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188章 雷劫
    今天是剑如蛟来到五岳大陆后经历的第一个亡魂祭。亡魂祭每三年一次。每一次都是整个大陆欢腾的日子。这让剑如蛟不由的想起前世的春节。

    在亡魂祭的这一天,五岳大陆的月亮会呈现出一种妖异的深红色。而且要比平时显得巨大很多。

    红色在五岳大陆也被视为喜庆的颜色,所以尽管剑如蛟觉得红色月光洒下来有种血淋淋的感觉,但却不妨碍这里的人们把这一天当成老天的恩赐,人人欢庆。

    而对于修士而言,特别是亡煞宗的修士来说,亡魂祭是犹未重要的日子。因为当红色的月亮高挂枝头的时候,天地间的阴煞之气就会被压制到最低限度。极适合在这里时候服用“消煞丹”解决燃眉之急。或者利用这个晚上突破境界。

    血浪枯体内淤积的阴煞之气已经在五天前彻底消失了,如今的他感觉少了一大牵绊,浑身从未有过的畅快。体内翻腾的天地元气让他几乎压制不住。

    剑如蛟有幸可以近距离的观看血浪枯突破的场面。要是突破成功,他还可以见识到传说中的雷劫。

    所谓雷劫,就是天道对修士的考验。脱凡三境界是没有雷劫降下的。而从凝魂境开始,每次大境界的突破都会伴随着雷劫降下。扛得住便能继续修行。扛不住自然身死道消魂飞魄散。

    凝魂境的雷劫据剑如蛟所知一般是九道。而拓丹境的雷劫则是十八道。整整多了一倍。所以剑如蛟很怀疑血浪枯这把老骨头到底能不能度过雷劫的考验踏入拓丹境。

    血红的月亮越升越高,村落外的一处山头上,血浪枯一人独坐,其余护法的人远远的分布在五十丈开外。各个表情严肃,警惕非常。

    忽然,血浪枯一声长啸,仰天暴喝:“给我破!”

    三字一出口,一股海啸般的天地元气凭空出现,席卷数十丈方圆,如同飓风般,生生挂掉三尺地皮。

    要不是身前的雨愁及时撑起一道屏障,就剑如蛟如今的修为单是溅射而来的这股元气风暴就能将他重伤!

    随着血浪枯的气势不断攀升,带给周围的压力越来越大,片刻后即便是雨愁老头也有些扛不住了,撑着护罩一边拉着剑如蛟不断后退。其余诸人也是同样情况。

    剑如蛟见此咋舌不已。要知道雨愁可也是凝魂境后期的大高手。居然也被血浪枯突破时辐射出来的天地元气撞得不得不后退。由此可见血浪枯的实力有多恐怖。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之后,周围的元气飓风猛地一收,就见轮椅上的血浪枯居然凭空飘了起来!

    而周围见状的人都纷纷屏住呼吸不敢发出半点声音,心知这是到了第一个关卡了。一旦度过,就表示血浪枯的积累足够、天赋足够,有资格挑战雷劫了。反之,就是功亏一篑,此生再无突破的希望。

    又过了半柱香时间,只听血浪枯突然又是一声暴喝,接着就见红色的月光下,从血浪枯体内显现出一颗拳头大小的白色圆球,悬于头顶。而就在这颗圆球出现的瞬间,搅动周围天地元气暴动般汹涌而来,源源不断的融入这颗圆球当中。

    慢慢的,就见血浪枯头顶的圆球开始由白转绿。

    又过了半小时之后,暴动的天地元气突然停滞,那颗原本白色的圆球此时已经变成碧绿,上有流光闪动,月光下极其耀眼。

    “成了!居然真的成了!”

    剑如蛟听见背对着自己的雨愁低声的惊呼了一声,心知血浪枯度过了第一个关口。一只脚已经踏入了拓丹境!

    “轰隆隆!”

    几乎就在同时,原本无云的夜空凭空响起一声炸雷。然后一团乌云飞快的从四面八方聚拢,黑压压的从极高处镇了下来。

    剑如蛟抬头惊骇的看着头顶的云层,似乎里面有大恐惧一般,没来由感觉双腿发软,浑身冷汗直冒。就要双膝跪下的时候,脑中一声剑鸣激荡,瞬间将笼罩在他身上的天地威压驱散,这才没有真跪下去。

    “好恐怖的天地威压!这就是踏入拓丹境需要面对的雷劫?当真是可畏可怖!”

    剑如蛟离得几十丈远且受到的只是雷劫余威便已经如此,身在场中,直面雷劫的血浪枯又是何等压力?

    “劈了啪啦!”

    云层中毫无征兆的炸起一个响雷,然后一团金色的雷球便从云层里激射而出,照着下方的血浪枯当头砸下。

    “轰!”

    剑如蛟已经再次后退,可雷劫的余波依旧震得他浑身气血翻涌,差点吐血。心头骇然,下意识的又往后退了十来丈。

    “轰!”“轰!”“轰!”

    一连四道雷劫,一下接一下的劈在血浪枯撑起的护罩上。在雷劫面前,所有的法门都没了用处,能依靠的只有自己的修为,毫无取巧的可能。

    第五道雷劫顿了顿才再次落下,这一次血浪枯撑起的护罩第一次出现了裂纹。一口鲜血从他嘴里射出,脸色一下苍白了很多。

    没机会调息,第六道雷劫紧跟着再次砸了下来。这一次血浪枯护罩上的裂纹变得更大更明显。震得他再次吐了一大口鲜血。脸色如纸。

    这才第六道雷劫,后面可还有十二道!一旦血浪枯的护罩破掉就只能用他的道体硬抗,这就更加凶险了。

    雷劫继续砸下,到第九道的时候,血浪枯的护罩便应声而碎,他也被雷劫生生砸进了地下,足足一尺。

    猛地用手拍地,血浪枯盘膝坐了起来,双手高举过头顶。身体发出道道绿芒。一尊五丈高的道体虚影在其身上演化而出。

    第十道,第十一道,十二道

    血浪枯就像一颗被反复捶打的钉子,虽然形容凄惨,但却死死的钉在地上不曾弯倒。

    终于,最后第十八道雷劫到了。即便是剑如蛟也要紧牙关死死的盯着头上乌云,谁也不知道这最后的一颗雷劫到底是成全血浪枯让其从此踏入拓丹境呢,还是一锤到底砸烂他所有的希望?

    “轰!”

    最后一颗雷劫落下。血浪枯浑身浴血,猛地大喊一声,双手击地,居然飞身朝着雷劫迎了上去!

    “嘭!”

    雷劫暴起一阵强光。接着一道身影被砸在了地上。头上乌云也迅速散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阵猖狂的大笑从山顶传来。笑声中充满了得意和狂喜。

    剑如蛟咽了口口水,心道:真的让这老头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