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182章 人老心不死
    剑如蛟渐渐的听入了迷。一个宗门的崛起绝对伴随着太多的东西在里面。有运气,有隐忍,有阴谋诡计还有血腥杀戮。

    亡煞宗的那位第三代宗主也是非凡人物。看事极其透出,知道自己的机缘了得,但一个不好便是滔天大祸。于是徐徐图之,生生花了十几代人的时间,慢慢将机缘变成实实在在的力量。成就了如今亡煞宗这个二流巅峰宗门。

    可剑如蛟还是不明白诸如“小世界”、“大夏王朝”等等这些是什么由来。不过却不是提问的时候。

    老者的讲述还在继续。

    “那位宗主的远见和谋划无与伦比。可世事无绝对,他虽然帮亡煞宗建立起了万年根基,去依旧不能料到所有。

    而他最大的遗憾就这三部法门都有一个巨大的弊端。那就是修习这三门顶尖法门的过程中会吸入大量的阴煞之气,并且在体内淤积。修为越高这种淤积就越严重。最后的结局不是死就死废。

    虽然后来者也有天才,钻研出了“消煞丹”,可却是治标不治本,问题依旧。外人看不出来,可亡煞宗的内门弟子们却各个心里清楚。当然,最清楚的就是每代宗主。

    你一定很奇怪,就算亡煞宗韬光养晦,三部顶尖法门在手,十几代人下来也不至于被禁锢在二流宗门而不的存进吧?”

    剑如蛟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这的确是他心中的疑惑。

    老者笑道:“不错,按照一般来说,即便是再谨小慎微,这么多年下来,亡煞宗也该有个出挑的高手才对。可非是不愿而是不能。”

    “什么意思?”

    “亡煞宗法门淤积下来的海量阴煞之气并不会因为“消煞丹”而全部消弭,极少部分会继续存续在先天血脉或者根骨缝隙当中。只要亡煞宗的门人弟子修行到凝魂境圆满,想要踏入拓丹境的话便会引发这些藏在暗处的阴煞之气,不但无法突破,甚至还会导致境界坍缩,甚至一命呜呼。

    不解决这个问题,亡煞宗再过一万年也出不了一个拓丹境的高手,更谈不上晋升一流、超一流宗门。

    所以,历代亡煞宗弟子都在寻求解决根本困扰的办法。后来查阅古籍,发现一种失传已久的五品丹,名为“万毒丹”。而且其功效堪称完美,极可能彻底决绝亡煞宗法门带来的阴煞气隐患。

    可寻遍大陆,从未发现能够炼制万毒丹的丹师。最后兴意阑珊的门人这才想起被先祖从那处破碎的小世界中一同带出的第四样奇宝。追寻起根源,只在一些古籍的只言片语中找到“丹祖”、“万法归宗”等等字样。料想其中必定包罗万千,说不定就有万毒丹的丹方。

    但却发现,不但先祖们打不开这部丹诀,他们作为后来人也一样拿它没有办法。

    而你,小伙子,你是近万年来第一个勘破并且获得传承的人。”

    剑如蛟撇撇嘴。他自然自己自己是唯一勘破的人。因为只有他才有荒天剑。

    “您如此了解亡煞宗的事情,想必跟亡煞宗关系匪浅吧?难道说您也是亡煞宗的门人?”

    老者哈哈一笑,点头道:“小伙子的确聪明。不错,老夫也是亡煞宗的门人,不过却是四十年前的事情了。”

    “可知老前辈名号?”

    “有何不可?血浪枯。”

    “血,血浪枯?!”剑如蛟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老人,脑中飞快打转。

    血浪枯何许人?就剑如蛟这浅薄的阅历在无归城的时候也是听人说过无数遍了。那是亡煞宗上一代宗主的名讳!也是被誉为最有可能冲破拓丹境的亡煞宗第一高手。

    “血浪枯不是死了吗?怎么可能还活着?”心里疑惑又不知该怎么开口。

    “不必怀疑,老夫一把年纪了没心思骗你一小孩玩儿。老夫的确就是血浪枯,只不过没像外面传闻的那样死掉而已。”

    老人道出原委。他当年意气风发,自觉天赋冠绝历代亡煞宗宗主。决定尝试突破凝魂境,冲击拓丹!可事实却告诉他,天赋在法门缺陷面前根本没用。他一如之前的所有宗主那般,冲击失败,境界直接跌落到了凝魂境初期,而且先天血脉凌乱,身受重伤。

    “嘿嘿,这时候我本来想要养好伤,安排下一任宗主接班,然后去宗门死地等待大限到来。可却没想到,我的一名弟子却突然发难,想要杀我夺去宗主之位。我重伤之下不敌,只能在一帮老友的帮助下假死才得以脱身。不过却也被废了双腿。只能藏在这小山村内苟延残喘至今。”

    “您是说,陆人圣?”

    “呵呵,就是那逆徒。不过也怨不得他。我亡煞宗的规矩本就酷烈,他想要我的命和我的位置,也是宗门风气使然。

    只是苦了我那些老兄弟。陆人圣夺了我的宗主之位后便开始连座,一切忠心于我或者跟我关系较近的长老弟子悉数被他清洗。

    你进村的时候也看到了。那些残缺之人都是被陆人圣所害侥幸逃脱的人。也只能跟着我在这里慢慢腐朽。

    时时想来。我遭些罪没什么,可却不能让这些老兄弟还有他们的后人也跟着偏居一偶吧?所以,我让天赋出众的红衣加入了陆人圣的亡煞宗。然后伺机盗取。虽然不一定能参悟,却总比半点希望都没有吧?

    说了这么多,小兄弟可明白老夫的意思了?”

    哪能还不明白?

    剑如蛟脸上没有表示,可心里却很是不屑。老头看着和蔼,可却是野心不小。一大把年纪了,依旧放不下心中仇怨。为了一个自己根本打不开的就让吕红衣进亡煞宗不要命的盗取。这份固执,真的就是为了那些所谓的老兄?估计还是他自己不甘心就这么憋屈的死去吧?

    “只要小兄弟帮老夫炼制万毒丹,老夫不但可以百分百踏入拓丹境延绵寿数,还能拿回亡煞宗宗主之位。到时候不管小兄弟有何要求,老夫必当帮你实现!”

    剑如蛟拱手道:“老前辈,您的遭遇的确令人惋惜,陆人圣的行为也的确让人不齿。可小子实在修为有限,目前根本没能力炼制五品丹。”

    老者继续笑道:“修为而已,算不上大事。小兄弟可曾听说过“过顶”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