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61章 秒杀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瞬息而已,便是天地之距离而无可逆转。

    电光火石之间,剑如蛟脑海里闪过两世为人的一幕幕,有感慨、有缅怀、有不舍,最后化为浓浓的不甘。不管生是蝼蚁又或者是蜉蝣,他都不愿意就此死去。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对生的渴望让他在千钧一发之际凝聚了前所未有的专注,一剑挥出,满是生死之间徘徊不定心绪执念。

    那一刹那,剑如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剑变了,两种极端冲突的意念居然从他的剑之意志里猛的宣泄而出,发于剑锋!不但弹开了廖方舟从身后刺过来的必杀一击,还顺势而起,点入了廖方舟的脖子!

    那一剑即便是剑如蛟自己也觉得一如流星般惊艳。

    看了一眼插在自己肩上的匕首,然后缓缓将秋叶剑从廖方舟的脖子里抽了出来。下一刻,已经全无声息的廖方舟身子一软,倒了下去。迅速的失去温热。

    “剑如蛟胜!”

    惊骇的裁判这时候才回过神来,大声的喊出比斗结果。心里苦得差点没哭出来。之前他就暗中受人所托,要他放任廖方舟弄死剑如蛟。他心里无所谓,一个没背景的奴人死就死了,有什么关系。所以他一直很放松。后来形式突变,他离得最近,按理说是可以救下廖方舟的,可怪只怪剑如蛟的那一剑太快,太过突然,前一刻还是廖方舟对剑如蛟的必杀之局,他还心里暗地叫好来着,谁知下一刻廖方舟却反而被一剑刺死。这让他怎么反应?现在好了,剑如蛟活着,七长老的得以弟子廖方舟却死了。他感觉自己今后的日子估计有的受了。

    裁判的话音落下,剑如蛟的脚下就是一个踉跄。晃了晃才重新站稳。向死而生,仅仅一刹那的时间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精神。脑袋一阵眩晕。

    “死了!廖方舟居然死了?!”

    “谁看清了?刚才我眨了下眼睛然后廖方舟就死了,谁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远处,剑雄三人又聚在了一起。除了剑雄之外,另外两人也是跟他相差无几的同类人。身材魁梧的一人叫剑涛声,另一人叫剑雨音。剑涛声是剑家三长老的亲孙,剑雨声是剑钢的亲孙。三人实力相仿,地位相仿,自然成了对头。不过却没什么仇怨,更多是竞争的关系。

    “剑雄,这剑如蛟看上去可不似你说的蝼蚁。那一剑连我都没有看清。”剑涛声一脸严肃的说道。

    剑雨音也点头:“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廖方舟被刺中的同时便即刻死去的。一般来说脖子被刺中还能有三两息的时间弥留。定是那一剑上蕴含了某种力量顷刻间摧毁了了廖方舟的所有生机所致。剑雄,你的这个麻烦看起来有些棘手啊。”

    剑雄依旧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听了两人的话,却不发一言。只是定神看了一眼从擂台上走下来的剑如蛟,然后转身就走。

    看着剑雄离开,剑涛声和剑雨音相视一笑。

    剑涛声:“雨音兄,看来这一届的家族大比比我们之前预料的要有意思多了。单是一个剑如蛟便如此惊艳,实在是越来越期待了。”

    “期待?你想要跟那剑如蛟交手?那你可要小心了,那剑如蛟出剑狠辣,而且人、剑皆都诡异。一不小心翻了船可就惹笑话了。”

    剑涛声:“笑话?不会。那剑如蛟虽然诡异,却也算不得什么。我不是廖方舟,我跟他的差距不是一门诡异的剑诀可以弥补的。倒是你,你上次被剑雄揍得那么惨,这一次遇上了可还把握?”

    剑雨音脸色一沉,回道:“上一次是上一次,这次我不会再输给他了。他想要在突破之前拿下大比头名,我会让他知道他只是在痴人说梦而已。”

    另一边,看台上的一众剑家大佬都压着声音,怕引起陈铁兵的不快。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得意弟子被人一剑斩杀,换成谁都不可能淡定得了。

    “家主,剑如蛟虽然天资卓越,但是其性却是过于凶残。视规则于不顾,擂台上痛下杀手。老夫恳请家主将其交由老夫处置!”

    陈铁兵的话音刚落,剑啸天还未答话,剑晨却是先听不下去了。直接对着陈铁兵怼了回去:“笑话。痛下杀手?你那弟子廖方舟在前面几轮的比斗里没痛下杀手?别人死了你陈老头当没看到,轮到自己弟子死了,你跳出来说别人犯规?你那张老脸不要了吧?”

    陈铁兵还要争辩,却被大长老剑严制止了。

    剑严道:“剑如蛟天资可怖,只要成长起来定是我剑家之栋梁。之前的比斗也足够凶险,收不住手也是没有办法。铁兵,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看到剑严若有所指的眼神,陈铁兵才勉强压下自己的怒火。没有再提。

    一小时后。

    第五轮比斗的顺序再次公布。这一轮一共只剩下了三十人。

    剑如蛟再次走上擂台。面色看上去有些苍白。精神萎靡。

    “剑如蛟看上去不在状态啊?”

    “正常,剑如蛟是连番血战冲到现在的。他可不似那些一路碾压过来的翘楚。他的消耗之大可想而知。之前又跟廖方舟拼到最后,他现在还能提得起剑就已经很不错了。”

    “那岂不是说剑如蛟要止步于此了?”

    “应该是。”

    剑如蛟的对手本来还在担忧,他看了剑如蛟跟廖方舟的那一场,心里没底。可现在看剑如蛟如此一副模样,心头大喜。“太好了!剑如蛟已经在前面耗尽了力气,现在体内的天地元气恐怕十不存一。这局赢定了!”

    在所有人担忧或者幸灾乐祸的眼神中,剑如蛟漫不经心的挥出了一剑,刹那间,一道血光飞溅,惨叫声还没来得及响起便戛然而止。一具尸体被剑上奔涌而出的暴虐天地元气直接甩到了擂台下面。

    “……”

    所有人都失了言语。就连看台上的剑家大佬们一时间也鼓着眼珠子,难以置信的看着擂台上那脸色苍白如纸,面无表情的剑如蛟,说不出一句话来。

    只有擂台上站在剑如蛟身边的裁判,似有似无的听到剑如蛟嘴里嘀咕着什么“还差一点,还差一点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