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139章 不利
    剑白笙明显感觉到家主的愤怒。不过作为邢堂的堂主,他早就见惯了这种场面。本来邢堂就是干的得罪人的活计。

    “家主。剑如蛟的事情我来之前已经找秦默了解过了。李昊被人杀死在灵草铺的库房内,现场留下的证据又跟剑如蛟有直接关系。走访之后得知剑如蛟跟李昊之间颇有仇怨,shārén动机是存在的。且剑如蛟不能拿出自辩的有力证据。对此,按照家规,邢堂有理由也有职责对剑如蛟进行刑讯,甚至是惩处。”

    剑啸天轻喝道:“为何不许他见人?”

    “回家主。李昊是有职权的子弟。他被人杀死在店铺内算是大事,按规矩在事情查清楚之前剑如蛟是不能接触除了邢堂之外的任何人的。”

    剑啸天几次开口都被怼了回来。心里越发火大。可剑白笙开口闭口都是“剑家的规矩”他身为家主自然不能说对方按规矩办事是错的。只能压着自己的怒意。沉默了一会儿才又问:“如果李昊是死在剑如蛟的手里按照家规当如何处置?”

    剑啸天并不是太了解剑如蛟。只知道这小子绝不是什么善茬。李昊如果真的跟他早有仇怨,暗中出手弄死对方也不是没有可能。

    “回家主。按照家族规矩,私自袭杀家族子弟查证属实的,理应当诛。如曾对家族有过重大贡献的,可免死罪,但要废除一身修为逐出家门。”

    剑啸天一阵无语。死和废除一身修为有什么区别?

    剑家主管邢堂的长老是八长老剑明心,既是中立派又是老资格。剑啸天自问虽然自己是家主,可在剑明心的面前他并没有多少面子拿得出手。也不会真的直接插手邢堂事务。毕竟邢堂本就是应该不偏不倚的才行。

    “剑如蛟的事情你们要好好查清楚。同时你们也要明白,剑如蛟的修行天赋是我剑家数千年来仅见的天才,万万不可浑浑噩噩的毁在某些不怀好意的人的暗害当中。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剑白笙点点头表示明白。家主这是在给他施压啊!

    回到邢堂,剑白笙又将秦默叫了过来。又仔仔细细的问了一遍。

    “如此说来,现在的所有证据都指向剑如蛟,如果没有别的证人证物那李昊的死他可就背定了?”

    秦默点头:“是的堂主。不过剑如蛟依旧不承认是他杀了李昊。而且他外出任务的经过他也闭口不言。我建议直接用刑。”

    剑白笙摆了摆手。

    “堂主,为何不能用刑?来了我邢堂岂能由得他不说?”

    剑白笙:“那剑如蛟不能当一般人对待。刚才家主已经将我叫去训了一通。此子修行天赋惊人,家主很看重。刑讯手段暂时先不用。先把所有关节都查清楚再说。比如李昊是在三山坊市的灵草铺里被人杀死的。三山坊市里白天黑夜都有人走动,以剑如蛟的修为想要不为人知的潜进去不太可能。看看他是否在李昊被杀的时间内去过坊市。另外再去查查当初他外勤任务的内容以及相关的涉及人员都问问。”

    秦默有些不情愿。在他看来剑如蛟十有**是有问题的。简简单单的一番大刑伺候还能不说?哪里需要如此麻烦?

    剑白笙正色再次叮嘱道:“照我说的办。刑讯的事情没有我点头谁也不许动!”

    “明白了堂主。”

    想要把剑白笙安排的细节统统查清楚,一日两日是不可能的。这需要安排很多人手以及大量的时间。

    日子一长,剑如蛟被邢堂带走至今未归的消息便在精英阁里传开了。虽然对于精英阁的弟子来说这算不上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但是却也是饭后的谈资。因为剑如蛟去过迷雾沼泽而且还活着出来,也算有了些名气。

    这一日,两个边走边聊的精英阁弟子刚走到山脚下,准备回自己的住处,却不想,被一个头发半白的老者叫住了。

    老者佝偻着腰,脸上一脸讨好和谨慎。眉宇间明显颇为急切。

    两人也算好脾气,并没有恼。

    “两位大人,小老儿冒犯了,还请两位大人不要见怪。”

    “行了,说吧。喊住我两有事儿?”

    老者是玉家的丹药铺管事,一直都是他在跟剑如蛟做丹药和药材的交接。这段时间他来了剑家三趟却怎么也等不到剑如蛟。店里的丹药眼看就要告竭,心里着急之下才壮着胆子拦人询问。谁想,这一问之下才知道剑如蛟出了事儿。不敢耽搁,立马回了三山坊市将剑如蛟的情况告诉了玉钟灵。

    又是两天过去。派出去探查的人已经全部回来了。用了足足十天,秦默总算将剑白笙交代的细节给查清楚了。

    “堂主,经查证,剑如蛟之前的外勤任务是护送一口棺材去凉城的伏牛山。一来一去一个月的时间完全够了。而剑如蛟却在完成任务后又生生拖延了大半月。在这大半月的时间里剑如蛟在李昊出事的当天的确到过三山坊市。所以,加上之前的一些线索,我的判断是,剑如蛟因仇起了杀心,在外出完成任务后转道去了三山坊市,并且杀死了李昊。”

    剑白笙揉了揉额头。想了想才说:“我现在去一趟八长老那边。我回来之前,这件事儿谁问你,你都不要说。知道吗?”

    “是的大人,我知道。”

    剑白笙找到八长老剑明心。将剑如蛟的事情以及调查的结果还有来自家主那边的压力全都讲了出来。他不是个喜欢背黑锅的人。家主明确表了态,差一点就直说“剑如蛟是我的人”了。现在调查的结果估计入不的家主的耳。没有办法,只能来找一个能抗住家主怒火的人来挡箭了。

    剑明心一脸淡定。听完剑白笙的话。指了指边上的椅子让其坐下。这才开口道:“邢堂行事首看家规。然后才是衡量利弊。那李昊虽然看起来跟一个天赋妖孽的天才没什么可比性。但是却也是我剑家之人。既然是我剑家之人那就理应在家规的保护范畴之内。

    那剑如蛟杀别人杀得,难道我邢堂就不能按规矩处置他吗?至于天才,如此不把剑家规矩放在眼里的天才即便日后成长起来又真的能为我剑家所用?当真就是好事吗?

    所以啊。家主的意见虽然需要考虑。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还是要以家规为主。你去吧。剑如蛟的事情按规矩办就行了。家主那边我会去说明情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