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影帝是病娇 > 第十章
    一双眼睛就这么挂在天上,牢牢盯住了陈安绘。

    冰天雪地里,她不断颤抖着,用力环抱住自己,羞耻感逐渐溢出胸口。

    孤儿院里领养过来,却又被漫不经心送走的漂亮的男孩。

    当时陈安绘满心放在自己怀孕这件事上,记不起来他最后死了没有。

    也许流产,以及后来再也生不出孩子真的是报应。

    还有,赵家那对穷酸夫妻以及赵佳琪那个杂种……

    不是自己动的手,但毕竟脱不了干系。

    是谁在看着她!

    天上的那颗眼睛逐渐分裂,一个两个四个五个无数个……它们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坠落下来,纷纷奸笑着砸向了她。

    陈安绘抱住自己的脑袋,惊恐地蹲下了身子,喉咙里发出模糊不清地祈求,最后化为一声濒临崩溃地尖叫:“啊——!”

    灯被一只手果断地打开,许泽惠下意识抱住了妻子,轻轻拍打她的后背:“怎么了安绘……没事了啊,我在这里呢。”

    陈安绘浑身颤抖,咬牙切齿攥住丈夫的睡衣,她的呼吸逐渐平复了下来,眼神里惊恐还未褪。

    床头的灯静幽幽地打下来,照出来些许不安与晃动的影子。

    许泽惠手指轻轻穿过她的头发,试探问她:“是不是梦见那孩子……”

    “睡吧。”陈安绘打断了他的话,翻了个身背朝他,眼睛慢慢阖上。

    没什么可怕的,该死的已经都死了。

    这几天连着阴雨连绵,似乎秋天就要提前来了。

    夏烨今天的戏份差不多要完了,漠然地看着其他演员的发挥,难得刻薄。

    矫揉造作都是夸赞他们。

    这几天越来越觉得放心不下,和徐林的那通电话差不多能让他冷静了下来。

    这冷静却是建立在疯狂克制自己的基础之上的。

    他疲累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暗自皱眉,发现自己又在想着沉星钥。

    就算不是怀疑她是自己深埋在心里二十年的那个人,那么她还是会笑意盈盈地走进自己心里,纠缠不休。

    陆鑫恍然未觉他在想什么,瞅着他说:“我看你脸色不太好啊,是不是工作累着了,反正没你事儿了,咱收工吧?”

    心理咨询室里,沉星钥不断点头示意自己在聆听,看着对面女人鼻子眼泪全部都下来了,及时递出纸巾。

    “离婚……离什么啊,孩子都两岁了,我怎么办啊沉小姐,这两天头发真是大把大把的掉……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沉星钥微微颔首,“真是太不幸了,孩子是女孩儿?”

    “不是啊。”咨询人抽了抽鼻子,“是个儿子,你说这男人心多狠啊,我都生了儿子了……”

    她完全是在发泄状态,沉星钥只得顺着问下去:“您有自己的工作吗?”

    一边在自己的笔记上记下这个人的情况以及心理活动。

    咨询进行了两个小时,咨询人的眼泪也差不多哭尽了,最后抽抽搭搭出来,眼睛都肿了。

    秦璃整理好了资料,冲着咨询人笑了一下,悄悄地和沉星钥说:“沉姐,刚我帮你联系徐林了拜托他去查一下当时人贩子的事情,他还是没收定金呢,和上次一样。”

    沉星钥心里微微奇怪,按理来说有丰厚的报酬,这种私家侦探应该不会是拒绝的。

    算了,事情没必要研究得那么彻底,下次换一个。

    门再度打开,方才的咨询人还没离开,沉星钥抬头望去,只见一个穿着暗色大花衣裳的中年妇女,略显肥大的身躯气势汹汹地堵在了门口。

    说是中年妇女其实有一些不客观,这人老态毕露,两条法令纹好似刀刻一样横在了脸上,将这张脸塑造得更为刻薄严厉,头发里有几根银丝,一个典型的城镇大妈形象。

    秦璃嘴唇白了白,跺了下脚:“妈……你怎么来了?”

    她妈瞪了她一眼,把门关住,“我就来看看,我就来看看你上班都在搞一些什么东西,让你这贱种连婚都不结了啊你。”

    夏烨接到徐林电话的时候,车刚好开到了J市郊区附近。

    “刚那美女又让助理给我打电话,这次是拜托我查一个拐卖人口未遂的案子,就二十年前J市的,我就奇怪呢,这拐卖人口还能未遂,不过嘛,我还是没接,这种大美女要是生活里找我我肯定乐不可支,要是工作……那还是算了。”

    他冷静地掐断了电话,心里的那根弦忽而就断了。

    她在调查当年的事情。

    沉星钥,找到你了。

    陆鑫在前面哼着歌,听见后面的夏烨又在打电话,忍不住插了一嘴:“打给谁啊,好不容易今天有空,不休息休息?”

    “休息?”夏烨忽而扯起嘴角轻笑了一声。

    心里已经确定了那个人的身份,满脑子都是想的沉星钥,恐怕一辈子都不能安心休息了。

    沉星钥留给他的是工作电话,这个时间拨过去会自动转到秦璃的手机里去,夏烨耐心等了一会儿,秦璃接了起来,腔调有点不对,似乎是在极力忍着哭意,“喂,这里是……哎呀你干嘛啊!”

    那个还没报名字的大妈上来就掐着秦璃的脖子将她往外面拽,还没走的咨询人吓得尖叫了一声,沉星钥皱了下眉,拽住了那人的手腕,迫使她把秦璃放下,“楼下是有保安的,阿姨你是想进局子吗?”

