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胤礽帝国 > 第一章 庙堂之高
    自平定葛尔丹之后,大清俱是兵藏武库,海晏河清,呈现前所未有的太平盛世。不惑之年的老皇帝感与自己早年为江山奔波劳累,近日稍有力不从心,是时候该退居朝堂,学学那帮已经告老还乡的老臣子们享享清福了。遂在康熙三十五年的冬天将皇位传给风华正茂的太子,而自己退位太上皇,搬去畅春园安度晚年。

    年轻的太子胤礽从自己的父皇手中接过这赫赫江山,势必要励精图治,创造前所未有的太平盛世。

    然待他一步步登上这九五之尊,他才发现这如画江山的内里是千疮百孔。自康熙登基以来,平鳌拜,撤三藩,收台湾,征葛尔丹,连年战争早已民生凋零。现如今四海升平的表面深藏的是战争带来的国库空虚。

    康熙在位初年,因满人入关尚短,汉人多迂腐,暗讽满人乃夷狄之子,内里多有不服,更有读书士子拒绝参加科考以示抗议。当时朝廷内忧外患,老皇帝为笼络人心大兴汉学,厚待百官,允许官员白条抵库,只愿列位臣功一心一意为朝廷办事。

    但白条抵库只是饮鸩止渴,皇上一片优待之心带来的是官员腐败贪污连绵不绝。多年战争军饷的耗费再加上这帮国之蛀虫,早已将整个国库虚耗殆尽。年轻的帝王身着黄色朝服,头顶朝冠,望着底下垂首肃立的臣功,深感守业比创业更难!

    “列为臣功,”胤礽端坐龙椅,目光幽幽四扫,底下众人一览无余,随后缓缓开口道,“朕自登基以来,宿夜难寐,忧心黎明。昨天收到邸报,甘肃,陕西,山西连月干旱无雨,百姓颗粒无收,要求朝廷拨发救灾之粮。但如今我大清国库空虚,不知列位有何看法?”

    底下众人都静立垂首,听到皇上的话,先是彼此互相交换眼神,继而在底下窃窃私语。唯有早已知道赈灾粮食已经运往灾区的胤禛知道,皇上这话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怎么?”看着底下互相推脱,却无一人站出来回禀的臣子,胤礽冷冷笑道,“列位居庙堂之高,既不忧其民,又不忧其君。列为就是这样做官的?”

    “回禀皇上,”一位面容消瘦,身材高大,声音浑厚有力的男子跨出行列,铿锵有力道,“臣以为我大清并非国库空虚。只是我大清存粮,库银早已被众位官员外借,如今只是一时拿不出手而已。如果各位官员能将所借之银,所借之粮丝毫不差的送回到国库,何愁没有赈灾之粮!”

    站在最前面的胤褆对着这位刚刚进言的臣子投去深深一瞥,才知道这位是在葛尔丹战争中,被胤礽所救的图里海,此人一向做事维胤礽马首是瞻,对胤礽忠心耿耿,刚才的一番进言,想必也是皇上早已授意的吧!看来,今天,讨论赈灾的事是假,皇上要向众人收银子的事是真!

    “禀皇上。此事万万不可,”图里海的话刚说完,一位五短身材,体型稍胖,胡子花白的官员急急出列道,“官员借银本是先皇施恩。如今皇上刚刚登基,就这样对着众臣子咄咄紧逼,不但有损皇上圣德,而且也是对太上皇不敬。还望皇上三思,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回禀皇上,臣附议。有关官员借银一事确实干系重大。如今当务之急是先想如何赈灾为妙,这件事确实不能操之过急。”

    “臣也附议。”

    “臣也以为如此!”

    “望皇上三思!”

    一时间底下附和声一片。胤礽看着这帮人前所未有的团结,心里冷冷一笑。表面上大清政通人和,实则内里贪污已蔚然成风。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试探,就开始官官相护,这样的官员要之何用?

