一切在老爷子和小丫头朵儿面前竟然像是如履平地一样简单。

    又穿过了一片低矮灌木,老少三人来到了一片怪石林立的峡谷,四面峭壁的峡谷看着就阴森恐怖,时不时的传出几声野兽的嚎叫声。

    这时候老爷子说道“小子,快到了,过了这条峡谷,就到‘三眼洞’不远的松嶂林。再过了松嶂林就是‘三眼洞’的入口了。”

    老爷子抬头看了看天色,摇着头说道“看来我们爷三得快点穿过峡谷了,看着天色,不出几个小时就有一场大暴雨来临,要是被堵在峡谷里,一旦山洪暴发,那我们爷三的小命就交代在这里了。”

    ,我们还是抓紧时间穿过这道峡谷。

    “那还等什么,还不赶紧走,眼看就到晌午了,我都饿了。”朵儿翻着白眼俏皮地说道。

    “哪儿都有你,怕装哑巴爷爷把你卖了!”老爷子没好气的嗔怪道。

    布天微笑着跟老爷子说“那就听爷爷的,我们就不歇了,现在时间还算是充足,兴许晌午不到我们就过去了。到了那边我们在好好的歇一晚,明天正式进三眼洞。”

    这次小丫头朵儿没在反驳布天,三人踩着怪石林立的峡谷小道艰难地前行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太阳慢慢的爬到了头顶,眼看就到了中午,这条峡谷才走了还没有一半,前面一样望去,还是哪阴沉沉的峡谷谷底,两边依然是高耸云霄的峭壁。要是找这个走法,别说什么晌午了,就是明天也穿过不去这条幽深的峡谷谷底。

    这是老爷子说道“怎么回事,这条峡谷我走了好几十次,根本没有这么深啊,今天这是怎么回事?遇上鬼打墙了!”

    说完,老爷子向四处的悬崖峭壁看去···

    忽然,老爷子似乎盯着某个东西在愣神的看着,眼睛瞪得圆圆的,连眨一下都没有。

    布天顺着老爷子的目光看去--

    远处一座不大不小的山包上面孤零零的长着一颗歪脖儿松树,布天不明白老爷子在看的到底是啥,不就是一颗歪脖儿树吗,有什么好看的!

    突然间老爷子声音颤抖地说道“坏了,看样子我们真的是遇上鬼打墙了。按照以前的路标,现在已经快过峡谷了,前面几百米应该就是松嶂林了,可看现在,前面的路还是黑漆漆的峡谷小路,这可怎么办是好啊,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布天道“爷爷您说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吗,以前没有发生这种事情吗?”

    老爷子严肃的说道“看你说的,老头几十岁的人了,还能跟你扯谎不成!”

    布天一听,突然间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有人在搞鬼,什么鬼打墙不鬼打墙的,全都是瞎扯淡,都是一些懂得奇门遁甲的术人弄出来的幻术。要是照这样推断,那说明这一路上有人在跟踪他们三人。

    想到这里,布天安慰的说道“爷爷,您说的路标是不是那小山包上面的那棵小松树啊。”

    老叶子诧异的看着布天,点点头应道“是,你说的一点没错。”

    布天又道“那您告诉小子,这峡谷的末端有什么特别显眼的物件吗,就是说像大石头,几颗茂盛的小草或者小树之类的东西。”

    老爷子想了一会儿,正要说···

    朵儿插话道“我记得,上次爷爷带我来采药到过松嶂林,峡谷的末端有一条小溪流过,我还记得在里面抓鱼来着。”

    布天看看老爷子;

    老爷子白了一眼朵儿,点点头肯定到。

    “那好,要是这样的话就不怕什么鬼打墙了,我来找出出谷的路,您和朵儿先休息一会儿,给我半个小时就行。”不甜坚定的对老爷子说道。

    ·····

    了解了大概的情况,布天知道这是有人在峡谷的出口设了‘幻阵’。

    布天虽然不了解什么奇门遁甲五行八卦,但是在‘道公神卷’里有一段记录说,有一些灵草都长在灵气阴寒的地方,往往这些地方都是幻阵叠加的地方。有阵就有阵眼。所谓阵眼就是布阵之人最初设立机关的第一步,只要找到了阵眼,破阵之日弹指一挥间当中。

    朵儿说过在峡谷的出口有一条小溪,有了这条小溪那就好办多了。流动的水是有声音的,设立阵法的那个人就是本事通天,也遮不住声音的传递。只要找到小溪的方位,小小的迷幻阵法弹指可破。

    布天对老爷子说道“爷爷,您估计一下,小溪离我们这里有多远的距离?”

    老爷子立刻眯着眼睛,竖起大拇指,量着谷口的距离···

    顿了顿,老爷子说道“如果我看的没错,大概有一百二十米的距离吧。这这是我记忆当中小溪的方位,现在看不见小溪,我也不保准。”

    布天笑道“没事,只要知道个大概的方位就行。”

    说完,布天向前面的峡谷走了过去;刚想跟上去的朵儿一把被老爷子拽住;“干什么去,小子是去办正事,你不要打扰到他。”

    朵儿撅着小嘴乖乖的站在原地,看着布天远去,小声的嘀咕道“人家是想···看看有什么忙可帮助到他的,那有什么打扰啊!”

    老爷子一瞪眼,“还犟嘴。”朵儿吐了吐粉红的小舌头,站着不动了。

    ······

    两边尖尖的石壁,突出的尖牙儿像是两只巨兽在长着大嘴,这里就是老爷子说的大概范围,布天仔细聆听着每一丝声音···

    不可能是这样吧,这里静得出奇,就连蚂蚁都没有声音。布天眉头紧蹙,心想不会是还有能遮住声音的幻阵不吧。要是呢样就惨了。

    继续向前摸索着,当布天靠近那块尖锐的巨石时,一丝细微的流水声音一滑而过。

    “不会是在这块大石头后面吧”布天暗道。

    三下五除二,布天爬上那块狰狞的巨石,仔仔细细的附耳聆听···

    突然,在对面的那块尖锐的石头上面,飞来一只银光闪闪的短刃。明晃晃的冲布天而来,眨眼间就刺入布天站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