    这里一片兵荒马乱,哭喊和尖叫声连成一片,夏烨那头听起来显得尤其慌乱,他有片刻的失神,果断地让陆鑫调转车头。放下手机才发现自己的指尖有些发冷,不断推测沉星钥那边会出现的状况。

    阿姨似乎是下定决心就是要来闹得自家女儿丢掉工作,放开了秦璃以后就开始逮着东西就砸,沉星钥顾忌着秦璃没有喊保安,眼睁睁看着她破坏,嘴唇逐渐抿成一线,秦璃一边哭一边跑去阻止她,却被沉星钥牢牢制止住。

    她瞪了试图上前的秦璃一眼,语气严厉:“东西重要人重要?”

    “我造的什么孽?生了个这样的东西出来啊,二十七八了都不结婚,好几个彩礼钱出的高就是不嫁人,我告诉你秦璃啊,你别想在大城市里勾野男人给人家倒贴啊!”阿姨眼看着又砸了一个价值不菲的花瓶,秦璃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她骂的话不堪入耳,沉星钥也就听一听,冷笑了一声:“原来是卖女儿的。”

    大妈眼睛瞪得像铜铃,整个人宛如一个铅球一般就冲了过来,嘴里叽里咕噜地骂着,大意就是这女的一看就是个见不得人的婊.子,穿成这样。

    沉星钥没自信能打得过这大妈,把秦璃往旁边一推,心里有点恼怒,决定还是叫保安来得了。

    “我替你爸妈教训教训你这个勾我家闺女的婊.子!”大妈转瞬即逝,一只手高高地抬起,动作灵活地简直让人不敢相信,沉星钥咬着牙准备吃了这眼前亏,咨询人忽而尖叫了一声。

    大门被重重推开,阿姨惊愕地回头望了一眼,整个人就被不耐烦地拨开,她肥大身躯后面藏着一个脸有点白的沉星钥,目光闪烁着看着夏烨。

    秦璃连忙上前拉开自己母亲,哭着求她不要再闹了。

    夏烨一向冷淡的脸上是少见的阴翳,还带着一丝惊慌,几乎是想也没想,紧紧拽住了沉星钥的手腕,喘着气打量她有无受伤。

    沉星钥不自在地抽了下自己的手腕,夏烨忍无可忍斥了一句:“别动!有没有伤到?”

    他真的很少有这样情绪激动的时刻,像是少年时期无数个咀嚼着自己被抛弃的夜晚,像是一只受伤的困兽。

    好不容易失而复得,他不能容忍一丝的差错。

    陆鑫跟上来的时候,绝望地发现自家影帝正在半强制抱着那个心理医生,现场一片狼藉,而一个女人捂着自己的嘴唇,举起手机正对着夏烨。

    他立刻抢先一步上前,语气严肃:“大姐,你不能拍,请删掉东西。”

    那个大姐呆呆地望着他,“可是……我这个是直播啊……”

    #夏烨恋情曝光#

    #女心理医生#

    #夏烨英雄救美#

    #沉星钥#

    这场闹剧以屠版的姿态火速上了热搜,夏烨心疼沉星钥的姿态被定格在了屏幕里,疯狂地转载。

    完了。

    陆鑫眼前一黑,感觉自己要晕倒了。

    夏宅里,夏知清抽了半天的时间,慢悠悠地陪陈安雯喝下午茶。

    他苦笑一声:“我们两人要有空一起聚聚真是比登天还难啊。”

    自己管理着公司,妻子又是个大学教授,时间总是错开,能静静在一块儿聚一聚,都得排除万难似的排开时间。

    年轻时候不满意嫌烦,到老了反而觉得两个人在一起时间长一点都是个奢望。

    陈安雯戴上了自己的眼镜,毫不在意:“老夫老妻了,有什么。”

    夏知清摸了摸鼻子,双手覆上陈安雯的手,语气带了点不满:“我说,今年真的得让夏烨回来公司里帮我了,天天拍戏不回家,真是不像话。”

    “再说吧。”陈安雯不着痕迹地抽回了自己的手,手机忽而震了一下,她下意识看消息。

    是自己带的一个比较亲密的女学生,发来几个大哭的表情。

    青阳:教授你骗人嘤嘤嘤嘤嘤嘤,夏影帝他有女朋友QAQ!!!你还说要帮我介绍!!!

    配图是夏烨搂着一个女人的照片。

    “老夏,夏烨谈恋爱了?”她狐疑地摘了眼镜,问自己旁边的丈夫。

    夏知清摇了摇头:“怎么可能,你不知道咱们儿子没法亲近别人的毛病啊……唉,我只恨没亲手弄死那两人贩子。”

    陈安雯从躺椅上坐了起来,将手机塞给了他:“你自己看。”

    那个女人的脸小巧精致,眉毛敛着,有点凌厉的感觉,眼睛的形状却很柔和,平视着夏烨,嘴唇形状很锋利,然而不会给人刻薄印象。

    夏知清脸色一下子就白了。

    “怎么了你?”陈安雯关切问他。

    “没事,没事……”他深呼吸一口气,再定睛往那张照片上看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平静。

    眉眼有三分相似,不过只是因为这个角度的问题,仔细看的时候还是不像的,这个女孩儿明显要更加漂亮一点,气质也要更加凌厉一点,不像她……

    他的目光有些许茫然,因为顾忌着陈安雯,不敢显露出来,可是心里却忍不住惊骇,有流泪的冲动。

    将近三十年的往事一下子浮现在眼前……他恍惚记起来,自己已经快五年没有再想起那个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