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161章 风即是我,我即是风
    没有人知道剑如蛟是如何办到的。

    云高雀飞行时带起的风罡过于硬直,并不适合用来感悟。就算以段鸿的见闻也没听说过有谁在云高雀背上的风罡当中领悟修行的。

    所有人都若有所思的看着云高雀背上那歪歪斜斜的身影。心思却是各异。

    剑如蛟并不知道自己一番心血来潮却让自己再次成为了异类。他满门心思的沉浸在周围的风里。

    微风也好,狂风也罢,甚至如今的风罡,本质上都是风的表现形式,区别只在强弱而已。

    用风影诀的总纲,加上全面放开身形,感受,置身于风罡当中。

    其实剑如蛟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身形开始在变化,他只是觉得慢慢的自己可以在这风罡当中不那么费力的穿梭了,比起最开始,受到的风阻也小了很多。

    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剑如蛟的身形在云高雀的背上越来越快,那种不自然的歪斜也越来越少,甚至他还不止一次的腾挪而起,居然可以靠着风罡在半空中滞留足足三四秒。

    段鸿狠吸了一口气,轻声道:“看来快要成功了。没想到老夫能有幸见到如此天才,当真惊世骇俗啊!”

    一众流云宗的高手听到段鸿的言语都纷纷下意识的点头。哪怕他们流云宗的天才弟子跟云高雀背上的那少年比起来也是颇有不及的。要是这少年能加入他们流云宗的话......

    剑啸天自然是红光满面,剑如蛟如此给他长脸心头大慰。

    只不过大长老剑严一系的人脸色却各自不一。除了剑严本人眼神越发阴冷之外,其余的人都似乎若有所思,不知在想些什么。

    “还有两个小时就要抵达永安郡了。也不知这小家伙能不能在这之前感悟完毕。”

    只见剑如蛟在风罡当中腾身滞留的时间越来越长,甚至可以十几个呼吸而不落下。但却始终没能睁开眼,说明临门一脚并没有达成。

    段鸿微微想了想,笑着对剑啸天道:“剑家主,前面便是永安郡国了。剑家主应该没来过,不如乘此机会稍微在空中转转看看永安郡国的山水可好?”

    剑啸天听完大喜,段鸿这是在变向给剑如蛟机会啊。当即哈哈一笑表示正有此意。

    不过因为时间关系,就算段鸿有意成全但是也最多只能耽搁一小时。超过这个时间就有可能逾期。军方的规矩极大,逾期的麻烦即便流云宗也不愿承受。

    “但愿剑如蛟这混小子能成功吧!”

    剑啸天心里想到。毕竟这是难得的机缘,下次还能不能再有可就很难说了。所以,能一鼓作气自然是最好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剑啸天手心都冒了汗。

    “哎,只能到此了,准备下降高度,该去帅帐报到了。”

    可就在高云雀开始放慢速度,下降高度的时候,忽然看到剑如蛟身行一滞,就这么站立不动了。这一瞬间,所有关注着他的人心头都是一突,这一刻他们有种极为怪异的感觉,似乎眼前的少年变成了风!

    “风影诀,风即是我我即是风,原来如此!原来一切都在于一个静动之间的转化,明白了!”

    随着剑如蛟一声欣喜若狂的大喊,周围的人大多数脸上都露出了笑容。不用猜,都知道这怪物一样的少年人悟通了。

    睁眼,发现身旁几十米外伴飞着另一只云高雀,背上是流云宗的主力以及剑家的高层。剑如蛟心里一突,直觉告诉他自己应该是又惹麻烦了。

    风罡还很大,剑如蛟的修为还达不到聚音成束的地步,所以也没开口,只是规规矩矩的朝着对面云高雀背上的人鞠了一躬。

    “哈哈哈!剑家主好福气啊!家里出了如此俊秀的子弟剑家大兴之日指日可待!恭喜,恭喜啊!”段鸿见剑如蛟朝自己这边行礼,顿时心里觉得这少年很有规矩,看得越发顺眼。

    “哪里哪里。段前辈言重了。这小子虽然性格跳脱,但礼数却是极好。等会儿定要他亲自拜谢前辈恩德的。”

    段鸿没在言语只是笑着微微点头。他也想跟这个神奇的少年聊上两句。

    随着云高雀降下停稳,一行两百人总算到了目的地:永安郡国。

    刚从段鸿处拜谢回来的剑如蛟听到现在所在之地心头不由的一颤。永安郡国!岂不是亡煞宗的宗门所在?!吕红衣、荒丹诀这一段梁子可还在他身上背着呢。没想到自己还真有来到此地的一天。

    一顿等待之后,剑如蛟便跟着周力,以及流云宗的人手进了军营。里面如一座巨型城池,边缘地带犹在不停的扩建,数不清的军士一片忙碌,各个脸上都是暗藏萧杀。

    说起这是剑如蛟第二次进入这个世界的军营了。给他的感觉是五岳大陆的军士打扮跟地球华夏古时候差不多,不同的是盔甲的样式,看上去更厚更狰狞。兵器也更加奇怪,有些像弩,有些像冲车,还有些很像后世的火炮。

    要说最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这里还有许多体型巨大,外表凶悍的凶兽。据周力讲,这些都是被驯养师驯化之后的战兽,负者在大规模冲锋之时充当开路扫平障碍之用。

    看着那一只只最少体重四五吨的大家伙,一旦全速冲撞过来会有多恐怖?简直就是推土机啊!

    剑啸天陪着流云宗的两位领队到了帅帐,按例,流云宗作为中坚战力可以知道部分的战略部署,以便执行。

    一番讲解持续了两个小时。回到营地住处的段鸿以及剑啸天都脸色不太好看。

    形势远比他们来之前预测的还要危机得多。而且帝国军方的策略也远比他们想象的更加凶狠,毒辣。

    黑土平原不要了!浙北郡国不要了!金池郡国不要了!甚至永安郡国也可以放弃!

    竖壁清野!将敌人尽可能的引进来!层层阻拦,步步消耗,加上包抄袭扰后勤补给,这是要拿土地去换时间,再拿时间消耗掉敌人的气焰和锐气。

    剑啸天不知道帝国的策略到底能不能凑效,但是他却可以肯定,这种诱敌深入的方法必定会有很多人成为“诱敌”的那一颗颗“诱饵”。而且这些“诱饵”还不能只是炮灰,必须要够分量才能让敌人上当。

    段鸿也在跟剑啸天考虑同样的事情。他也不确定自己带领的流云宗所部会不会也是帝国拿来“诱敌”的一颗肥硕的诱饵?如果是,那他以及一众弟子又该何去何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