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64章 无知者无畏
    墨白第一次被人说像个娘们儿。本来高高在上俯瞰蝼蚁的傲娇心态瞬间被破坏得干干净净。

    “剑如蛟!你这是在找死!”

    怒火勃发,手上的长剑也瞬间变得杀气腾腾,剑光涌动时,一道道五光十色的异芒频频乍现,片刻之后,半空中一道五彩飞鸟凝聚而成。扬天长鸣,声威赫赫。

    “四品剑诀《彩凤鸣天诀》!”

    “不是说剑家的剑诀最高只有三品吗?墨白哪里来的四品剑诀?”

    “傻啊你?人家什么身份?别说四品剑诀了,五品剑诀也不算个事儿!”

    剑如蛟对眼前的异象置若罔闻,自顾自的舞动着落叶剑诀,脚下翻飞,手里的秋叶剑不急不慢的打出一片片落叶幻象。

    “啪啪!”一阵阵爆响,剑如蛟的落叶幻象在墨白的彩凤异象面前如同水泡般不堪一击。一接触便被直接碾压碎裂。

    墨白扬声道:“剑如蛟,你就这点能耐?蝼蚁就是蝼蚁,区区萤火也敢跟皓月争辉?当真可笑。”

    剑如蛟撇撇嘴,没有答话。继续凝聚出一片片落叶幻象。幻象本就是凝聚出来让你灭的,可幻象上的太极剑意志却就不那么容易对付了。

    三两个呼吸之后墨白也发现了异样。自己的长剑上被攀附了一种诡异的力量。拉扯他的力道、天地元气。无形中让他的消耗猛增数倍。心里暗惊,也知道厉害。明白自己要是不能驱散掉这诡异的力量,那么就只能速战速决,否则这么耗下去,他体内的天地元气可经受不起。

    暗中试了几次,任凭如何鼓荡自己的天地元气,却拿那些附在自己长剑上且越来越多的诡异力量毫无办法。当即便有了决断。

    “万丈凤羽满地光!”

    暴喝一声,只见墨白的长剑突然洋溢起一道五彩流光,快若奔雷!连半空中的异象也产生联动,巨大的凤头猛这往下一啄,喙尖正好就是墨白手里的那一抹寒芒!

    剑如蛟心中无波无澜,半眯着眼睛,脚下站定,抬起手中的秋叶剑,毫不避让,毫无花俏,甚至连剑诀都没有用。就这么直直的朝着墨白袭来的一剑对刺了过去!

    “剑如蛟,这一剑就让你明白你我之间的差距无异于天地之距离!下辈子记得既是蝼蚁那就老老实实的当一只蝼蚁,说不定能多活些时日!”

    电光火石,两柄长剑瞬息之间便碰撞在了一起。下一刻,墨白那庞大的气劲和威势无涛的异象顷刻将剑如蛟整个人吞咽了进去。一如海浪蔓过一块细小的礁石。

    “砰!”鼓荡的气劲重重的砸在擂台上,激起一道余劲,波纹般的四散开来。震得台下修为稍低的剑家子弟纷纷暴退。

    “怎么回事!谁胜了?”

    “看这架势,怕是剑如蛟输了。”

    “四品剑诀啊!四品法门里以攻击为最的法门。这般轰击之下怕是开脉中期也得饮恨吧?”

    烟尘徐徐散开。当先映入众人视野的是一席华服,是墨白。

    “哈哈,果然买对了,这次剑如蛟终于输了!”

    “不对!你看!裁判怎么挡在墨白前面?!”

    随着视线开朗,接着墨白出现的不是剑如蛟,而是场上的裁判。此时,裁判腰间的兵器已经出鞘,是一把短刀。而短刀的刀刃上还架着一柄长剑,剑上一片片的落叶锻痕极为醒目。

    裁判深深的看了一眼缓缓收剑的剑如蛟。心里惊骇得无以复加。他是离得最近的人,修为也比剑如蛟和墨白高,达到了开脉后期的程度。眼力不差。就在刚才,墨白聚齐滔天威势想要斩杀剑如蛟,而剑如蛟却只平平淡淡的回应了一道直刺。本以为剑如蛟要遭,想到大管家剑钢事前的吩咐,这裁判正欲出手救下剑如蛟。可谁知情形跟他想的正好反了过来。

    墨白那看着威势无双的一剑,在面对剑如蛟那平平淡淡的一招直刺的时候,反倒成为微不足道的障碍,根本连阻拦的资格都没有,刚一接触,便被搅得支离破碎,整个剑势瞬间彻底崩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剑如蛟的长剑一分分的朝他的眼珠子刺来。生死仅在一瞬。

    还好他反应迅速,当即抽出自己的兵器,千钧一发之际堪堪挡在已经吓得魂飞魄散的墨白身前,挡下了这一剑。

    看上去,似乎他挡得轻松,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剑如蛟那一剑上居然有种似死似生的恐怖剑意。这股剑意轻易的便能拉扯断他的天地元气,以至于他是生生靠着开脉后期的强悍肉身力量硬接下这一剑的。此时此刻,那股剑意依旧在他体内横冲直撞,必须要静下心来全力驱除才行。不过他的内伤却是受定了。

    一剑,连他这种开脉后期的修士都接不了,只能硬抗,还受了内伤。很难想象这只是一个开脉初期的人挥出的一剑。当真是可怖可畏!

    “剑如蛟胜!”那裁判连忙宣布了比斗结果。心里想着尽快结束自己的职责,然后找个地方驱除体内的剑意。

    “什么!?剑如蛟胜了!裁判干预是为了救下墨白?”

    “中了!又买中了!我就知道剑如蛟这匹黑马会一黑到底的!”

    “剑如蛟居然破了墨白的四品《彩凤鸣天诀》!?可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啊!到底是怎么破的啊?”

    裁判宣布了结果,就要转身离去。却不料异变突生。

    墨白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刚才真以为自己会死在剑如蛟的剑下。好在这一场的裁判没有开小差,生死一瞬救下了他。

    没了生死之忧,墨白心里别提多不是滋味儿了。他甚至觉得自己输得不明不白。他的四品剑诀怎么会不敌剑如蛟的一品剑诀?这不可能!一定是剑如蛟使了什么障眼法!一定是!

    “我不服!我没输!”

    墨白的暴喝立马压下了其余所有的声音。

    什么情况?裁判宣布了结果,还能不服气的?

    裁判硬压着体内翻腾的气血。脸色不善的看着墨白问道:“有何不服?”

    墨白歇斯底里的指着剑如蛟喊道:“他使诈!不然他的一品剑诀怎么可能赢得了我的四品剑诀?我没输!”

    裁判也被墨白的话给噎到了。见过无知的,却没见过把无知当底气的傻子。摇摇头,也不多话,道:“好。你要是觉得不服,我作为裁判可以帮你调节。只要剑如蛟愿意,你们还可以重新比过。你看如何?”

    裁判心里早骂开了:老子好心救了你一命,你特么的居然说你不服?那好,你不服那就跟剑如蛟再比一次吧。老子这次不出手了,看你特么的怎么死。精英阁弟子了不起啊?什么玩意儿!

    剑如蛟耸耸肩,他能一剑破掉墨白的四品剑法,自然不是什么“使诈”。而是他现在的生死剑意就是这么霸道。而且能有一就能有二,一剑的事情,耽搁不了多少时间。当即便点头表示自己愿意再跟墨白比一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