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71章 成就开脉中期
    剑如蛟前脚刚回到武仆院自己的那间石屋,门外便有人来找。都是武仆院里的武者。一个个满脸堆笑,拱手作揖,满嘴恭贺。还都没空着手,不过武者也拿不出什么好东西,一张张金票便是他们的贺礼。不收还不行,赖着不走。挤得小院满满当当的最后站不下人了。

    刚开始的时候剑如蛟还有些不知所措,后来就所无谓了。他们的来意不难想明白。这些人或认识或不认识,有一些甚至当初还跟他起过龌蹉。现在这些人一个个腆着脸,讨喜的话不要钱的往外喷。眼里甚是惶恐,生怕剑如蛟秋后算账。就差跪下来磕头保平安了。

    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做以德报怨。但一个个本来就没怎么放在心上的人,就算有过些龌蹉,现在看着那副战战兢兢且卑微的模样,让剑如蛟实在提不起收拾他们的心情。

    本想问问关于王三的消息。可一问三不知,都没听说过。问廖山塘呢?都说很久没有见到过廖山塘了,听说被其姐姐送出了剑家,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折腾了小半天,这些人才离开。剑如蛟也才有个休息的时候。

    “呵呵,如蛟老弟,现在可知道了出名的麻烦了吧?啧啧,这些人一个个看着穷光蛋似的没想到这么有钱?收了不少吧?”

    不用回头,剑如蛟就听得出这是孟查在说话。之前就看到这货远远的站在院子外没进来,笑眯眯的看好戏。

    “孟兄,别人都是带着金票来的,你不会是空着手吧?”

    孟查哈哈大笑,自顾自的进了屋子,大大咧咧的找了椅子坐下。浑不在意的说:“金票?没有没有!我连买点健体的草药都得掰着指头算,哪来的金票给你送礼啊?就带了一壶酒,意思意思也就行了。喝不喝?”

    剑如蛟微微一笑,接过孟查手里的酒,打开塞子,仰头就灌了一大口。

    孟查瞪着眼睛,一脸看好戏的看着满脸涨的通红的剑如蛟,笑道:“怎么样?好不好喝啊?”

    剑如蛟憋了好半天才重重的吐了口气。眼泪差点都被辣出来了。刚才打开塞子的时候闻着这酒也不怎么烈啊,感觉也就三十来度的样子。谁知到一到肚子里就翻了天。辛辣、醇香相互交织,然后猛的炸开。饶是他现在的修为也感觉一股酒气直冲脑门,险些一个踉跄。

    “好烈!好酒!”

    “哈哈哈!当然是好酒,这可是陈酿了足足五十年的玉清子酿。一口下去寻常武者就得睡三天,够劲儿吧?”孟查说着也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一只小酒杯,抬手就要去倒酒。

    “松开!这是你送我的酒,你也好意思讨要?门儿都没有!”剑如蛟实在是喜欢这酒的味道。而且一口酒里还有不少天地元气。不愧是灵食酿造,很是不凡。自然不愿意让孟查喝了去。

    孟查骂骂咧咧的把酒杯揣回了怀里。脸上笑意不减。剑如蛟收了酒,看样子很喜欢,这就算是达到目的了。他没送金票,送的酒,看来效果出奇的好。

    “什么时候走?”

    剑如蛟收好酒壶。回道:“明天吧。今天实在不想动了。”

    孟查点点头,满是羡慕的道:“精英阁那边的情况我也不了解,给不了你什么建议。反正你自己小心点。那边也不是什么太平的地方。”

    剑如蛟:“无所谓了。这世上本就没有什么太平的地儿。”

    “我也要走了。”

    “嗯?去哪儿?”

    “去北边。反正我跟剑家也是长工约。本来想着看看能不能在这儿赚点机缘。现在看来是没希望了。倒不如出去闯闯,就算以后不能成就修士,好歹也给自己赚一份身家不是?”

    “好!”

    两人又聊了一阵。孟查便起身走了。剑如蛟送他到了院子外才折返。

    “又一个算是朋友的人走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

    夜已深。

    剑如蛟收拾好自己的行礼。盘膝坐下。今天是进入大荒天地的日子。

    眼前一阵翻覆,下一刻便再次见到那片一望无际的荒芜天地,还有那柄直冲天际的巨大石剑山峰。

    “荒天。来吧。看看我的生死剑意能不能困住你的手段!”

    自从剑如蛟的太极剑意志成就一分剑意之后,他在剑之意志的领悟上就遇到了瓶颈。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什么进展。不过这一次他却是信心满满。因为他的太极剑意志有了新的感悟,并且还衍生出了更为强大的“生死剑意”。不但拥有之前太极剑剑意志的特性,还多了生和死之间的“极”之变化。

    “嗡!”

    荒天剑没废话,直接五把金色小剑就飞了出来,速度一如既往的极限,眨眼就已经到了剑如蛟身前。

    “生死圆轮!起!”

    跟荒天剑可没什么客气好讲。剑如蛟起手就是自己最强的剑之意志。手里的秋叶剑舞出一道道圆弧,汇集成一个直径三米的圆轮,圆轮上黑白分明,各自一方,相依存又不相容,缓缓转动。如墙又如笼,当头便罩向袭来的五把金色小剑。

    一息、两息、三息......足足二十息!才有一把金色小剑勉强突破他的生死圆轮,射入了他的额头。

    “哎!可惜了,就差一点!”

    被赶出大荒天地的剑如蛟不由的叹了口气。刚才他本以为自己能控住那五把金色小剑。可谁知最后一刻功亏一篑。的确有些可惜,但却也说明了他的生死剑意还不够完善,还有更进一步的空间。等到他真正完善了生死剑意的那一天,便是他成就二分剑意的时候。

    “接下来就是继续开脉了。大比结束,我也不用压着,直接看看还能唤醒多少先天血脉吧。”

    上次服下的一叶脉络草功效一直留存着。刚刚卡在十条先天血脉上。不敢多开,怕失去了大比资格。现在却是没了顾忌。

    一夜无话。当天边再次泛起亮光的时候,剑如蛟睁开了眼睛。一抹精光从他眼里一闪而逝。站起身来,浑身骨节啪啪爆响。一层如尘般的杂质从皮肤上剥落。衣服下面,全身肌肉阵阵鼓荡,引得身周的天地元气荡起一片涟漪。

    “呼!”一口浊气足足吐了半柱香时间,剑如蛟身上的异象才收敛起来。

    “昨夜直到脉络草的功效衰减,一共唤醒了六条先天血脉!现在我体内唤醒的先天血脉一共十六条。开脉中期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