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221章 灭
    铸体境后期,两人,被一剑双杀?!即便剑如蛟自己也不由得有些懵。

    这是他成就铸体境以来第一次跟人全力死斗,也是第一次和铸体境的修士动手。知道自己因为拥有三百多条先天血脉在手,实力必定远超修为境界,但也没有料到会强这么多。特别是七品剑诀配上生死剑意,威能简直爆炸。

    血手门的弟子这下慌了神。八个人,有七个组阵,拉扯了他们十五个人,剩下的五人本来想要做掉剑如蛟然后加入围殴阵法,可如今看来,这个落单的少年才是最棘手的存在!

    五对一眨眼就被搞死两个,如今三对一还能拿下对方?

    答案是肯定不行。剑如蛟杀了两人,如今心里更是有底,身法又诡异,忽左忽右,作势想要摆脱身边的纠缠前去支援被围住的同门,引得血手门众弟子一阵手忙脚乱,结果剑如蛟却是虚晃,突然折返,剑走偏锋,一下刺中身后的血手门弟子,然后顺势一绞将其半个身子都绞得稀烂。

    不到半刻,剑如蛟便连杀三人!

    “再去两个!一定要把那小子弄死!赶快!”

    于是又有两名血手门的弟子从包围阵法的战圈里抽了出来。红着眼联合另外剩下的两人形成四对一的局面,并且一点也不大意,直接就是四人同时出手。

    四个铸体境修士,其中三个铸体境后期,一个铸体境圆满。这般力量,剑如蛟也不敢硬碰硬,只能边打边走,不敢被他们围死。

    仗着身法的优势,四人想要困死剑如蛟也是极其苦难的,还要防止剑如蛟前去旁边的战团捣乱,可谓疲于奔命却又拿剑如蛟没半点办法。

    “小子,你的实力太弱了,这一群蚂蚁也用得着费这么大的劲?要不要我帮你料理了他们?”

    面具里传来霸狭的声音,很是诚恳,但剑如蛟却连忙婉拒。这位前辈的出场费想来不低,而且目前的状况他还能应付,用不着找外援。真要是再出状况再让霸狭出手不迟。

    激斗持续了足足半小时,方圆百丈内已经成了一片白地。气劲纵横之下地皮都被削了半尺。

    血手门的修士各个面色铁青,他们太小看这个新晋的亡煞宗了。本想拦住打打秋风,可谁知到秋风没打成自己这边半小时就是了六名弟子。三名死在那难缠的少年剑下,三名死在那套合击阵法之下。如今实力对比已经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不管愿不愿意承认,反正血手门这次算是栽定了。

    现在想要罢手却又不行。亡煞宗的弟子不是傻子,死死的黏住根本不给血手门脱身的机会。真要是放走几个,把消息传了出去,那亡煞宗可就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

    “嘭!”已经习惯了剑如蛟避而不战的策略,四个追杀剑如蛟的修士却没想到突然剑如蛟不跑了,反而迎着他们撞了上来!身上凭空出现一团黑色的火焰,却又感受不到半点温度看着极为诡异。

    心知其中必定有诈,可要是能扛过去,那剑如蛟再想跑可就难了。于是四人合力,一步不退,想要接下剑如蛟反常的撞击。

    剑如蛟身上的这团黑炎基本上所有人都看到了,因为太扎眼了。血手门的弟子没太在意,以为是亡煞宗的某种控火手段。而亡煞宗的弟子则是各个冷笑,心里暗道:哎哟喂!那可是丹火!这都不闪不避,是想等着被烧焦吗?

    于是乎不明真相的四个血手门弟子便严阵以待的撞上了寂灭丹火。当然,他们也留了心眼没有傻乎乎的想要靠着肉身去扑火,而是用了法诀和兵器,想要在寂灭丹火靠近之前将“头脑抽风”的剑如蛟砍成肉酱。

    接着就悲剧了。丹火是什么东西?那是用来淬炼灵药然后将其药性揉捏达到改天换地目的的天下奇珍。这玩意也是成为大丹师的必要条件!为什么?因为越是往上,灵药等级越高,凡火就越难甚至不再可能把高品级灵药里的药性淬炼出来了。原因就是凡火缺乏灵性,凡火温度不够!

    所以,哪怕最低级的丹火温度也不是铸体境修士可以承受的。

    其次,寂灭丹火是超品道火,而且是以暴虐的温度而著称的。并且丹火是可以被丹师用控火术操控的!

    看上去剑如蛟只是在身周凝聚了一层黑火,似乎是在当做一层自我防卫的屏障。可是当那团看似毫无温度死气沉沉的黑色火焰在近身的瞬间突然炸开,如同一张大手,铺天盖地的瞬间将四个傻木愣愣的修士们弟子连人带兵器全都卷了进去之后,所有注意到这边的血手门弟子便都傻了眼。

    眨眼不到,黑色火焰咻的一下又全部缩了回去,消失不见。只有空气中似有似无的焦味,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那四个刚才还好好的血手门弟子已经不见了,连半缕飞灰都没能留下来。

    大丹师不单单只是因为他们的丹道才被人尊敬和敬畏,更是因为他们手里的丹火和出神入化的控火术!丹师也是会杀人的!而且杀起人来干净得一尘不染!

    这对于亡煞宗的众人来说是理所当然又颇为振奋的事情。而对血手门的弟子来说可就当得起噩耗了。他们要是还不知道那些看着无害的黑炎是丹火的话那就白瞎了这一身修为和一流宗门的身份了。

    这就很尴尬了。跑来勒索,结果没勒索成还被一口气干掉了足足十个人。如今别说困死阵法里的亡煞宗弟子了,连边上那个已经在堵他们退路的剑如蛟他们都没辙。

    领头的女人给自己的同门各自使了眼色,然后联手来了一个轰击将吕红衣等人的纠缠稍稍撞开了一些,接着就四散开去,想要逃。

    “吕峰主,你们守住后面,前面交给我就行了。”剑如蛟根本不虚,手里有剑意,有寂灭丹火,后面还有同门搭手,还能让这十个血手门的弟子跑了?

    寂灭丹火再现,如一条儿臂粗细的长鞭,横跨十五丈距离,上下荡动,封堵住了前路。同时剑如蛟拔剑迎了上去,说什么也不不能让这些家伙走脱一个。

    “你们真要赶尽杀绝吗?得罪了我血手门,你们区区亡煞宗就离覆灭之日不远了!”

    将死之人谁也没兴趣搭理。该杀的杀,该围的围。不消片刻,已经没了斗志的十个血手门弟子悉数被围杀在剑如蛟构筑的丹火锁链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