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157章 回报
    生死台,生死有命。胜则生,败则死。从来没有过第三种结果。

    擂台下,不管是谁,此刻都有些愣神。身为裁判,张跃都硬是愣了足足四五秒才回过神来宣布结果。

    刚上去才多久?十息还是十五息?

    上去,拔剑,挥剑,回鞘。就完了?

    所有人都有种不真实感。那可是一个引气境中期的高手!一转眼就成了一地的碎肉?

    更多人心里都想到了另一个惊悚的问题:这小少年的修为到底几何?能够一剑斩杀司徒方青最少也该是引气境中后期吧?他才多大?

    了解最多的要数玉钟灵。她算是亲眼看着剑如蛟蹦蹦跳跳的走到如今的。别人或许还会惊讶剑如蛟如何的妖孽,她没有。不是觉得正常,而是早就被吓习惯了。之前她陪着剑如蛟从剑家过来的时候,已经见识过剑如蛟剑斩引气境中期修士的场面了。比起血煞的杀手,司徒方青明显不在一个战力水平上。死在剑如蛟手里一点不稀奇。

    剑如蛟自己也没什么感觉。引气境中期的高手他又不是第一次杀了。面对血煞的杀手时,他的生死剑意还不会隐藏锋芒更不没现在灵活,都可以砍了他们的脑袋,何况司徒方青?这样的结果在他看来根本就是理所当然的。

    “张大人,客栈能马上过续道我名下吗?”

    张跃点头说:“这没问题。有这份赌约备案,也就是换个名字罢了。”

    “那就麻烦您了。”

    说着话,两人就走下了擂台,迎面的是世子那双阴狠的眼神。

    “你杀了他!你居然敢杀了我的人!好,好,好!剑如蛟是吧,剑家人是吧?咱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

    说完,那世子便转身就走,连台上司徒方青的碎尸都没有去收。

    张跃拍了拍剑如蛟的肩膀,说:“小老弟,以后当心点吧。朱丰简可是出了名的睚眦必报。”

    剑如蛟耸耸肩没怎么在意。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惹都惹到了还能怕了他?

    玉钟灵也走了过去。道:“你最好现在就回剑家,拖的时间长了朱丰简肯定会找人在坊市外堵你。你的那两个朋友我会让人将他们接到玉府暂避。客栈过户的事也不用你管,我会帮你办好的。”

    剑如蛟点点头。去医馆里跟剑痴道了别。然后叮嘱他等他父亲的伤好之后一定要去剑家找他。

    时隔大半月,剑如蛟终于踏上了归程。一路上五个剑卫全神警惕,座下马儿被催得速度到了极致。一路上根本没有休息,赶在天黑前总算回到了剑家。

    剑啸天刚用过晚饭,牵着一个丽人在花园里散步。两人说说笑笑的气氛很好。

    “报!家主,护送剑如蛟的五个剑卫回来了。说有要事想求见家主。”打扰别人二人世界的剑钢不敢抬头。他知道自己现在有多招人嫌。

    剑啸天歉意的对着身边的佳人笑了笑。

    “让他们去正厅等我,我一会儿就去。”

    半小时后,剑啸天在正厅里见到了随剑如蛟归来的五个剑卫。

    “剑如蛟可跟着一起回来了?”剑啸天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问道。

    “回家主。剑如蛟已经回了田屋。他说自己戴罪之身不便过来面见家主,让我等将此物面呈家主。”领头的剑卫说罢,从怀里掏出一纸文书双手递到剑啸天面前。

    “嘿,那臭小子还知道自己是戴罪之身啊?我看看,他给我带了什么东西回来。”

    接过文书。剑啸天只看了两眼眼珠子就瞪得老大。不可置信的朝站在下首的剑卫急声问道:“这东西哪里来的?”

    “禀家主。这是今日剑如蛟跟司徒家的司徒方青赌斗赢来的。”

    “赌斗?司徒方青?你的意思是说司徒方青拿司徒家的客栈当赌注最后却被那臭小子赢了?”

    “是的家主。”剑卫没有隐瞒,当即就将剑如蛟到了三山坊市之后所作所为全部道了出来。没有夸张也没有隐瞒就是平铺直叙,却让座上的剑啸天和旁边的剑钢听得合不拢嘴。

    屏退了五个剑卫。剑啸天坐不住的在大厅里来回走动。脸上神采飞扬,时不时的能听到他呵呵的笑声。

    剑钢很容易猜到剑啸天此时此刻的心情。因为他也满面笑容止都止不住。

    那份剑如蛟托几个剑卫带回来的文书不是别的,就是司徒方青输给他的客栈所有权文书。剑如蛟拿到之后又转到了剑家的名下。这是他作为剑啸天一直以来照顾和庇护的回报。

    比起这份大礼,让剑啸天真正开心的是剑如蛟如今展现出来的怪物一样的恐怖天赋。一年不到的时间就直接从一个普通人一跃成为了引气境的修士。并且战力非凡,一剑就斩杀了引气境中期司徒方青。

    不止如此,更是在丹道上展现出了超绝的实力。不但成为了二品丹师,而且还靠着断续丹这种失传已久的丹药成为了丹盟的核心成员!

    由不得剑啸天感叹:知恩图报、天赋绝顶、惊才绝艳。剑家能有这种弟子实在是祖宗庇佑。

    “剑钢,你说要是咱们现在去让剑如蛟帮着家里炼制一些断续丹他会不会同意?”

    剑钢:“应该没什么问题。只不过如今剑如蛟的名声必定因为那场生死斗被传得路人皆知,断续丹的事情也瞒不住的。家主是不是该派一些剑卫照看一下剑如蛟的安全?毕竟血煞可不会把咱们剑家放在眼里。”

    剑钢提到血煞二字,让剑啸天脸上的笑容一下少了一半。

    血煞从不跟人讲道理的。只讲钱。接了单子就会下死力气完成。前赴后继的一点也不夸张。相对的,想要找到血煞并且让其出手,这期间的代价绝对不少。想要剑如蛟小命的人必定下了血本。

    “剑如蛟来我剑家之后拢共都没出过门几次。他的仇人一只手都数的清楚。有能力、有门路找到血煞的人除了那老匹夫我实在想不出还有别人。剑钢,你说一个全凭猜测得出来的仇怨真的有必要将剑家崛起的希望都葬送掉吗?”

    “老奴也不清楚。不过剑严似乎并不觉得他是在猜测,而是笃定就是剑如蛟杀了他的儿子剑乘风。”

    “哼!无耻老匹夫!剑钢,传我手令,从今日起,抽调十名剑卫高手看守田屋。一切闲杂人等没我开口一律不准踏入田屋一步!”

    剑钢躬身应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