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82章 三山坊市 7
    琴仙子三个字一出,整个红月楼就炸了锅了。就连醉金刚都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脸期待的仰头张望,似乎在寻那所谓的“琴仙子”。

    剑如蛟看了周围的场面,有些莫名其妙。心道:什么琴仙子?怎么这些人激动成这样?

    扭头问身边同样激动得小脸通红的红燕:“琴仙子是谁啊?”

    红燕闻言,以一种很夸张的语气的表情看着剑如蛟,然后反问道:“小爷,你居然不知道琴仙子?!”

    剑如蛟无语。他才到这个世界一年多,而且大部分时间都在与世隔绝的田屋种田。哪知道谁是琴仙子?

    “不知。给我说说。”

    “小爷。琴仙子可是了不得的人物。她是重山帝国内琴道第一大家。而且还是重山帝国天骄榜第四的人物。风华绝代当然令所有人仰慕!”

    “琴道?你是说这琴仙子是修士?”

    “当然是修士啊,而且还是重山帝国第一花魁呢!呵呵,小爷运气真好,第一次来红月楼就能碰上琴仙子亲临。等会儿小爷可要好生看看,您一定会为琴仙子所倾倒的!嘻嘻。”

    剑如蛟听明白了。这所谓的琴仙子应该也是一个妓子,只不过更为高级,花魁嘛,而且还是重山帝国范围内选出来的第一花魁,地位自然非比寻常。模样估计没的说,加上之前的曲子,难怪场上这些人不论男女都切切期盼激动万分。

    不过剑如蛟却没什么感觉。这就好比地球上的那些大明星。星光璀璨,众多粉丝追捧。可也有淡然视之的人存在。这种事上辈子就见多了。

    “不错!方才那首《醉人怜》正是出自琴仙子之手!鄙楼有幸迎来琴仙子大驾,今日便重开“金林斗”,为琴仙子募集上好诗词以作佳曲。不知诸位可愿捧场?”

    “能为琴仙子效劳自是我辈荣幸!”

    “不知琴仙子喜欢何种风格的诗词,在下必当竭尽全力。”

    什么地方都不缺这种自以为是捧人臭脚的存在。也不知道那还未露面的琴仙子能不能看上他们的那些“打油诗”。

    一阵喧哗之后,一个个自负“诗才不凡”的雅士纷纷从各自的楼上雅间里冒了出来,目光灼灼的自上而下看着一楼大厅内临时搭建的台子。

    “醉金刚大爷,你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了,不至于激动成这样吧?淡定点行不行?不嫌丢人啊?”剑如蛟实在是有些受不了醉金刚那一副翘首以盼的样子。你就算激动得心脏病发了,人家琴仙子能认得你?搞不懂。

    醉金刚舔了舔嘴皮子,一脸不屑的看了剑如蛟一眼,道:“小子,大爷我可是看过琴仙子的画像的,那叫一个勾魂啊。你小子等会儿见了就知道大爷我激动啥了。现在跟你说了你也不懂。”

    正要反驳,就听一声钟鸣,然后一道白色的身影从大厅上方徐徐落下,一系白裙,红色长发,薄薄的面纱遮面,下面的绝美容颜若隐若现,一双秀媚的眸子似乎含笑,双脚踏上舞台的同时微微对着下面行了一礼。道:“小女子琴雨师这厢有礼了。”

    剑如蛟目力本就强于常人,加上距离舞台并不远,看得清清楚楚。自那琴雨师现身的一瞬间,他就没来由的一愣,然后看着那素白的身影微微出神。似乎这世间的所有都被眼前的倩影压下了颜色,令人止不住心生爱慕。

    “世上怎么会有如此人儿?!”剑如蛟心里悠悠叹道。那白裙素雅,可却挡不住下面凹凸有致的玲珑胴体,饶是剑如蛟阅片无数也止不住在心里无限遐想。特别提那双含春且娇媚的眸子,看一眼就差点把魂儿都扯了进去。

    什么叫做“回眸一笑百媚生,三千粉黛无颜色”剑如蛟算是体会到了。难怪粗陋的醉金刚会因为一幅画而对一个女人的到来如此兴奋。

    “嗡!”

    脑中突然一道剑鸣。震得剑如蛟浑身一颤,接着一股寒意直冲四肢百骸,一如被当头浇下一盆冰水。

    一个恍惚过后,剑如蛟还在诧异为何体内的金色小剑会突然给自己来这么一下。不过念头刚起,却一下冷汗直流。心道“厉害”。

    跟之前的那一段琴声一样。让剑如蛟陷入痴迷的绝对不是因为琴雨师的妙曼身材又或者绝世美颜。而是一种剑如蛟没听说过的修士手段!对方或许是通过刚才的那一声问候,或者是那一双娇媚的眼睛来施展手段的,剑如蛟不确定。但他在金色小剑的警醒下回了神,他现在肯定之前自己是着了道的。

    清醒之后的剑如蛟尽量让自己的表情跟之前保持一致,不想被人发现。枪打出头鸟,他可不想被盯上。会如此诡异手段的人,明显不是现在的他能应付的。

    人还是那个人,站在舞台上依旧给人一种风华绝代,世间尤物的感觉。但是剑如蛟现在却没有之前的那种似乎魂儿都沉迷进去的感觉了,心态淡定。

    “这女人到底想要干什么?对着所有人的施展如此鬼魅手段,难道她就这么自信不会被人察觉引来祸事吗?”

    剑如蛟觉得这女人实在诡异。担心待下去会有变故。自己细胳膊细腿的可经不起折腾。想着如何溜走才不引起别人的注意。当然,要是可能的话他还想把已经成了花_痴的醉金刚也一同带走。

    舞台上。琴雨师又道:“雨师游离各地向天下雅士求词以作曲。可惜雨师福薄,至今还未能求到如意的诗词。如今初到贵宝地,望诸位雅士助雨师一臂之力完成心中夙愿。作为答谢,雨师愿献歌一首搏诸位一笑。”

    这话说得情真意切,楚楚可怜。可剑如蛟一想到之前自己在哪所谓的金林玉壁上看到的“诗词”心里就止不住的暗笑:“这娘们儿怕是要失望了。就这些人的水平能写出什么诗来?”

    “不知琴仙子所求有何限制?在下云中鹤愿先诸位一试!”

    话音落下的同时,一道身影从二楼的一间包厢中纵身而出,稳稳的落在舞台的正下方,潇洒的朝台上的琴雨师拱了拱手,引来周围一阵叫好。

    听周围的声音似乎这云中鹤还颇有些名声。剑如蛟心里好奇,扭头朝双目放光的红燕问道:“这云中鹤什么来头?”

    不待红燕答话,边上的醉金刚抢过话头说:“他是司徒家的刑堂堂主,引气境中期强者。同时在白山郡的雅士圈子里有个“云中诗”的雅号。是红月楼的常客。”

    剑如蛟疑惑的看着如数家珍的醉金刚,问:“你怎么知道他是这里的常客?”

    醉金刚哈哈大笑:“因为大爷我也是这里的常客啊。不过仅限于这一楼大厅罢了。反正我每次来这里,那狗曰的云中鹤都在。”

    两人闲扯之际,台上的琴雨师对着云中鹤微微欠了欠身,温婉道:“小女子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只要是好诗词就行,如果能细腻一些那就更好了。”言下之意就是说必须是好诗,而且太豪放或者太男儿气概的诗词就算了。

    云中鹤稍稍沉思,便道:“琴仙子稍待,在下正有一诗或许能入仙子法眼。来人,笔墨伺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