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84章 活祭品逃亡记
    “都老实了吧,谁还不服?可以吱声。”大把手官茂笑呵呵的看向我们四人。

    被打成这样,我们只顾得上惨叫了,谁还能答的上话啊?

    老头又坐下了,有条不紊的编着小辫儿。

    “为了走捷径,你间接和直接的杀了这么多的父老乡亲,你难道没有心吗?”

    我缓过气来,看向大把手,沉重的问。

    “心?多少金子一斤?哈哈哈,小南,到底是年轻人,太单纯了,和你说话真有趣,看你这脑袋缺弦儿的样子,老夫就感觉开心。”

    “你已经疯了!”我的心沉了下去。

    “不,老夫没疯。知道我为何走捷径的习练大巫咒术吗?因为,我内心恐惧,失踪的大把手指不定何时杀回来,老夫不能确定逃婚女的事儿他知道不?”

    “要是他知道我和那女人生活了多年,以那厮‘护食儿’的性子,老夫要是没有大本事,一定会死在他手中的。”

    官茂编好了满头的小辫子,挥挥手,一个木讷的傀儡战士走来,他示意此人盘坐下,手里出现一些奇怪尖锐的小物件,抬手就刺破此人手臂的皮肤,竟然开始刺青了……。

    想必,这也是月神祭献仪式的一部分?我不太确定。

    但能确定的是,老疯子做了这么多恐怖的事,不惜害死了整个山寨的蛮夷,其实,是出于对失踪的前任大把手的恐惧!

    这理由让我无话可说,自古以来,恐惧因素本就是使得人疯狂的缘由之一。

    不多久,那个蛮夷傀儡壮汉,就被官茂在身上和脸上全部刺青了,真没看出来,这老小子手段很高明啊,刺青这等费劲儿的事,完成的毫不吃力。

    他不稀罕搭理我们几个,唤来几十名被巫术控制的蛮夷高手,挨个的刺青。

    我观察那些刺青图案,感觉和巫符很类似,估计,都能产生奇怪的能量,至于到底如何使用?就不是我所能想明白的了。

    官茂的刺青手法比之现代的刺青技术厉害了太多倍,很短的时间全部完成,还没有后遗症,不得不说,巫术师的本领就是超强,刺青都比普通人中的技师强悍强百倍。

    根本就没有失误,每一个刺青图案都很是完美。

    蛮夷们举着火把,我将这一幕幕看在眼中,估算一下时间,距离天亮还有一个小时左右,但距离四十八个小时的时限可就长了。

    这么说吧,折腾到现在,时限不过是一半左右,剩下的那一半该如何熬过去呢?已经成了阶下之囚,我真的很是惶恐,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状况可不舒坦。

    希望这老家伙所言的月神祭献仪式,越推迟越好,最好超出时限之外,那样一来,我们也就能自然的逃出生天了。

    虽然我只是一道寄居在石帆南体内的分离意识,但也不愿被祭献给月神啊,闲的不成?

    天渐渐的大亮了,官茂指挥着一众蛮夷刺青傀儡们,拎着我们四人钻进了后山的某个山洞之中,我们四个被五花大绑,口中塞了布,巫术力量起作用,难以动弹。

    再说,周围有蛮夷傀儡守着,想逃也没有路啊。

    安排好了这些,官茂领着一半傀儡蛮夷,离开了这个普通的山洞。

    我当然记着他的话,说是正式仪式的祭品需要十几人,不能是这个山寨本土的人,得是其他山寨或如同我们这样的外来者才成。

    所以说,他领着人出去,这是‘捕猎’去了,目标是人!

    琉璃侍女摆件就别寻思了,秋婆婆一家人都被杀了,竹楼毁灭在大火之中,即便那些琉璃摆件不怕高温还存在着,我们这等被控制住的状态,如何才能去废墟中翻找琉璃仕女摆件呢?

