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105章 异变突起
    为了掩人耳目,剑如蛟白天就待在山林间不出去。后半夜才会牵着仓晨赶路。好在已经进入了宛城地界,距离双凤镇已经不远了。

    三天后,昼伏夜出的剑如蛟拖着棺材到了一处官道边的林子里。

    “你不会告诉我这就算到地方了吧?”剑如蛟有些疑惑,这处林子可不是什么僻静所在,边上就是官道,离林子最多十里地就是双凤镇。人来人往的也能发生夺宝杀人的桥段?

    “我重伤,逃遁至此,假死脱身,他,他们当即,厮杀。晚上,没人,发现。”

    剑如蛟没再纠结这事儿,旋即问道:“好了,地方也到了,你所说的那藏了丹诀的阵法隐蔽在哪里?”

    “先,给,我,血气。”

    路上的时候,棺材里的女人就提了要求。她可以帮剑如蛟拿到丹诀,但是作为回报,剑如蛟要给她一定量的血气恢复伤势。对此,剑如蛟心里一直悬而未决。他不确定一旦让对方吸了血气会不会出现变故。要知道这女人说她之前可是引气境巅峰修为,不用完全恢复,只要恢复三四成便能捏死他了。而且吸取血气的手段相当邪性,剑如蛟不认为这女人会是个知恩图报的好人。

    “让你从仓晨身上吸取一炷香时间的血气。”

    “成交。”

    本来已经做好讨价还价准备的剑如蛟没想到对方这么爽快。心里暗觉不妙。

    “我改变主意了,只能半柱香,你爱要不要,不行就算了。我再找个水沟把你倒了便是。”

    “你!”估计是被剑如蛟的厚脸皮和无耻给气到了。沉默了好久,才道:“好吧。你往,前面走,十步。那,阵法,就在,地上。”

    剑如蛟依言往前走了十步。然后蹲在地上查看,除了草就是泥,伸手摸索了一番什么都没有发现。

    “你确定是这里?”

    “运转,你,的,天地元气,搓成细丝,攻击,你左脚边,三寸的地方。”

    当剑如蛟按照所言将自己的天地元气搓成细丝,然后扎向自己脚边三寸的地方,突然一道白色的光华凭空出现,一块巴掌大小的如盒子一样的光罩诡异的出现在他之前检查过的地面上。透过光罩能依稀的看到里面有一本线装的书册。

    “然后呢?”见到了东西,剑如蛟自然不会冒失的去碰那阵法,扭头朝棺材问道。

    “你,往,右移,一步。同样,手法,攻击身,前,五寸的地,面。”

    “咔嚓!”一声脆响,那光罩逐渐黯淡下去,似乎正在消失。就在彻底不见的瞬间,剑如蛟却发现,光罩上隐隐约约的似乎显现了一个“剑”字。

    “好了。阵法,解开了。我的血气,给我。”

    “等等,等等。我刚才看到那上面出现了一个“剑”字。那是什么意思?”

    “字?那是,阵法师留下,的,签名。”

    “签名?那就是说这阵法师姓剑,或者他的名字里有“剑”字?”

    “应该,如此。”

    剑如蛟不知为何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似乎这个“剑”字跟自己有什么关联。

    “给,我,血气。”

    “知道,知道了。等我问完了就给你。你之前说你假死,而那两个内讧的修士根本没有察觉。那你是否知晓这两人的名字?”

    棺材里的女人又是一阵沉默,似乎在回忆。好一会儿才道:“死的那个,不知道,杀人,的那个,似乎姓王,叫,王德义。”

    剑如蛟神色一怔。深深了吸了口气。心里的疑惑算是解开了。王德义,不正是跟剑石老头一起去剿灭黑石堡的那个王家高手吗?跟王德义在一起又极可能姓剑的人,除了剑石老头,剑如蛟实在想不出还有别的可能。如棺材中的女人所言,剑石并不是遭了什么伏击,而是遭了暗算,暗算他的人就是这王德义!而外面说的王德义身受重伤,说不定那些伤都是假的或者是他为了掩剑家人的耳目自己弄出来的。

    知道了杀死剑石老头的凶手,剑如蛟却没怎么激动。剑石老头对他有恩,这仇他得帮剑石老头报了。但是却只能徐徐图之,不能让第三人知晓。因为他得知这个秘密的过程又牵扯到了他自己的秘密,不论是手里的丹诀还是棺材里的女人,他都不愿让别人知道。

    拿起地上的书册,意外的有分量。其材质绝不是普通的纸张或者兽皮。书面上写着三个字:荒丹诀。

    “我,的,血气!”

    剑如蛟收好丹诀。一脸漠然的看着身后的棺材。说实话,他不想兑现承诺。丹诀都到手了岂会再留下一个诡异的女人?

    “你,想,反悔?杀了我,你,打不开,丹诀的。”

    打不开丹诀?剑如蛟眉头微皱,拿出书册,结果不论他怎么弄,那书册就跟一个整体一般连一页都翻不开。能看的也就书皮上的三个字而已。当即脸色就青了。

    “给我,血气,我教你,怎么打,开它。”

    心里挣扎一番,最后剑如蛟还是忍不了“望宝空流泪”的尴尬。牵过仓晨,抱着手,心里默算时间,绝不让对方多吸一秒钟。

    半柱香的时间也就十五分钟左右。剑如蛟根据之前的判断,这点时间应该是安全的。没见之前对方连着吸了几个小时也没怎么恢复吗?

    可是很多事情并不会都像你想象的那样。

    刚开始的五分钟还好,仓晨也就是双腿打颤一身虚汗而已。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从仓晨身上飘了出来。甚至等剑如蛟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那些血腥味已经成了一团淡红色的血雾,肉眼可见的渗进棺材里。

    “不好!”剑如蛟拔剑,且是全力出手,一剑斩下,一道黑白相间的巨大剑气带着摧枯拉朽的气势撞向棺材。

    “嘭!”一声炸响过后,棺材连同车架一起四分五裂碎成碎片四散开去。不过在翻飞碎木片当中却诡异的多了一道站立的身影。同时一股恶臭也随之弥漫开来。

    “昂!”苍茫突然发出一声惨叫,四条粗腿玩命的蹬地似乎想要逃离。可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却死死的扯着它不能动弹分毫。一股股越来越浓郁的血雾从它身上腾起迅速的没入那道恶臭的身影当中。

    “生死圆轮!”

    剑如蛟心里大骇,同时一道生死圆轮就打了过去。没想到仅仅十五分钟不到这诡异的女人居然就已经能站起来了,并且无视他之前的剑气!

    “剑意?有点意思。”恶臭的身影轻声说道。然后单手一挥,一道气劲旋即脱手,撞向袭来的生死圆轮。一接触居然以碾压之势瞬间将其撞得崩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