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180章 被擒
    剑如蛟的日子过得非常平静。无归城的波澜似乎跟他半点关系都扯不上。整日不是修炼就是炼丹,闲暇之时就陪着三女逛逛街,讲讲荤笑话。晚上性子来了就是一番胡天胡地。

    但却没人知道,无归城里搅风搅雨的密探“十三”其实就是他。

    因为“亮叔”给他的印象很不好,感觉重山帝国的情报机构在这边就是混日子的,不但对这次的任务嗤之以鼻更是对他不抱半点希望。这种没有配合能动性的组织剑如蛟明白那是绝对靠不住了

    思来想去,在无归城里能信他又有能力帮他的人只有九皇子徐霜。而且作为重山帝国皇室,面对帝国的不利局势也肯定最着急。

    果然。剑如蛟第一个讯息便被对方雷厉风行的执行了。并且执行力度比他想象的更彻底。足足五个铸体境修士啊!说放弃就放弃了。果断得让人咋舌。也让剑如蛟感受到了徐霜心里的焦躁。

    后面,剑如蛟的计划也被徐霜贯彻。大婚当天,一出闹剧让咏月帝国和亡煞宗彻底撕破了脸皮。

    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两天了,两边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看来这两边应该都察觉到自己被阴了,都保持着相当的克制。这就让剑如蛟最初的打算打了折扣。

    就结果来说剑如蛟觉得只能说勉勉强强的达到了最低要求而已。

    既然事情有了结果,剑如蛟就打算离开无归城了。他自然是先回重山帝国在永安郡的大本营交令。三女他打算让她们先回剑家庄子暂住。

    炼完最后一炉燃体丹。剑如蛟便将三女叫到身边,安排了一番。他打算明天就走。

    忽然。屋里的烛光微微晃了一下,心知不妙,脚下一蹬,身形鬼魅般的就要破窗而出,却不料,一道庞大的天地元气突然当头罩下,瞬间将他身周一尺的空间挤压到了极致,凭他如何运使身法都动弹不得。心里暗道:至少是铸体境中期修士!

    “啧啧,这才多久不见,你已经突破到了引气境了?”

    身后响起一个女声。一听之下却让剑如蛟浑身汗毛倒立。来人居然是吕红衣!!

    “阁下是谁?怕是认错人了吧?”

    吕红衣呵呵笑道:“还不老实?你以为你能瞒得过别人还能瞒得过我?

    剑家我去过了。没找着你,结果一问之下才知道你居然跑到前线去了。等我到了前线,你小子又没了影。当时我还以为你死了。后来我暗中回到无归城,听闻城里来了一个能够炼制燃体丹的十三公子。好奇之下暗中观察。却不想居然在你身上闻到了本该属于剑如蛟的气味。

    你或许不知道,对于气味我们亡煞宗的弟子都自有一番本事。我的本事就是不论男女老少,只要我接触过,那就永远记得!所以,剑如蛟,看你还往哪里跑!”

    剑如蛟现在哪里还跑得了。他一直在试,可却根本挣不开身上的禁锢。

    “别白费力气了。这是铸体境的独门手段,元气囚牢,修为不够,任你手段多厉害也别想挣脱。

    咱们还是说说你吧。我记得不错的话,你身上应该还有我给你下的禁制才对。不过看你夜夜大被同眠丝毫不受影响。我很好奇,你是怎么解开我的禁制的?”

    剑如蛟摇头道:“吕前辈。现在说这些有意思吗?”

    “哦?你觉得没意思?好吧,那你告诉我什么才是有意思?”

    “当然。你觉得够不够有意思?”

    荒丹诀三个字一出口,吕红衣的眼里就闪过一抹金光。一把捏住剑如蛟的脖子,一字一句的问道:“你在三山坊市的时候就炼制出了断续丹,而后来了无归城你又以十三公子的身份炼制了燃体丹。你之前是不会炼丹的。这么说荒丹诀的秘密被你勘破了?”

    剑如蛟直接承认道:“自然如此。要不然你以为我从哪里学来的炼丹手段?”

    “好,告诉我你是怎么破解它的?”

    “实话实说,你可别以为我在骗你啊。我当时被你下在我身上的禁锢折磨得不行了,心里气愤不已,想着要毁掉那丹诀跟你一拍两散。可没想到那丹诀材质奇特,不管我用什么办法都没用。最后一气之下我就撒了一泡尿在它上面。结果,它就化成一道流光融进了我的脑子里。”

    吕红衣抬手就是两耳光。

    “你编,接着编!”

    “嘿,我说的都是实话,你不信就算了。”剑如蛟一口咬定就是如此。反正被他藏在剑家谁也找不到,编一个借口先唬住对方再说。他敢肯定,在亡煞宗的手里绝对没有被打开过。因为荒天剑只有一柄就在他的脑子里。没有荒天剑,根本不可能开起里面的传承。

    而且,对着撒尿这种奇葩的事情估计亡煞宗也好吕红衣也罢都没有这么干过。谁又能百分百的确定对着撒尿就不能打开呢?

    不管吕红衣怎么盘问剑如蛟都不再言语。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问得久了,吕红衣也不禁在想:难道这小子真的就是用尿开启了亡煞宗数千年都没能钻研出结果的异宝?

    “好吧,就当你说的是真的。那你告诉我,你在里面得到了什么?”

    “丹诀,还有许多丹方。之前的断续丹还有这次的燃体丹都是从里面得来的丹方。”

    “都有些什么丹方?”

    剑如蛟明显感觉吕红衣的语气变得急促了很多,眼神里居然有些期许的意味。心里疑惑,但还是回道:“有很多。”

    “很多?有没有“万毒丹”?”

    上的丹方并不在记忆传承里,而是记载在上。他之前整个背了下来。现在吕红衣一问,他便在脑中搜索,很快便找到了。

    万毒丹,五品丹药。名字虽然听着不像个好东西,可实际上它非但不是毒丹反而还是解毒的丹药。功效强大,世上大多数奇毒都可以解。只不过炼制起来非常麻烦。

    “有。那是五品丹。”

    “有?!真的有?!”

    “是的。”

    “你能不能炼?”

    “修为不够炼不了。再说,我为什么要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