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215章 五行
    烟尘散开,没有人影,却见一张比人脸稍大的红色面具悬浮在半空中。面具的模样凶恶,跟之前壁画上看到的那只鬼头一模一样。

    这么奢华的墓穴,危机重重的一路走来,最后葬在主棺里的居然只是一张面具?

    不等众人想明白,剩下的七只怪物再次一拥而上,举起手里的长兵照着面具就要砸落。

    “唰!”

    一道道血红色的波纹一闪而逝,带起强大的冲击力,眨眼就削掉了三个怪物的脑袋。其余四个也是没了胳膊,被冲击力抛飞五六丈远重重的砸在地上。

    要知道之前见到的不管是石雕也好还是雾气也罢,这种兽头人身的怪物都是可以无视伤残的,被砍掉了脑袋也只是再按上就是,更别说手脚这些零件了。可眼前这什么情况?被那红色波纹斩掉了手脚就再接不上了?斩掉了脑袋就爬不起来了?死了?

    包括剑如蛟在内,所有人都是知道这些怪物的厉害的。如今却在一张面具面前被欺负得成了一具具玩偶。一股寒气从所有人心里直往外冒。

    那面具什么玩意儿?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众人在面具的下方看到了一个空洞,似乎有台阶。不管是不是出去的路,至少有了“路”,就表示还有希望。

    片刻后,当剩下的怪物发起最后一次冲击之后,整个大殿便彻底安静了下来。地上碎裂的怪物尸体重新变回了石头。

    “怎么办?”

    不光一种弟子不知所措,连吕红衣也是。剑如蛟也是。面对一个根本不知道底细却又恐怖异常的东西,所有人都懵了。

    这一沉默就是一刻钟。远处的那张面具也一动不动,就这么悬浮着。

    “看看能不能把它引开?”有人提议。却没人回答。

    引开?谁去?之前那些怪物虽然也凶险异常,可好歹也有生机。但眼前这张面具就大不同了。之前的怪物都在它面前都死绝了,他们现在去招惹估计多半是十死无生。

    为了同门甘愿牺牲自己?而且还不清楚自己牺牲了性命会有多大用处。亡煞宗的弟子可没这么高的节操。

    剑如蛟也不敢冒然去触动那张面具。小声道:“退回去。先找找看能不能发现些关于这面具的线索再说。”

    谁也不愿当试刀石,于是从善如流,慢慢的后退,直到离那面具五六十丈了才停下。然后分头在大殿里搜寻起来。每一副壁画,每一个可能出现讯息的东西都不放过。这时候没人再去搭理那些价值连城的器物了。都在为了活命。

    剑如蛟也在搜寻,可心里总觉得自己之前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边找一边时不时的回头看看远处亮光下的那张鬼头面具。

    “它为什么一动不动?难道说它并没有灵智?只是因为受到攻击才会本能反应?可为什么又要层层看守它呢?”

    不单单是看守。而且剑如蛟觉得这墓穴其实相当矛盾。就好像是两伙意见对立的人一起修建的一般。

    一伙人制造了那些怪物还安排了各种凶险机关。为的就是不让人进来放出这张面具。而另一伙人目的似乎相反。不但在每一处都画上壁画提醒后来者,还设计机关,让后来者不得不一步步靠近这里。

    如此一来,这面具就说不清楚是“好”是“歹”了。

    “剑锋主,您来这边看看,这上面画的这些东西是不是丹火?”

    剑如蛟听到叫自己连忙跑过去。只见在一个类似成列室的地方,头顶上的圆形房顶画着一副巨大的壁画。画面上讲述了一个勇士崛起的故事。很狗血,但最后这个勇士死了。被朋友暗害,尸骨无存。最后这勇士的属下将他的一件随身之物安葬。而这件随身之物就是一张鬼头面具。

    那名弟子要剑如蛟认的就是杀死那名几乎无敌的勇士的东西。那是数百团颜色各异的类圆球一样的东西,看着有些像是火焰。那弟子觉得凡火肯定弄不死这种勇士,而他的认知里最厉害的火就是丹火了。所以让剑如蛟来看看。

    仰着头,剑如蛟一眼就认定这名弟子判断的不错,那些数百团球状的东西就是丹火。而且都不是普通的丹火。仔细辨认一遍,上记载中等以上的丹火这里都有。但并没有如寂灭丹火这样的超品丹火。

    再仔细看,这些丹火似乎分布得极有规律。

    “这几种丹火明显品级不一样为什么要分在一起?嘶,好像都是如此,看着有规律,但又很杂乱。难道是画画的人随意弄上去的,实际上并不像我想的这么复杂?”

    剑如蛟陷入了沉思。没人打搅他。心里似乎有个声音在提醒他这壁画里面藏着什么重要的东西。

    “要是我之前的猜测是对的的话。修建这墓穴的人分成两拨。壁画这一拨属于主张后来者打开墓穴放出这张面具。那么这些壁画就是最直接的引导。因为文字有可能变化,但图案不会,过多少年都有人看得明白。如此一来,他们应该不会敷衍了事乱画吧?”

    品级不同却被按照规律排在一起。这里面是什么原因?

    想到丹火,剑如蛟不自觉的就想起之前出现过绵璃丹火拦路,在这方只能铸体境修士进来的天地中绵璃丹火基本就等于死路。那些主张放出面具的人会允许一条死路出现在墓穴里?

    丹师!他们是在等一个拥有且了解丹火的丹师进来!

    脑中灵光一闪,剑如蛟猛的明白了为什么那条通道内会有绵璃丹火拦路。这些建造地宫的人是在等一名像他这样的丹师进来。可为什么必须要丹师?难道说只有丹师才能放出那张面具?

    想到此处,剑如蛟不由的转身朝远处的亮光下的红色面具看去。已经出来了吧?这跟丹师似乎没有关系吧?

    等等!

    剑如蛟双眼猛的一睁,他明白自己刚才忽略了什么。忽略了那面具周围依旧发着亮光的四团丹火!

    即便有人奢侈到用丹火来当蜡烛。但绝不会有人在墓穴这种地方用到!所以,那四团丹火绝对不是用来照亮的!

    绵璃丹火、瑕赤丹火、木留丹火、苍丹火。

    “这好像是在对应五行?!绵璃丹火主金,瑕赤丹火主火,木留丹火主木,苍丹火主水!还差一个“土”!”想到这里,剑如蛟再次仰头看向头顶的壁画,终于全都看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