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222章 出来
    第二十五天,剑如蛟一行便从三花世界里走了出来。期间除了血手门的一众垃圾拦路被他们灭杀掉之后,后面还算顺利。

    浮出水潭,重新站在地面上,看着周围的营寨,听着人声和瀑布声,所有人都有种宛如隔世的感叹:活着真特么的好!

    足足提前了五天就出来,而且只剩八人,又是新晋宗门,这在别的宗门眼里多半就是大败亏输,适应不了三花世界里面的凶险,畏惧之下才提前出来。

    连看到八人的血浪枯也是心里微沉。不过看到吕红衣的面色如常,又觉得应该另有蹊跷。

    等到进了亡煞宗的驻地,血浪枯将特意带来的隔音结界打开,这才开口问道:“遇到了什么事?为何提前出来?还有,剑锋主头上的面具是怎么回事为何不摘下来?”

    吕红衣拱手回话,将自己等人在三花世界里遇到的所有都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最后道:“剑锋主脸上的面具不是不脱,而是暂时脱不了。”

    剑如蛟也站了出来拱手致歉,说给他一些时间,等完成的承诺想必这面具就能拿下来了。

    血浪枯也是听的一愣一愣的。他没进过三花世界,听闻里面的各种凶险也是着实为弟子捏了一把汗,接着又是那座据说从没人活着出来的墓穴,以及墓穴里的无数宝物,自然也有杀机。而最后那神秘的人物出现更是惊得血浪枯差点跳起来。

    可那神秘人跟剑如蛟说了什么,又是什么样的存在吕红衣却不知道。因为那神秘人跟剑如蛟说话都是魂魄直接传音,外人不得而知。只知道最后那神秘人带他们走出墓穴后便消失了。

    面对血浪枯的询问,剑如蛟却不能说。因为不但涉及到阴丹,而且还涉及到霸狭的残魂。这两样都不是他愿意被人知道的。要是说了万一哪天跑出来一个厉害的高手要他炼阴丹怎么办?或者是引来窥视霸狭残魂的人物也是一个大麻烦,到时候霸狭绝对会先弄死他剑如蛟。

    “对不起宗主。那位前辈的事情弟子不能说。只能告诉宗主那位前辈并无恶意。”

    血浪枯吧嗒了一下嘴巴。心里虽然还是好奇的要死,可最后还是忍了下去。毕竟这次的收获可是全靠剑如蛟才得到的。而且一个大丹师可是宝贝。对于亡煞宗这样的新晋一流宗门来说可是太重要了。多给一些面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当每人拿出装得满满当当的乾坤袋时,血浪枯已经站了起来。饶是他如今已经踏入拓丹境,还是一个一流宗门的宗主,人生还大起大落过,可眼前的东西依旧让他坐不住了。一只一只的乾坤袋拿起来仔细看。越来脸色越红,最后居然手都有些微微哆嗦了。

    “这老头就是你们的宗主?拓丹境初期就能当宗主了?啧啧,不得不说你们的这方世界实在是弱得可以。”

    剑如蛟脑海里响起霸狭的嘲笑。不过他却不在乎。弱就弱,总比你霸狭好吧?被人弄死关在地宫的无数年,出来后发现连自己所在的世界都已经破碎了。谁更可笑?

    最后当血浪枯拿起装着五团顶级丹火的乾坤袋时,彻底傻了眼,坚硬的扭着脖子看向带着面具的剑如蛟问道:“这里面都是丹火?”

    “是的宗主。”

    “都是十大丹火?”

    “没错。”

    一枚丹火就已经世所罕见了,如今足足五枚!再加上其余乾坤袋里的东西,血浪枯已经算不出到底价值多少了。即便如此吕红衣之前还说,这些东西只是那座地宫里宝物的一部分,还有起码一半因为实在装不下了没有拿走。

    “好!很好!这次一定给你们全都记一大功!回到宗门后除了之前说好给你们的六成之外,还会再有赏赐!”

    看到剑如蛟欲言又止的样子,血浪枯心情此时大好,自然笑问道:“怎么了剑锋主?有什么话难道还不能说的?”

    剑如蛟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躬身说道:“宗主,那五团丹火对弟子很有用。弟子想要宗门赐下。其余的所得弟子分文不要,可以全部捐给宗门。”

    讨要五枚丹火?

    这可就让血浪枯犯了难。丹火的重要性不单单是其表面上的价值,背后的潜在价值才是最大的。只要有丹火在手,寻一个天赋出众的丹师过来,以后极可能就能再添一个大丹师。五枚就意味着有五个大丹师的名额。这对于亡煞宗而言可是能够建立万年根基的东西。

    换做别人,血浪枯会直接回绝。但这人是剑如蛟,那就需要好生考虑了。

    不单是因为剑如蛟向来不会胡来,更因为血浪枯知道剑如蛟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得到传承的丹师。

    剑如蛟只能对血浪枯传音道:“宗主,弟子想要试试上的融火之法。看看能不能将这四种丹火跟弟子本身的丹火融合。不论成功与否这些丹火都不会损耗太多。到时候宗主依旧可以拿去招揽别的丹师。”

    果然如此!果然是因为荒丹诀!

    融火之法,可以将别的丹火融入自己的丹火当中。这种手段血浪枯从没听说过,但却没怎么怀疑。因为那是出自。

    稍作考虑,血浪枯便将装有丹火的乾坤袋递给了剑如蛟。同样传音道:“既然消耗不了多少那你就拿去试试吧。也不用将自己的分成捐给宗门,这些丹火就当宗门给你的赏赐。只是你试的时候可得小心点,如今你可是咱们宗的宝贝疙瘩,万万出不得意外。明白吗?”

    剑如蛟连连点头,表示明白。心里此时还是挺感谢血浪枯的。这丹火虽说是他收的,可却是宗门的东西,因为没有宗门他连三花世界都去不了。能把如此贵重的东西交给他处理,不得不说这的确是真把他当自己人了。

    之前被胁迫的仇怨,此时也少了不少。

    “小子,你真的会融火之法?”突然,脑中再次传来霸狭的声音。

    “是的前辈。有什么不对吗?”剑如蛟心里一惊,没想到自己跟血浪枯的传音也没能瞒过面具里的霸狭。

    “你既然会融火之法,那也就是说你得到了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