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154章 五两银子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便多了一道身影,白发双垂,面色冷峻,手中长剑滴血。

    那大汉也够硬气,看着自己的胳膊化成肉泥居然没有惨叫,只是苍白着脸连连后退,心知眼前这人绝不是自己能对付的。

    “你!你!你是谁!知不知道这里是谁家的产业,居然敢在这儿对手!?活得不耐烦了?!”店小二有些慌了神,他第一次见到有人敢在三山坊市动兵器伤人的。

    来人自然是从丹铺赶过来的剑如蛟。他的脚程比剑痴快很多,正好看到客栈赶人还动手打剑痴的一幕。

    心里的邪火一下就腾了起来。一剑废了动手之人。如果这里不是三山坊市的话,他的剑就会冲着对方的脖子去而不是手了。

    看都没看叫嚣的店小二一眼,扭头去扶倒地上的剑痴。

    “剑痴大哥,你没事吧?”

    剑痴揉了揉脸,苦笑着摇摇头,站了起来,跑到边上重伤的父亲跟前。强挤出一抹笑意,道:“父亲,我拿到断续丹了。你有救了!”说着就从怀里拿出丹瓶,倒出一颗就要喂进父亲的嘴里。

    “等一下!”突然一道声音响起。饱含威压,明显是一名修为颇高的修士。

    剑痴如今修为被废,跟普通人无异,哪里扛得住这种明显具有震慑作用的声音威压。整个人一下就被震得浑身僵硬,手上一松,手里的瓶子和丹药就掉了下来。

    “嗖!”

    一条黑影急速卷了过来,想要在剑痴手里的丹瓶和丹药掉在地上之前将其卷走。

    “噹!”

    剑如蛟就在边上站着,怎么可能让人夺了剑痴的东西?右手一抬,一道剑指就点在那条黑影身上。发出金属般的撞击声。

    “咦!?”

    黑影一闪缩了回去。这才发现,那原来是一条黑色的长鞭。此时正被一个从客栈里慢慢走出来的面色白净的青年人拿在手里。

    剑如蛟将丹药还回剑痴的手里,后者也才回过神来,连忙喂了一粒到他父亲的嘴里。

    丹药的药效生效很快。三个呼吸不到,就见剑痴重伤的父亲呼吸开始慢慢变得平缓,胸口处的纱布下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那持鞭的青年双目火热的看着明显正在好转的剑痴的父亲。嘴里小声的嘀咕道:“果然是断续丹没错!居然连被掏走了一半的肺叶也能重新长出来。那我的.....也能......”

    一炷香过后,剑痴惊喜如狂的看到自己的父亲居然睁开了眼睛。虽然还是很虚弱,但是人醒了就意味的命保住了。

    “剑痴大哥,伯父已经醒了,我看你还是先送伯父去医馆吧,调理一下也能恢复得更好一些。”

    断续丹的效果剑如蛟很清楚,只要不是那种致命的肢体残缺都能救回来。只不过剑痴的父亲想要彻底好转还需要不少时日才行,对应的医疗手段也很有必要。

    一边说,剑如蛟一边拿出一叠金票放在剑痴的手里。道:“借你的,以后要还的。”

    “好!”剑痴重重的点了点头。

    “哟呵。想走?伤了我的伙计就这么走了不合适吧?”

    “啪”的一道鞭影重重的砸了下来。想要拦下背起父亲正要转身去旁边医馆的剑痴。

    “噹噹噹!”一连串的金属撞击声在耳边响起,黑色的鞭影再一次被剑如蛟的剑指给怼了回去。

    “剑痴大哥你去吧。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剑痴闻言背着父亲就走。

    “小兄弟,这么做不合规矩吧?”

    剑如蛟看着抖着鞭子朝自己走来的苍白青年,沉声道:“你自己的狗没看好,跑出来想要咬人,难道还打不得?真是笑话。”

    苍白青年气笑了。点头道:“你那朋友欠了房费不给,我们开门做生意的又不是善堂,还不能往外赶人?不过扇了一耳光罢了,你却废了我的人一条胳膊。这笔账你说怎么算?”

    剑如蛟从对方出手夺剑痴的断续丹的时候就看出来了。这人的目的就是断续丹。饶有兴趣的问了一句:“哦?你打算怎么算?赔你一条新的狗?”

    青年脸色一变,用力抖了一下鞭子,厉声道:“牙尖嘴利!明说吧,废了我的人,三颗断续丹作为赔偿,这事儿就算了,不然就算到坊市打官司我都要你吃不完兜着走。要知道我师徒家可不是那么好惹的!”

    青年的想法很简单。他要断续丹,可断续丹都在军方手里,他弄不到。今日忽见剑痴拿出来足足一瓶,心里大喜,自然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剑如蛟还真楞住了。弄了半天,这货居然是司徒家的人。也就是说这间客栈其实是司徒家的产业咯?

    三山坊市里,不但剑家有一间灵草铺子,王家也有一间酒馆。只是没想到师徒家开的却是客栈。

    王家和剑家的店面都不大,而且经营都是以和为贵。剑如蛟在三山坊市这段时间所见所闻从未听到剑家或者王家闹什么店大欺客的事情。低调的不能再低调。

    没想司徒家却这么横。不但敢跟他在街上动武,话语间还嚣张得没边了。这是一个二流世家该有的威风吗?就不怕惹到什么人把他们家给灭了?

    “我道哪家的狗这么狂,原来是司徒家的?好吓人啊!”

    两人说话间,一阵急切的脚步传来。一队浑身黑甲的修士杀气腾腾的赶了过来。周围看热闹的修士见了瘟神一样哄的一下就散了开去。

    剑如蛟心里暗道:这护卫队倒是来的真是时候。

    三山坊是不允许私斗的。剑如蛟敢这么放肆全是因为他现在搭上了玉府的线,跟玉府上下混得颇熟,废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客栈伙计顶多赔点钱而已都不会太多。

    过硬的私人关系在这个世界一样行得通。更何况,他还看到护卫队的后面玉钟灵正笑着朝他眨眼睛。

    “哪个在此斗殴?不想活了!”

    护卫队领头的是一个独眼壮汉,剑如蛟认识,此人叫张跃,还跟他喝过两次酒。跟醉金刚一样,张跃也是一个体修,不过修为要比醉金刚高出不少。

    “大人。”剑如蛟微微躬身,先问了好。

    “哟!这不是如蛟老弟吗?怎么?有不开眼的惹到你了?”

    剑如蛟回道:“大人。这客栈放狗要咬我朋友,小子一时激动下手重了些,斩了一条狗爪下来。谁想狗主人要我赔三颗断续丹。幸好大人您来了,小子请大人做主!”

    这话一出口,司徒家的青年脸色更不好看了。

    张跃嘿嘿一笑,看向司徒家的青年,玩味儿的道:“是司徒方青啊。你也听见了,有人说你养狗不栓链子。还厚着脸皮勒索。你说说,一条狗而已,你也好意思开口要三颗断续丹?丢人不丢人啊?

    行了啊,这事儿两边都有不对的地方。我做主了,如蛟老弟你就拿点碎银子赔给司徒店主算了。一点小事儿闹得沸沸扬扬的也不好看是不是?”

    剑如蛟心里憋着笑,拱手应道:“大人教训得是。小子愿赔五两银子给司徒店主。”一边说,一边还真就摸了一锭银子出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