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76章 三山坊市
    一路上走来,剑如蛟再次见识到了醉金刚身上的“万人嫌”气质。不论走到哪里,不论碰到什么人,只要看到醉金刚来了,尽都扭头便走,那场面就跟餐馆里进了粪桶没两样。

    醉金刚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鼻孔朝天,背着手,一步三摇,很是得意。

    不消剑如蛟问,醉金刚自己就自鸣得意的说:“瞧见没?精英阁里,一大半的弟子都被大爷我揍过。他们是被揍服气了,现在看见我就躲,没一点胆气。不过,这样一来倒也显得大爷我威风八面。”

    面对一个脑回路跟正常人明显不同的家伙,剑如蛟能做的只有闭紧自己的嘴巴。

    出了剑家大门,醉金刚就去边上的马行要了两匹快马。马行是剑家的产业,对外经营得不多,一般都是剑家子弟自己在使用。费用不贵,而且精英阁的弟子还能更便宜。当然,这是对于修士而言才便宜,寻常老百姓可花费不起。

    虽然也被叫作“马”可却跟地球上的马不一样。体型大了一圈不说,模样也大相径庭。倒是跟地球上的驯鹿有些像。

    “什么?你不会骑马?!”

    剑如蛟耸耸肩,无奈的说:“不会骑马很奇怪吗?我连见都是第一次见呢。”骑马这种高端的东西剑如蛟两世为人也是没玩儿过的。

    醉金刚无奈,只得给剑如蛟讲了讲如何操作。然后道:“这些马性子都温顺,只要记住我给你说的方法,以你的身手很快就能掌握。走吧,咱们先骑慢一点,你适应适应。”

    说实话,骑马真不是什么简单事儿。特别是要骑着跑就更难。很考验身体的协调性和平衡。不过好在剑如蛟现在是名修士,肉身各方面都远强于普通人,上马之后稍微试了试便摸清楚了门道,再跟着醉金刚跑了几步心里便有底了。

    “怎样?简单吧?那咱们现在加速吧,坊市离这里可有些远。”

    剑如蛟点头。两人一前一后飞快的出了剑家庄子,沿着一条官道飞驰而去。

    全力奔跑的速度极快,剑如蛟估计这马的脚力得有六七十公里每小时了。而且耐力好得出奇,连着跑了三个小时都没见慢下来。

    “前面就是坊市了!走,先去找地方把马寄养起来。”

    剑如蛟闻言下马。牵着马跟在醉金刚的身后。前面大概一百米左右是一个巨大的集市。远远看去能看到一幢幢二三十米高的建筑。人声鼎沸,进进出出的人多如牛毛,好不热闹。

    这里没有之前剑如蛟想象的那种城墙,全开放,四面八方都可以进出。

    来到这个世界一年多了,剑如蛟还是第一次在同一个地方看到这么多人。就跟地球上的某些热门景区差不多,人头攒动,吆喝声、讨价声、甚至喝骂声此起彼伏。小摊贩、门店伙计就在道路两边站在,向来往的所有人介绍自家的东西。

    这里有酒楼,有典当行,有兵器铺,有杂货店,甚至连赌坊和青楼都有。还别说,青楼的花窗里时不时的露个笑脸还挺勾人,剑如蛟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引来醉金刚一阵嘲弄。

    “就这里了。对了,出门的时候让你带钱你带了多少?”

    剑如蛟抬头一看,醉金刚带着他停在了一家酒楼跟前。酒楼上挂着一块牌匾,上书“满月楼”三字。顺着敞开的大门可以看到里面已经宾客满座,生意极其火爆。阵阵诱人的香气从里面飘出,让人食指大动。

    “干嘛?”

    醉金刚人见人厌不是没原因的,剑如蛟初来乍到虽然还不清楚,但也不是傻子,自然要防着点。

    “哎呀,你这什么眼神?我还能骗你钱不成?之前不是说了带你来见识见识比你那玉清子酒更好的灵酒吗?这里,满月楼就有。不过这里面的消费可不低,我担心你吃不起。”

    剑如蛟好奇问道:“担心我吃不起?你带我来的不是该你请客吗?”

    醉金刚撇撇嘴,直言:“我穷,哪有钱请你啊?”

    “你?还穷?你骗谁呢?”剑如蛟可不信醉金刚没钱。这货实力霸道,为人奸猾,想要弄钱还不容易?

    “我的钱都用来买肉吃了。不信咱们进去看看你就知道了。”说着便拉着剑如蛟走进了满月楼。

    小二早就看到门口的两人了,见他们进来连忙迎了上来。

    醉金刚对小二指了指门外的两匹马,说:“把我们的马照料好,再找个两人坐的位置。”

    小二也机灵,立马招呼马夫把两人的马牵走,然后领着两人到了二楼一处靠窗的位置。正好两个座位。点头哈腰的接过醉金刚递给他的一两碎银,连连道谢。

    落了座,醉金刚指着墙上挂着的一排小木牌子,说:“你自己看看吧,摸摸兜里的钱自己点。我可没钱请你。”

    剑如蛟闻言朝墙上看去。“清蒸石斑兽,五百金?白切地蠕虫,七百金?香辣裂地牛六百五十金?醉凡尘一壶两千金?!……”

    本以为自己怀里的三千金已经算是大款了,现在才发现,三千金在这里也就只够要一壶酒,再点一份肉菜而已。

    寻常人家五十文钱就能生活一月。而在这满月楼里三千金却只够一顿饭钱。两者差距根本没道理好讲。

    “现在知道老子的钱都到哪里去了吧?生活不易啊,为了吃点饱含血气的兽肉,大爷的家底早就收刮干净了。”

    “饱含血气的兽肉”?这什么意思?

    剑如蛟心里好奇,连忙问道。

    醉金刚嘿嘿一笑,指了指墙上的牌子,说:“想知道?请大爷吃一份白切地蠕虫,大爷就给你讲。怎么样?”

    剑如蛟直翻白眼。抬了抬手,对边上的小二说:“来一壶普通的玉清子酒,然后来一份白切地蠕虫。记得,一副碗筷就够了。对面那位大爷他要吃什么他会自己点的。我和他各算各的账。”

    醉金刚张大了嘴,看着剑如蛟一副“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的表情。

    剑如蛟倒是无所谓。这里的酒菜这么贵,他又不是冤大头哪能轻易中醉金刚的套?你不说就算了,我自己点一份吃了不就清楚了吗?

    一壶酒,一碟白色的小菜很快就上了剑如蛟的桌子。尝了一口所谓“白切地蠕虫”,入口很脆,像水果多过肉类。入口香甜,满满的灵气如泉涌般散往四肢百骸。一口咽下之后,没等多久,一股温热的气流从胃部升起,体内转了一圈之后渐渐散去。可就是这不到一秒的时间,剑如蛟明显感觉自己的肉身强度似乎微微的往上涨了一丁点!

    这?这就是所谓的“血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