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67章 太极幻象
    轰!

    数丈长宛如匹练一般的剑气凭空席卷而来,空气立即被撕裂,刺耳的呼啸声犹如鬼嚎。当中一点寒芒快比闪电,眨眼间便越过十几米的距离照着剑如蛟的咽喉狠狠的点了过去。

    剑雄的实力有多强,现在这一刻已经展现无疑。根本不似之前跟剑雨音那般切磋的模样,一抬手便是致人死地的杀招!

    剑如蛟面无表情,眼神淡然,不管是之前的廖方舟还是墨白又或者现在的剑雄,他们的招式不管多快都不曾在他心里溅起波澜。比起大荒天地里的那些金色小剑,他们的速度也就那样罢了。根本逃不脱他的眼力。

    “狂妄!”剑雄持剑而来,却发现剑如蛟如此一副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视他为空气的神情,心里更加暴怒。刚才还想一剑削掉剑如蛟的脑袋。现在他改变主意了,加大了剑势上的天地元气威能,要一剑将剑如蛟轰杀成碎片!

    五米、三米、一米......剑光临体,剑如蛟手里的秋叶剑终于动了。依旧是那样看起来平平淡淡,不紧不慢,依旧毫无花俏也没有半分剑势,就这么一如他刺死墨白的那一剑一模一样。简简单单,就是一剑直刺。

    看似平淡无奇的一剑跟剑雄聚起浩大威势的一剑比起来判若云泥。可是身为当事人的剑雄,却在面对这一剑的时候浑身一颤,本能的感觉到了极大的生死威胁。似乎这一剑他根本无法阻挡!

    “不对!”

    感觉到了危机的剑雄,并没有像当初墨白那样不信邪的继续硬怼上去。他相信自己的直觉,虽然搞不明白为何剑如蛟那平平常常的一剑会让他感觉惊颤,可还是当机立断,剑锋一挽,身形朝着侧面爆闪,瞬息间便错开了将近两米的位置。

    刹那,一股似生似死的诡异力量突然爆炸开来,不但瞬间撕烂了剑雄布置出来的浩大剑势,甚至连同他周围的空间似乎都被这股力量所凝结。

    “嗤啦!”一声割裂之后,一抹猩红飞溅。

    剑雄骇然的看着一眼自己右臂,上面衣衫破碎,一条四寸长一寸深的口子正往外淌着鲜血。

    “那就是剑意吗?怎么会如此恐怖?!”

    先前的轻视在这一刻似乎显得尤为可笑。甚至心寒。

    就在那电光火石的一刻,剑雄明白自己算是逃过一劫。若不是他提前错开了身子,那一剑就不是割开他的胳膊了,而是他的胸膛!更恐怖的还是那种被凝结空间之后,身形被硬是拉扯着往剑上撞的感觉,不由的周身发冷。

    “难怪墨白避不开那一剑,难怪廖方舟也避不开那一剑。端的可怖可畏!”

    剑雄面色从未有过的凝重。残酷的现实让他不得不将剑如蛟重新放在跟他一样的高度上去打量。就算心里不屑对方的身份,可刚才那一剑也足以让他暂时收起心底的骄傲了。

    剑如蛟也有些意外。他自己觉自己将生死剑意隐藏得很好,却没想到剑雄居然能提前预知危险堪堪避开。难道说用的次数多了被察觉到了?

    “剑如蛟,不得不承认,你很强!不过,今天能站在这里的人必定是我!因为,在五品剑诀面前,你的剑意也只能被轻易碾压!”

    “五品剑诀,百剑流云!”

    话音刚落,一柄柄寒芒四射的宝剑凭空显现,如林般矗立在整片擂台之上。每柄剑上都似有似无的吞吐着点点剑气,镇压周围的空间,空气似乎在一瞬间便冰凉了好多!

    杀意、煞气、锐气!

    一种剑如蛟从未感受过的凌冽气势猛然升起,然后重重的压在了他的身上。在这股气势之下,似乎他真的成了一只毫不起眼的蝼蚁,顷刻间便会被这一柄柄长剑轰杀成渣一般。

    看台下,一片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呆呆的看着那一柄柄由五品剑诀幻象而生的百余把寒光长剑。完全没有想过这种威能骇然的剑诀会出现在仅是开脉初期修士对决的擂台上。

    剑家的大佬们纷纷皱眉。扭头看向稳坐如山的剑严。心里都颇有微词。不过却都没言语。毕竟五品剑诀想要施展可不容易。剑雄能使出来,也的确不负他剑术天才的名声。现在即便是最看好剑如蛟的剑晨和剑啸天也不禁摇了摇头,在五品剑诀之下,剑如蛟的剑意的确堪忧。

    “五品剑诀?真是财大气粗啊!那就让我试试,你是不是真的连生死都可以碾压!”

    “铿锵!”剑如蛟的长剑一挽,一股剑势陡然在剑上迸出,带着一道圆弧,毫无畏惧的跨越一柄柄剑诀幻象,径直斩向剑雄!

    “无知!”剑雄见剑如蛟居然还敢主动出剑,嘲笑一声,便不等自己的剑势升腾到最高点,抬剑往前一指,那一柄柄静立的剑诀幻象一如突然决堤的洪水,蜂拥而起,形成一道骇人听闻的巨大匹练,照着剑如蛟单薄的身形冲刷而去!

    “天地乃大,便有“太”,万物生变,则有“极”!太极生,而演成两仪。两仪者,生死尔,无限循环,周而复始,无所不容!”

    秋叶剑越舞越快,一道道圆弧竟然合而为一,在剑如蛟的身前凝聚出来一轮由落叶幻象形成的正圆!圆内分两色,一为白,一为黑,黑和白相互依存又不相容,在圆内徐徐转动,每转动一分,就有一股厚重且原始的气息从中飘散而出。这股气息如同黑夜里的烛火,一切敢于靠近的飞蛾都被瞬间焚灭。

    五品剑诀?也不过如此而已!

    剑雄从没想过自己的五品剑诀会如此不堪一击,只是一个接触便被那一轮恐怖的圆轮撞得稀烂。一柄柄威风凛凛杀气腾腾的剑诀幻象也纷纷碎去,眨眼间,那圆轮便欺近,剑芒临身,一股生死之感让他肝胆俱裂!

    “住手!”

    眼看秋叶剑就要抹掉剑雄的脖子,却突然一声暴喝炸响,几乎同时,一道身影袭来,速度之快,居然抢在了秋叶剑之前一把推开了睁目等死的剑雄。

    “嘭!”紧接着剑如蛟就感觉浑身一震,一道他无法抗拒的强大力量猛的撞开了他的剑势,然后拍在他的胸口。身体不由自主的被掀飞,重重的摔在地上,一口鲜血哇的一下喷了出来。

    抬眼望去,一道笔直的身影站在自己刚才的位置。一脸萧杀。

    这人剑如蛟认得。正是剑家大长老,剑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