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荒天剑意 > 第225章 拜山
    霸狭的魂体最终还是凝炼完了。一共花了剑如蛟七天的时间。最后凝炼头部的时候霸狭可是吃了大苦头,而剑如蛟也是直接累瘫。

    不过结果很完美,甚至超出了霸狭的预计。如今的霸狭不论选择生命气息多强的“胎”都可以无惧“胎气”的冲刷,绝对可以完全的保留住这一世的所有记忆。

    面具被霸狭收走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办到的,甚至剑如蛟都没有发现他把面具收到哪里去了。

    “前辈可是要走了?”

    “当然要走了。不过还会回来的,就是不知道到时候你还在不在这亡煞宗。”霸狭很是亲热的拍了拍剑如蛟的肩膀。这次能出来全靠这个小子了。不然他说不定会被困在地宫里直到残魂消散都见不得天日。

    “那晚辈就祝前辈早日借胎成功,重回世界之巅!”剑如蛟这话可不是单纯的恭维。按照霸狭前世的修为境界,重修到之前的境界前根本不可能会有任何瓶颈限制,加上其各种顶尖法诀支撑,即便初期缺少资源助力,一样可以在十年二十年内迅速的崛起。只要运气不会太差,回到以前的境界问题不大。

    “哈哈哈!小子倒是会说话。临别我也送你一份礼物吧。算是跟你结一份善缘。”霸狭一边说,一边打出一道法诀,然后在半空中凝聚成一颗核桃大小的光球。

    “是之前给你说的那部九品法诀,名为是我昔日成就霸业时最大的凭借。你将其吸收到记忆中就可以了。”

    “直接吸收进记忆?这,这是传承的手法?”剑如蛟惊异的问道。

    “不错。好了,我走了,我们一定还会再见的!”言罢,霸狭魂体忽然一闪,最后潜入地下,片刻就再感应不到了。

    剑如蛟看着面前的金色光球考虑良久,最后觉得霸狭应该不会临走了还要害他。忐忑着一把拿住光球,然后沉心静气将其吸入了自己的记忆当中。

    只觉脑子里一阵轰鸣过后,一大串记忆便凭空而现,如同之前接受传承那般,虽然很难受,但得到的东西却是很难得的。

    ,一部顶尖的九品法诀。因为是传承的关系,剑如蛟甚至不需要去领悟,其中的所有要诀诀窍以及法门都已经铭记于心。心念一动,法诀便开始第一次在体内运转。其效果比起之前他习练的五品法诀高了数十倍都不止。

    霸狭临走前给他的这份大礼当真是恰如其分。如此一来剑如蛟更有信心在二十岁前晋升到凝魂境了。

    亡煞宗正式成为一流宗门的消息已经在整个重山帝国传开,国战的事情已经不了了之了。本就已经处在劣势的咏月帝国也正好利用这个机会迅速收归兵力退到了黑土平原之外。而重山帝国也没有追击。因为两边都不清楚这新晋的一流宗门到底对国战持有什么态度。怕一个不好惹到对方,到时候可就真的大祸临头了。

    而在亡煞宗笼罩下的无归城却是越来越热闹。不但之前的牛鬼蛇神安下心来继续在这里无法无天,周边的各大宗门、帝国也都纷纷派人来到此处。大部分都长久住下,甚至开始在这里置办产业。导致无归城的面积越来越大。短短两年便比之前剑如蛟初到此地的时候大了足足三分之一。

    一来现在无归城已经稳如泰山了,在一流宗门的眼皮子底下不用脑子也能明白这里会有多安全。而且临水楼台先得月,亡煞宗要是有什么消息的话也能第一时间知道。

    而且一个一流宗门的发展会覆盖很广的范围,甚至能威慑周围所有的帝国。所以,亡煞宗成为一流宗门之后,大量的势力遣人前来祝贺,却被告知亡煞宗封山了。不见任何外人。所以很多人都滞留在了无归城,一等就是两年。

    今日。一阵悠扬的钟声突然从亡魂山上响起,不多时便传遍了整个无归城。让城里的喧嚣瞬间戛然而止。接着又再次爆发。然后就见刚才还在各自忙碌或者闲逛的修士疯了般往自己的住处跑去。不多时,长长的队伍便络绎不绝的从无归城的北门出来,流水一样涌向亡魂山。

    钟声来自亡煞宗,这是开山的信号。封山两年,如今终于可以上山道贺了。各个势力自然要抓紧时间,都想争个前头早一些将自己的贺礼送上去。

    朝贺的队伍庞大。如重山帝国皇室走在最前面。他们既是地主又是目前此处最顶尖的一批势力。领头的是九皇子徐霜。他身后是一众二流宗门和周边帝国的皇室。再往后就是各个三流宗门和一流世家,然后接着是一些大型的帮派和二流世家。

    二流世家在队伍里算是异类。也是实力最弱小的一股势力。不但别的势力瞧不起,连他们自己也是畏畏缩缩的不敢抬头。毕竟实力差距太大了,大到上门朝贺都觉得有些不够资格。

    山门前是两个守山弟子。今日也是穿戴整齐,明显也是料到今天会来这么一出。不紧不慢的核对了来人的身份,然后直接放行。往上会有别的弟子负责收礼物并且安排他们。

    “咦?二流世家?你们来干嘛?滚!”一个无归城的帮派这时候才发现排在自己前面的三人居然是来自一个二流世家,当下便开骂了。一巴掌就抽飞了其中一人,然后瞪了一眼,直接越过,恭恭敬敬的将手里的名帖递到守山弟子的手里。

    二流世家来的不多。见到此情此景都纷纷打起退堂鼓了。不过却有一家表现得极为淡定。那就是剑家。

    此次前来朝贺的是剑家家主剑啸天还有他的儿子剑候,以及新任大长老剑晨。

    “这是我剑家的名帖。”剑啸天不卑不亢,将手中名帖递了过去。守山弟子一看又是一个二流宗门,根本没拿正眼看,抬手就让他们上山。来者是客,虽然瞧不起,却也不会刁难。

    “多谢!”剑啸天说完就要走,却不料身后的剑晨却朝着守山弟子多了一句嘴。

    “请问您是否知道贵宗弟子剑如蛟如今是在哪一峰?”

    “剑如蛟?”收山弟子听到剑晨的问话,一下呆住了,然后反问了一句:“剑?是长剑兵器的那个剑吗?”

    “是的。您认识?”

    “等一下!你们的名帖再给我看看。”守山弟子额头见汗,再次接过名帖。他刚才只看了头几个字根本没细看。如今再看,就看到名帖上写着:白山郡,剑家。

    脑子里暗自庆幸自己躲过一劫。这白山郡剑家再加上面前老人刚才说的“剑如蛟”,两相结合已经而已肯定他们说的就是亡煞宗亡魂山峰主剑如蛟了!

    “大师兄!”这守山弟子连忙朝身后一声高呼,接着边冲林间走出来一个中年人。

    “何事?”

    “您看。”说着就将手中名帖递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