    胤礽也不说话,只是端坐在上面,用右手指关节不断敲击着自己的大腿,直到这时候,众人才发现气氛有点不对。一时间,热闹的朝堂逐渐静若无声,本是互相探讨的官员也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垂首肃立,等待皇上发话。

    “列位爱卿今天倒是前所未有的同心同德,”胤礽先是咧嘴一笑。但熟悉胤礽的人都知道,这个时候的胤礽,是真的生气了。

    果不然,嘴角笑意还未散尽,胤礽的声音就变得高昂冷冽,“尔等还有脸提父皇?父皇在位期间,深感各位捉襟见肘之愁,即使在国家战争不断期间,依旧准许各位白条抵库,将国家银子借你们与困难之时,然尔等是怎么报君恩的?”

    越说越激动,胤礽倏地一下站了起来,在金銮殿上来回踱着脚步,气愤填膺道,“尔等不思进取。拿着君父的银子四处玩乐,互相勾结送礼。现如今,我大清正是缺钱的时候,要列位各自拿出一点小钱就推三阻四。列位食君之禄,不能为君分忧,上愧对君父,下愧对黎民。朕,要这样的臣子有何用?”

    胤礽不同于康熙。康熙好名声,对于臣子多是恩威并施,喜好臣子对自己先是五体投地而后歌功颂德。然胤礽自太子的时候就是出了名的脾气暴躁,虽然近来有所收敛,但一旦发作起来,也是非常人所能及。站在最上首的胤褆,瞧着胤礽侃侃而谈,心默道,“胤礽是越来越像一位帝王了!”

    先前的皇太子胤礽,或张扬跋扈,或才华横溢,或用情专一都已不复存在。现在,坐在这金銮殿上的是一位真正的帝王,容不得任何人挑衅!

    一时间,底下众人噤若寒蝉,谁也不会想到,新皇刚刚登基,老皇帝还未仙鹤,胤礽就会拿这件事向着众臣子发难。白条抵挡库的事情是康熙早年为了施恩臣子,特地允许的。就是看在老皇帝的面上,新皇也不止于此。这也是众人肆无忌惮的原因。

    “禀皇上,”一位康熙朝的老臣,仗着自己的资格,出列道,“如今我大清海晏河清,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旱灾只是一时之情,只要挺挺就过去了。而如果皇上执意要追查欠银子的事,必会使得朝堂震荡。到时候,还有谁会替皇上办事?还有谁为君分忧解难?况,皇上也应当体谅臣等生活之艰,臣等全部是拖家带口之人,仅仅依靠微薄的俸禄,根本过不下去,还望皇上明鉴。”

    胤礽被这位大臣的话逗笑了。“爱卿也是读过圣贤书的人。却不知,君为轻,民为重的道理。现如今陕甘一带百姓流离失所,你居然能说出挺挺就过去这样的话来。你就是不知道羞耻,朕也会感到羞耻,朕怎么会有你这样的臣子?披着一张人皮,读的是孔孟之道,心地比之畜生都不如!你不是担心没有人替朕办事吗?朕今天偏要革了你这畜生的职,朕告诉你,今年春闱在即,朕早已下令三甲进士要比去年多一百。为的就是选出一些德才兼备的人来替补像你一样人面兽心,不怜百姓之苦的畜生的职位。来人,将他拖下去,革取其职位,拿掉其官服!”

    知道内情的人明白,陕甘灾情远不及流离失所这么严重。皇上今天这是杀鸡儆猴,铁了心要收回官银归国库。

    看见胤礽的态度是如此的坚决,一时间整个朝堂静谧无声,同朝为关,有几个可以做到两袖清风,没有向国库借过银子的。各人都在想着各自的心事。

    胤礽冷冷的扫了一眼众人,众人都心慌的各自低下了头。“雍郡王,这件事由你亲自负责,务必要保证将银子尽早归还国库。”

    “臣弟宗旨,”胤禛跨出行列,对着胤礽打了个千,万年不变的冰块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就连回答的时候也是一板一眼的。

    “各位阿哥留下,其余众人退朝!”听到皇上的贴身太监,何玉柱的传唱,众人绷了一早上的神经终于松懈了下来,各自想着心事鱼贯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