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68章 落幕
    “家族校技,为何出手如此狠辣?今日念你修行不易略施惩戒,后如再犯定不轻饶!”

    好一副德高望重义正言辞的风范。剑如蛟听得差点没憋住爆了脏话。救你孙子就救你孙子吧,还顺手给老子来了一下,吐血了都!也不知道伤没伤到内府。

    不知怎么的,剑如蛟甚至看到剑严射向自己的眼神里暗含杀机。硬生生的压下心头怒火,脸上丝毫不敢表露出来免得授之以柄再给自己来一下可就受不了了。

    脸上装作一副诚恳的样子,费力从地上爬起来,对着剑严微微一躬,回道:“大长老教训得是,小子定当谨记。”

    心里却在暗想:“这剑严到底什么修为?速度居然快得看不清,几乎跟大荒天地里的那些金色小剑不相伯仲了。而且随意一击便能击溃我的生死剑意。不可能是开脉期,应该是引气期!”

    数道身影啪啪落下,本来很开阔的一号擂台顿时显得有些拥挤。其中六人站在剑严身后,另外五人站在剑如蛟身边,以剑啸天为首。

    剑钢检查了一下剑如蛟的伤势,松了口气朝剑啸天点了点头。示意剑如蛟并无大碍。

    剑啸天脸色这才好了些。刚才事出突然,他没能拦下剑严,心里怒意颇大。救人这一点剑啸天其实并没有什么意见,可救了人还顺手伤了剑如蛟这就有些过分了。明知道现在剑如蛟已经是他剑啸天的人了还如此这般,分明是不给他面子。

    “大长老倒是当真舔犊情深,不但将五品剑诀传授,还亲自己出手救其于危难。真是令人佩服。不过,大长老是不是该解释一下,为何救人之余还要出手伤了剑如蛟?”剑啸天当众就问了出来,也没有半点顾忌剑严脸面的意思。

    剑严拱了拱手,然后语气平淡的道:“我身为剑家大长老,出手训诫一个违反大比规则的剑家奴人又有什么不对的吗?家主请言明。”

    剑啸天:“剑家自有剑家的规矩。擂台上的情况交由裁判定夺。再则,剑如蛟即便出手过了些可也该由内府处置,何时大长老能代内府行使职权了?”

    剑严语塞。他之前也是心急,被剑如蛟的那一道生死圆轮吓到了,生怕自己仅剩的孙子受到伤害,情急之下才冲上擂台出手。再加上他一直对剑如蛟就颇有反感,加上心里的一些猜测,一时没有多想顺手拍了剑如蛟一掌。现在看起来,剑如蛟在剑啸天的心里重量比他想的更胜,居然不顾他的颜面直接拿起家主的架子训斥起了他。

    “家主欲如何?”剑严脸色淡定,看着剑啸天,一字一句的问道。

    剑啸天微微一笑,当着一众剑家子弟落了剑严的面子,这让他心情好了不少。不过却不易逼迫太甚。开口道:“只是想提醒一下大长老,剑家是有规矩的地方,希望下次一定记住。”

    这么一番训诫的语气,让剑严脸色铁青,胸口止不住的剧烈起伏。可却不敢在这种情况下跟剑啸天翻脸。生生咽下了这口恶气。

    见剑严不吭声了,剑啸天笑容满面。转身拍了拍剑如蛟的肩膀,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起身回了看台。这一届的大比也该落幕了。

    确定了十个擂台的擂主。剑钢大声宣布了名次,然后扬声道:“家族大比到此结束!”

    “嗡!”

    台下的剑家子弟们一下炸了开来。这一届大比给他们的震撼实在太强了。特别是最后一天的比斗,堪称记忆深刻。不但有剑家翘楚争相厮杀,更有四品、五品高等法门亮相,甚至还目睹了剑雄那威势绝伦的一剑!当然最让所有人惊叹不已的还是剑如蛟最后夺下第一的那一道黑白圆轮,惊艳、惊恐!当然了,大长老剑严被家主当众训斥的戏码也是喜闻乐见的。他们都是剑家的底层子弟,没那么多派系观念,心里是看不惯剑严出手干预比斗的行为。

    大比结束,前十名被剑钢领到了“问道殿”。大殿上剑家所有高层在座,气氛严肃。

    各自拜见之后,剑啸天开口:“你们都是剑家的得意子弟。这一次大比中你们技压群雄,夺下前十。相应奖励内府会在今明两天内送到你们手里。望你们再接再厉,努力修行,不负家族对你们的栽培。”

    “弟子谨记家主教诲!”

    剑啸天挥挥手,和颜悦色的又道:“好了,你们这些日子也累了,下去休息吧。剑如蛟留下。”

    其余的人纷纷退去。几人看向剑如蛟的眼神各异。有鼓励,有好奇,有黯然,也有怨毒。

    等其余子弟离开了。剑啸天才笑道:“剑如蛟,这是你第二次来问道殿了吧?可明白这问道二字有何寓意?”

    剑如蛟想了想回答:“回家主。小子以为,问道二字最关键在于“问”而不在于“道”。大道缥缈,玄而又玄,不可猜也不可测。而唯有“问”之一字在乎于人,“问”高山求稳,“问”溪流求连绵,“问”天地求长生,“问”星空求不朽。只有不断上下求索,问道求法于万物,才有可能他日大道可期。”

    这番话不是剑如蛟临时想的,而是他从自己摸索总结的。只不过第一次宣于口讲出来而已。他也不知道这种论调能不能被剑家的这些大佬所接受。

    大殿上的众人集体身心巨震。剑如蛟的这番话犹如洪钟大吕醒人心扉!问道殿的寓意他们自然知道,这是剑家先祖留下来让后人以为目标的箴言。其意思跟剑如蛟刚才所说相差无几,相比之下剑如蛟的话语更直白更朴实。一字一句居然都直指“问道”核心。这真是一个少年人自己领悟出来的道理吗?居然比起他们这些修行了如此多岁月的前人看得更透更远?

    不可思议!不可置信!当真是妖孽不可以常人测之!

    剑啸天下意识的耸动了一下喉结。问道:“这是你自己想的?”

    “是小子自己想的,望家主和诸位长老不要怪罪。”

    剑啸天摇摇头,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了。剑如蛟对“问道”二字的理解比他都要深,在场的还有谁能怪罪他?

    “留下你是想问问你可愿意择一师傅?在座的诸位长老都有意收你为徒,你自己怎么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