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135章 气
    沉浸在自己的感知里时间一长就会模糊掉外面的时间流逝,忽略了白天黑夜。一站一坐也许就是十几天过去了。

    对于别的修士来说,服用脉络草每一株都需要大量的时间来消化。而且还极大程度的受到自身天赋的影响,即便有了脉络草但想要先感应到自己的先天血脉却只能听天由命。甚至很多修士都因为再无法感应到新的先天血脉而终生止步眼前的境界。

    可对于剑如蛟来说,他到现在除了在剑之意志的领悟上遇到了明显的瓶颈之外,单纯的修为突破中他还从未碰到过阻碍。也根本不需要去感悟什么新的先天血脉,直接将脉络草的功效吸收掉使用就行了。开脉境在他的眼里根本没什么实质性的难度可言。

    六天时间。六株脉络草就被剑如蛟全部消化掉了。换来的是一百二十三条新唤醒的先天血脉。加上之前的二百一十条,现在剑如蛟体内的先天血脉数量达到了三百三十三条。是普通修士开脉境圆满的一倍还多。不过对他来说离开脉境圆满还差三十二条。

    脉络草用完了,闭关却并没有结束。这次迷雾澡泽之行,剑如蛟首次面对引气境的强者,并且在极端劣势的情况下偷袭反杀逆转了局面。这种向死而生的经历让他对自己的生死剑意又有了新的体悟。他需要好好的捋一捋。

    从达成了荒天剑所评断的“一分”剑意之后,几个月里剑如蛟在剑之意志的领悟上一直没有进展。每次进入大荒天地当中,面对五柄金色小剑他都一直都处于毫无招架的状态。

    收拾好心情。平复了自己之前唤醒先天血脉的澎湃感。深吸了一口气,触碰了一下胸口处的剑型印记。一阵恍惚过后,再一次来到了一望无际的荒芜天地当中。

    这一次,剑如蛟面带微笑。静静的等着远处直插云霄的荒天剑的考验。

    依旧是五柄金色小剑,依旧还是那样迅捷如电。

    “铿锵!”

    一道道剑弧随剑而动眨眼间边构建出一道黑白圆轮。跟以前剑如蛟使出的生死圆轮不一样。这次明显厚上许多,而且圆轮上的黑和白之间泾渭更加的分明,两者像是两条相互嬉戏的小鱼,似乎在盘旋又似乎在相互追赶。

    “生,死之阳所在;死,生之阴所在。阴阳相依,无休无止。”

    剑如蛟面色带笑,手中长剑轻舞,新领悟而来的生死圆轮灵巧的跟着他的剑尖晃动。如一张网,轻盈的将朝他激射而来的五柄金色小剑悉数罩了进去。每当它们想要穿破这道圆轮,圆轮上的黑白小鱼就会轻轻的晃晃“小尾巴”激起一道清晰可见的黑白涟漪,将金色小剑重重的拍回去。

    这是剑如蛟第一次全力运使自己新领悟的生死圆轮。最初不可避免的有些生涩,逐渐越来越流畅,越来越圆润。一炷香之后,五把金色小剑甚至连触碰到生死圆轮都办不到了,只能在生死圆轮给它们营造的一个充满了生死剑意的小范围里勉强翻腾。

    “嗡!”

    远处巨大的荒天剑发出一声响彻天地的剑鸣声。然后五柄已经被困住的金色小剑悉悉索索的满是不甘的融入了剑如蛟的额头。与此同时,一道明悟在剑如蛟的脑海里乍现。

    数月之后的今天,剑如蛟终于打破了禁锢自己的一分太极剑意志,成功成就二分剑意!

    “二分剑意程度的生死剑意只是我才领悟出来便已经踏碎了之前的屏障。等我慢慢将其完善之后必定更强!”

    从大荒天地当中退出。剑如蛟很是兴奋的持剑走到院子里一遍一遍的运势自己的秋之剑诀。同时穿插剑指“七绝”。他需要尽快适应生死剑意的提升并且将其融入到自己的法门当中。

    说起法门,剑如蛟至今未能勘破门道的只有那部旁门异术《观相术》。虽然他现在每日都会在打坐的时候将这部旁门异术上的莫名其妙的口诀默念两百遍。可得到的变化也仅仅是每次默念结束后感觉到自己的眼睛里会多一些什么东西。至于这些东西是什么剑如蛟从来没能弄明白,连感知里也找不到这些“东西”。而这些“东西”又有什么用剑如蛟也一无所知。只是靠着直觉认为坚持下去总会有量变引发质变的一天才坚持每日习练,认为到时候所有的问题应该就能明了。

    从迷雾澡泽回来后的第三十天。也是剑如蛟闭关的最后一天。他跟往常一样,在结束了日常的修行之后,以《观相术》的那段口诀作为结尾。却没想到,当他默念道第一百零一遍的时候,双眼莫名的一阵刺痛。这种刺痛深入骨髓,就像是有人拿着一根尖刺在他的眼球上不定的使劲戳。

    经历过几次生死之后,剑如蛟要比以前镇定太多了。承受能力更是远超从前。面对如此剧痛,他面色不变,甚至连心里默念的口诀都未曾停下。心头只有一个明悟:质变的时间应该是到了。

    这种明悟其实很难用语言来表达。也根本说不清楚来由。可偏偏却又让人很是笃定不会丝毫怀疑。

    眼球的刺痛感越来越强烈,剑如蛟的身躯开始微微的颤动。额头上的冷汗铺了一层。依旧还是没有中断那篇口诀。

    很快,当剑如蛟默念道第二百六十遍的时间,他紧闭的眼角开始往外渗血,顺着脸颊流成两道血痕。

    “嗤啦!”

    脑子里一道撕裂的声音陡然响起。一瞬间,剑如蛟似乎感觉自己的眼珠被人整个扣了出去。眼角的鲜血更是浸满整个眼眶。不过最难熬的时候已经过了。伴随着这道撕裂声,眼球上的痛苦开始慢慢的消散。一炷香之后,所有痛楚消失,只是双眼感觉一种奇异的温热。

    睁开双眼。剑如蛟惊奇的发现眼前的世界似乎跟之前不太一样了。可具体哪里不一样他却又说不上来。

    找来镜子,里面的自己出了满脸血污之外并没有什么变化。双眼看上去也跟以前一样。

    将心念往双眼集中,眼睛上再次出现之前的那种温热感。然后他就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头顶上似乎隐隐约约的漂浮着一片淡淡的灰色气雾。收回心念,气雾就顷刻消失。再次将心念集中双眼,气雾又跟着出现。旋即心头一震,脸上立马有了笑容。

    “这应该就是法门上所说的“气”了。只不过我头上的气怎么不黑不白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