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179章 无归城攻略 13
    事情变化实在太快。不到十天时间,无归城里的局面便天翻地覆。

    先是为了两颗清明丹,亡煞宗灭了咏月帝国几十人。然后联姻当天,咏月帝国的十二皇子就在婚车中将亡煞宗宗主的义女陆玥凌辱致死。而后亡煞宗大弟子鬼谬当场暴怒,将咏月帝国的迎亲队所有人一律抓入宗门大牢。

    如此一来即便是再没头脑的人都知道亡煞宗很咏月帝国之间的裂痕只怕再难消弭了。而且极有可能就此掉入冰点。无归城的去向再次沉入雾中。

    陆人圣已经拍烂了三张桌子了。他不是傻子,怎么会看不出是有人故意在阴他们亡煞宗。两件事情都有蹊跷却又正好打在关键之处,让亡煞宗就算知道苦也不得不咽下。

    下首的一名长老叹气道:“当真是好算计。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就是不知背后的黑手是不是重山帝国。”

    另一人又道:“的确。算得太精。特别是让夜忠弄死陆玥的事情,大庭广众之下让咱们为了颜面也不得不出手。”

    “如此一来,跟咏月帝国的合作怕是黄了。”

    陆人圣啪的一下再次拍碎一张桌子,冷哼道:“合作?亡煞宗的脸都在咏月帝国手里丢尽了,还好意思谈合作?所有事情都先搁置,等查清楚了在说其它。”

    “可是宗主,目前在重山帝国竖壁清野的策略下,咏月帝国的攻势已经变得越发艰难。可以预见,等来年开春之后,必将受到重山帝国的全面反击。到时候会不会一溃千里谁也说不准。咱们要是袖手旁观的话,万一重山帝国秋后算账恐怕会有些麻烦。”

    陆人圣轻蔑的说:“有什么麻烦?重山帝国好好的时候都拿咱们没半点办法,就算他们把咏月帝国赶跑了自己也必将元气大伤,哪里还有资格跟咱们提什么麻烦?到时候谁找谁的麻烦还不一定呢!敢拿我儿子作伐,总会让他们知道利害的。”

    众人见陆人圣心意已决便不再多言。毕竟亡煞宗的实力在这里摆着。就算恶了咏月帝国错过了扩张的机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最起码不会有什么损害。

    大牢内,跟夜忠关系密切的所有人都被用刑。亡煞宗的手段有多酷烈那是出了名的。半天时间不到,所有人的口供就摆在了大弟子鬼谬的面前。

    “小六?蒋厨娘?偷看?”

    鬼谬很快就发现了夜忠的亲随小六的口供。里面蹊跷的内容颇多。

    “咱们宗门有姓蒋的厨娘吗?”

    一名亡煞宗弟子连忙回道:“有的。不过已经趁着那天送亲的时候跑了。”

    “哼,查过她的底细没有?”

    “查了,宗门登记上说这姓蒋的厨娘祖籍是咏月帝国,后来因为瘟疫家里人死光了逃难到了重山帝国。经人介绍入的咱们宗门。在这里当厨娘已经有九年了。”

    “惊人介绍进来的?谁?”

    “也查过,是一个外门弟子,五年前外出任务的时候就已经失踪了。”

    “关于这个外门弟子的信息是不是也是死的死断的断?”

    “是的大师兄。根本没办法查。”

    鬼谬拍了拍桌上的口供,又道:“夜忠说他自己被人暗算,身体在事发头一天偷窥陆玥之后便开始不对劲。应该是被施了什么手段。这点你们查到了些什么没有。”

    那弟子还是摇头,道:“只是判断夜忠是中了某种催情的药物。但是是哪一种又是怎么中的招还是没半点线索。都断了。”

    鬼谬一气之下将桌上的口供掀到地上。眉头紧皱。

    不怪手下,怪只怪己方毫无防备,而对方下手又太快太出其不意。而且一应手尾处理得相当专业,并且从那消失的蒋厨娘可以看出应该早就有所布置了。

    “是重山帝国所为的可能性有多大?”

    “超过八成。”

    “帮我递一份拜帖到徐霜府上,就说我明天上午会去拜会他。”

    “好的大师兄,我马上就去。”

    手下走后,鬼谬弯腰将自己掀到地上的口供又捡了起来。挨个仔细的又看了一遍。心里不由得对谋划这一切的家伙暗自竖起大拇指。

    “重山帝国也是有能人的。能在如此困境中制造机会抓住机会,这份布局手段真是恐怖。”

    鬼谬的想法其实跟陆人圣差不多,并不太在意跟咏月帝国的合作。他们只是一个宗门,有一座山门就够了,现在还管着无归城和整个永安郡已经有些勉强了,就算再拿两个郡国,亡煞宗也吃不下来,弄不好还会招来祸事。

    他看重的是“清明丹”。师父想要的东西就是鬼谬需要尽力拿到的东西。或许自己要是能拿到清明丹,师父就会将后半部的交给自己了。

    另一边。

    重山帝国九皇子徐霜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他能够想象现在在大牢里的一干咏月帝国杂碎正在受着怎样的折磨。估计是生不如死吧?不过倒是正适合他们。

    成功!实在是太成功了!

    两记重拳砸下去,直接把咏月帝国和亡煞宗的合作基础砸了个粉碎。即便两边不大大出手,最起码稳住亡煞宗的目的是肯定达到了。

    “殿下,亡煞宗大弟子鬼谬派人送来拜帖。说明日上午会来拜会殿下。”

    “鬼谬?他来找我干什么?难道是找到什么把柄了?”

    “不可能。老奴已经将所有手尾都处理掉了。即便他们怀疑到咱们头上也不可能拿得出证据的。”

    待到天黑,后半夜。一个包裹再次从院落后门的外墙外面扔了进来。墙后一直蹲守的亲信连忙拾起,丝毫不敢耽搁,直接递到了老管家手里由老管家亲自交到徐霜的手上。

    “殿下,包裹又来了。”

    徐霜接过来,仔细检查了包裹的封口发现没有被打开过才挥手让老管家退下。自己转身去了密室。

    “殿下万安,臣十三叩首容禀”

    一封信,旁边还有一瓶丹,跟上次的那所谓清明丹一个模样。

    看完之后,徐霜久久不语。叹了口气。烧掉了信件,然后提笔奋笔疾书,一小时之后才收笔。纸上乱七八糟的如同鬼画符,却是皇家特有的暗语。

    唤来老仆,将信件交给他。

    “立即安排人送往都城,面呈陛下。用红色的信封和红色的火漆封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