    这一天过得这个漫长啊,特难捱,度秒如年的感觉。

    中间,有蛮夷傀儡摘下我们的塞嘴布,让我们吃点儿东西,有时候巫术的控制力量会减轻,可让我们去方便……。

    约是下午十六点左右,我表示自己又得方便一下,其中一个刺青大汉不耐烦的翻着眼白,但可能是兽皮老不死的临走前交代过,所以,他不能拒绝我合理的要求。

    被兽皮刺青大汉扯了起来,解开绑着腿脚的绳子,推着我向外走。

    临走之前,我给三个伙伴留了一个‘眼神’,他们三个齐齐眼睛一亮,应该是读懂了我眼神的含义。

    没错,乘着方便时控制力度减轻,我准备来一次逃跑。

    心中也明白成功率相当的低,这些兽皮刺青蛮夷战士,一个比一个雄武有力,即便是女的,也都在力量和反应上相当出色。

    想来,官茂就是冲着身体素质好、战力强的蛮夷下手的,使用巫术控制傀儡,当然要选择性价比高的,这是常识。

    光是身体素质好也就算了,他们浑身被刺青,那等同永久性的被加持了巫术力量,加上蛮夷战士们手持的石头武器上也篆刻了巫符,得,一个个都相当于中等水平的法师了。

    此时,押解我去洞外方便的大汉,更是一众蛮夷战士中的佼佼者,这样看来,我凭着此时的这点力量想要逃跑,那真是太难了。

    不过,再艰难也得实验一下吧?引颈待戮不是老子的风格啊!

    心头深恨弄出幻境力场的万年老鬼,快折腾死老子了,真是该死!不要让我揪出它来,不然,一定让其付出无比惨重的代价。

    “别磨蹭,快点儿……!”

    兽皮衣蛮夷大汉的手中拎着一口巨大的石刀,随手解开我身上剩余的绳索,对着灌木丛那边一推。

    我一个踉跄好悬摔倒,伸手扯开堵嘴的布,回头狠瞪了他一眼,引得这厮眼角一跳,下意识的扬起石刀。

    得,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我赶忙挤出虚假的笑意,连连摆手,示意自己无害。

    大块头才放松了握着刀柄的力道,阴森的说:“你快点解决了,记住,不许逃跑,不然,哼!”

    这厮故意挥动了一下石刀,呼啦!旁边的一大丛灌木被刀锋从中间拦断了,这石刀其实锋刃粗糙钝厚,但上面加持的巫符太厉害了,只说锋利方面,就振幅了不知多少倍。

    “明白,明白。”

    我忙点着头,急急向着灌木中走去,做出方便的动作,发出声音,让对方听到。

    就在此时,看到旁边一只小动物好奇的看着我。

    仔细一打量,原来是一只小野猪,这小家伙显然不认识我是什么生物,小眼睛中都是好奇之意。

    我暗喊一声‘天无绝人之路’,一伸手,闪电般将小野猪控制住,用衣物撕好的带子勒住小家伙的嘴巴,然后,将其绑在一棵小树上,绑的是活扣,小家伙挣扎个几分钟就能脱离。

    但它会不停的发出动静,以此迷惑等在灌木丛之外的那个傻大个。

    “得罪了。”对着小家伙愧疚的抱抱拳,低着身子,借着树木和野草掩护,急急向着茂密之处潜去,几分钟时间,我几乎耗尽了所有力气,到底是潜出去了数百米距离,心中急速算计,这时间,对方应该发现囚犯

    逃跑了,树林这么大,他要是追错了方向,老子就能侥幸逃脱了……。

    光是自己逃脱是不够的,得将伙伴们救出来,想要救他们出来,最有效的手段是……?我琢磨了一下,脑中一闪,想起秋婆婆收藏的那些琉璃摆件了。只要得到那只箱子,自己取出其中数件,其他的送到三位伙伴手中,我们就可以一道喊‘让我回去’这四个字,霎间,就可以脱离此地,那就活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