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132章 第十日
    张渊看到剑如蛟三人出现在自己视野里的时候心里便知道今天凶多吉少了。不用猜,也知道之前说要去便道查探的刘硕怕是不可能再回来了。

    “剑无悔,别的话就不多说了。到了这个地步,也就做过一场罢了。动手吧!”

    剑无悔也拔出长剑,并且制止了准备上去一同围攻的醉金刚和剑如蛟。张渊跟他算朋友,以前。现在做不了朋友了,他却还是想跟这位曾经的朋友道个别,用剑和血的方式。

    “出剑吧,以前你就从没赢过我。自从你我都踏入了引气境之后我们还未交过手。这次就直接分个生死吧。”

    张渊闻言哈哈一笑,似乎很是畅快。不再多言,提剑就飞身而上跟剑无悔战到了一起。

    醉金刚和剑如蛟站在边上,眼睛死死的盯着场中两人,一旦剑无悔出现危险他们自然不会真就袖手旁观。

    “瞧瞧吧,这就是引气境初期的一对一生死搏杀,你上次不是说没见过吗?不过你觉得谁的赢面大一些?”

    “自然是剑无悔大哥。张渊已知自己必死,能选的不过是死在昔日的同伴手里还是回去被邢堂虐死,如果换成你你会如何选?”

    醉金刚撇撇嘴,说:“你的意思是张渊很可能会主动求死?”

    “他必死。不过就看咱们能不能从他的嘴里问到点什么。”

    两人不再说话,看着场中的激斗。说实话,单是两人激起的天地元气就不是开脉境的修士能够达到的程度。倒不是说有多庞大,而是质的区别。凝练程度、运转速度、灵巧度、威能,都比开脉境的修士强出一大截。也就是说同等数量的天地元气,引气境的修士使出来和开脉境的修士使出来简直就是两个概念。难怪醉金刚虽为开脉境巅峰,可也在刘硕的手上走不过五息。而剑如蛟也是全仗着自己的海量元气以及生死剑意才能突破这种大境界的压制。

    结果跟剑如蛟预料的一样。张渊放开手脚全然不顾的跟剑无悔大战了一炷香之后被剑无悔抓住破绽,一剑削掉了一条腿。败局已定。

    “说吧,是谁在指使你?你现在不说到了邢堂你还是要说的。”剑无悔收剑,一脸凝重的看着倒在地上却依旧笑意满面的张渊说道。

    “邢堂?算了吧,那地方我可不去。”

    感觉到了什么的剑如蛟冲了上去,一把按住突然脸色发青的张渊,皱着眉,从对方的手里掰出来一根寸长的黑色小刺。这东西是毒刺树上的毒刺。救不了了。

    “呵呵,反正也是死,我就给自己找了一个舒服点的死法。咳咳,还别说,这毒刺树真,真的给劲儿。嘿,剑如蛟,出去,小心,剑严,老匹夫吧……”

    死了。即便最后张渊道出了“剑严”的名字,可却没有任何用处。所谓的死无对证就是如此。空口白牙的想要扳倒剑家的大长老无异于痴人说梦,没半点可能。

    “现在该怎么办?”醉金刚有些郁闷的嗡声道。他也知道张渊一死,揪出幕后的那人已经不太可能了。

    “还能怎么办?该干什么咱们就干什么,就当这次迷雾沼泽里的事儿什么也没发生。”剑如蛟将张渊身上的东西收出来递给了剑无悔。一边回答。

    “怎么能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最起码这事儿得告诉家主知道吧?”

    “家主那边我会去说的,本来按照惯例我都要去家主哪里汇报情况的。你跟剑如蛟最好都别有多余的动作。后面的事家主自然会有考量。走吧。这里的事情了了。趁着还有一天的时间咱们也采些灵草回去。这一次想必剑家应该稳拿第一了。用不着给白山郡官府上税,那咱们也能多分些好处。”

    事情到了这里也就不是他们三人可以继续深究的了,至少目前为止他们没有这份实力。压下去不去想,转身就朝澡泽的深处掠去。

    一日后,四方势力还活着的子弟纷纷从澡泽里钻了出来。陆陆续续的走出便道尽头的封阵出口。

    白山郡宫的人很齐,除了一些子弟身上的长衫有些污迹外整个队伍看上去甚至悠闲。之前的那个女孩依旧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

    “大师兄,这就算完了?不是吧?说好的凶险异常还有血腥杀戮呢?怎么一次也没见到啊?”

    大师兄很是无语。无奈回道:“小祖宗,你不看看你穿的是什么衣服,明知道咱们是白山郡宫的人还会有人朝咱们动手吗?师傅他老人家让你跟进来不是要你跟人厮杀的,是要你见识见识这迷雾沼泽的神异和险要,长长见识罢了。”

    女孩嘟着嘴,对自家师兄的说辞很是不满意。进来十天,也就头几日还有些新鲜感,之后她都快没无聊死了。根本没她之前以为的热闹可看。

    大师兄微微一笑,自家师妹什么德行他自然晓得。眼睛左右看了看,然后又道:“师妹,你看那边。”

    女孩闻言看去,是一队黑色衣袍的修士,她记得,黑衣是司徒家的人。不过看上去司徒家的人模样可有点太惨了些。稀稀拉拉的队伍只有二十几人了。而且每个人都是一脸疲惫,好些人身上还带着伤。

    “师妹,司徒家当时进来的时候足足六十三人。你数数,现在他们还剩多少人?”

    “还剩二十九人!其余的人呢?”女孩有些不敢相信。

    “其余的人?自然是死了。超过一半的死亡率啊,小师妹,你还觉得这里简单吗?”

    两人正说这话,又一队人徐徐走了过来。一身红衣,王家的人。

    “嘿,王家这次活下来的人不多啊,三十人!死了二十八人?不对!怎么王元峰和刘硕这两个带队的人都不见了?”

    最后姗姗来迟的是剑家的队伍。进去的时候六十四人,现在还剩五十四人。四方势力里依旧人数最多。

    女孩的脸色不是太好,似乎是被这突如其来血腥的结果给吓到了。她很聪明,很快就想明白如果自己不是白山郡宫的一员,或许她也会向其余三家那些消失的子弟一样永远的躺在这片澡泽里。

    大师兄拍了拍女孩的肩膀,宽慰道:“好了师妹,世界本就是这么残酷,你看到了却不一定要换到他们的角度去想。因为你是白山郡宫的人,你生来就比他们高贵。他们需要靠杀戮来为自己争夺机会,你不需要,你只要安安静静的跟着师傅修行就好了,要不了多久,这些人连仰望你的资格都没有。”

    大师兄说着话,眼神却有意无意的在剑家走在最前头的剑无悔身上掠过。眼神里深深的疑虑。

    “剑无悔怎么还活着?王家和司徒家都失手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