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97章 诛尽
    剑如蛟身上的淡黄光罩,细看之下宛如一股股金黄颗粒在其上流动。看似薄薄的一层却始终坚如磐石,兵刃斩不进分毫。

    束手旁观的白衣青年文昌,双目紧皱,嘴里惊异的道:“这是,护体法门?!”

    剑如蛟自然不可能没发现身后的突袭。可他不在乎,流沙罡体诀他已经略有小成,用此人来试试效果本就是他想好的。

    剑芒萧瑟,一片秋意浓浓的元气幻象笼罩了方圆足足数十丈方圆。两道生死圆轮势不可挡的蛮横碾压,所有阻挡它们的剑势都在瞬间被泯灭。

    可怕的不单单是那诡异的生死圆轮,还有剑如蛟长剑上传来的恐怖力道。

    “这不可能!他不是只有开脉中期吗?就算是中期巅峰也不可能有这种力道吧?!”

    “他,他不是开脉中期,是后期!”

    被生死圆轮扯住身形惊恐的两人,顾不得风度破口大叫,他们的剑势虽强可也仅仅比之前的李凤鸣强上一线而已,面对生死圆轮的暴力挤压根本做不到抵抗。剑势被灭,身形不又被扯住不能动弹,心里一下慌了神。李凤鸣的无头尸体可就在他们边上躺着。

    “文昌兄救我!”

    话音刚起,一道似乎划破苍穹的的剑光陡然穿过黑白的生死圆轮猛然乍现,凌厉无匹的气息从剑上汹涌而出,无视所有,划出一道圆弧,掀起一股血腥。

    “噗呲!”

    人头飞起,鲜血喷涌。剑如蛟再杀一人!

    旁观的文昌也不再淡定了。先前的从容似乎也被一脸警惕所替代。长刀出鞘,跃升而起,一刀力劈华山般气势强绝的朝着剑如蛟当头劈下!

    “生死圆轮,合!”

    剑如蛟不见慌乱,手中长剑轻轻一挑,那道碾压死对手的生死圆轮便调转方向,居然如面团一般融进了另一道生死圆轮里面。两者合一,不但声势打了好几倍,体积更是暴增。由原本的三米方圆涨到足足七米方圆!像一面偌大的墙,蛮横的跨越在剑如蛟身前。不但挡住了文昌那当头一刀,甚至将之前便已经险死还生的另一人彻底罩在了生死圆轮当中。

    “不!我不想死!饶了......”

    “噗呲!”

    秋叶剑再次如毒蛇般吞吐而出,一道圆弧过后,又一颗脑袋掀飞,喷出的鲜血在剑气的搅动下溅得乱飞,如下血雨。

    背后那被剑如蛟的护体法门挡住的那人心神巨震,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伴一个又一个被掀飞脑袋,变成残尸,心里一股无法挟制的恐惧让他浑身颤抖。一个恐怖的念头从脑子里钻了出来:死了,都要死。文昌也救不了我!跑,赶紧跑!

    “啊!我不要死,我不要死!”惊恐的转身便跑,似乎多留下片刻都会一如死掉的那几人那般会没了脑袋。

    “想跑?晚了!”

    剑如蛟脚下一跺,地面爆出一声炸响,身形如箭,两个呼吸不到便追了上来。长剑轻轻一划,生死剑意轻易扯断对方慌乱间构建的防御剑势,从脖颈间一闪而过。

    “噗呲!”

    第四人,人头落地!

    被生死圆轮困住的文昌双目欲裂,他没到自己带出来的四人居然都死了,就死在他的眼前。那一道瘦小的身影浑身浴血,长剑斜指,浑身杀意凌冽,像一个屠夫!那看向他的眼神更是杀心毕露,还带着浓浓的嘲讽。似乎在说:杀你们就像杀狗。

    “剑如蛟!你怎敢杀了他们!杀了四个精英阁的弟子,你就不怕被刑堂追索!”

    剑如蛟嘿嘿一笑,杀都杀了,还怕什么刑堂?就许你们设伏杀老子,老子就杀不得你们?笑话!

    “你说错了,不是四个,是五个!”

    没了干扰,剑如蛟现在腾出手来,长剑直指,眼前的文昌也必须死!

    相比起之前的四人,这文昌的实力要强上许多。不过剑如蛟确定对方依旧还是开脉境后期,应该是开的先天血脉较多,快到后期巅峰罢了。

    秋之剑诀的元气幻象猛的一收,笼罩的范围一下控制在十米之内。看似小了,可秋意却变得更加浓郁。

    那一片片打着旋往下飘落的落叶,那一个个盘结在地上枯黄的野草,那凭空挂在一颗悬空的枯树上的果子,一如冬天临近般的万物萧条景象。凄美而又虚幻。

    文昌不敢大意,周围的这片幻象让他浑身汗毛直立,一道道无边无际的杀意似乎填满了他所在的这片每一分空间。那落叶,那野草,那树,那果实,似乎都是危机所在,稍有不慎便会万劫不复!

    “你不是开脉境中期,你是后期!不过,后期也分强弱的!你杀得了李凤鸣四人却杀不了我!”文昌大喝一声,手里长刀不断格挡,连连挡下剑如蛟鬼魅的三次突袭。

    “长河落日!”

    又是一门四品法诀,而且还是刀诀!

    只见一条星河直挂,点点繁星如匹练一般从上刷过,所过之处,不论落叶还是枯草都纷纷碎裂,仅仅一瞬间便将剑如蛟经营起来的秋意幻象绞得七零八落。

    “看到了吧剑如蛟,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差距!你杀了李凤鸣他们,但在我眼里依旧只是一只蝼蚁!死吧!”

    长刀似乎无所匹敌,居然直直的斩开了剑如蛟合并的那道巨大的生死圆轮,速度快比闪电,直要将刀下的剑如蛟劈成两半!

    “噹!”刀剑相交,四溅的气劲如狂风肆掠,方圆十米之内寸草皆无!

    文昌感觉到剑如蛟长剑上强大的抵抗力道,不过比起他来,似乎还差了一点。当下狞笑道:“小畜生,这点力道也想活命?该结束了,你还是去死吧!”

    突然,剑如蛟诡异的笑了,长剑上的力道猛增,不过不是往外而是往内,一股强横的吸扯力牢牢的粘住了文昌的长刀。与此同时,那道本该被文昌劈开的生死圆轮也没有消散,反而迅速合拢,牢牢的罩在文昌身后,如一堵墙,把他死死的顶住,退不得分毫。

    “要不是怕你跑了不好擒拿,你以为你能近得了我身?你说得不错,是该结束了。”

    身形被控住,进退不得的文昌此时才惊觉自己中了套。只见剑如蛟抬起左手,捏成剑指,一道似生似死的诡异力量在指尖疯狂聚集。然后一指朝他眉心点来!

    “不!你不能杀我,我师父是大长老剑严,你不能......”

    “嘭!”

    狂暴的生死剑意发于指,点中的瞬间便扯碎了文昌的脑袋,轰然化成一片血雾!

    剑如蛟一脚踢开尸体,抹了一把溅了一脸的红白之物。嘀咕道:“剑严的儿子老子都杀得,你又有什么杀不得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