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明末球长 > 第365章 训练损伤
    “又倒了一个,快点救人啊。”

    李向前站在远处一个二层小楼的房间内,对外俯视,慢慢说道。

    周志伟叹息一声,说道:“这已经是不能再降低的标准了,这里面有个问题,这年头,连地主家的少爷都是半干半稀的吃着长大,最多就是饿不着,更何况,好男不当兵,这可不是旧时空抢着当兵名额的时候了,我们的兵员来源倒是非常一元化,都是在农村啊。”

    李向前说道:“我特意把新兵连时间拉长,不就是为了这个吗,冬天可以慢慢练兵,军官集训也可以在此期间慢慢来,我不是找你这个懂行的人帮忙做饮食计划了吗。”

    周志伟苦笑一下,说道:“老大,我那也是在软件的帮助下现想,况且咱们现在哪能和旧时空比。”

    他一点一点诉苦道:“旧时空的时候,随便打个招呼,发个邮件,想要多少吃喝,那是一句话的事儿,可是现在呢,不说别的,咱们连给士兵喝的牛奶都无法完全供应。”

    这确实是个很窘迫的情况,不过李向前说道:“你啊,咱们中国人就不喜欢喝牛奶,牛奶的替代品多着呢,比如……”

    按照营养学来说,其实豆奶豆浆都比牛奶营养更加均衡,不过他更气馁的是,之前为了解决粮食问题,都把精力放在了小麦和水道的种植上面,北方人喜欢吃的小米也很多。

    这种经济作物就难说了,当然,在土地开垦越来越多,粮价已经有了下降趋势的时候,各种经济作物肯定是要慢慢推广起来的,但那都是远水啊。

    从兵员素质来说,相对于这个时代,长老会治下的小伙子们并不差,毕竟这个时代欧洲人那边也不怎么样,大家都是在比烂,历史上八国联军进城,德国人在门口检查,发现大量的人口在德国,都达到了最低征兵标准,欧洲甚至要到了拿破仑时期,才结束了临时征召屌丝打仗的习惯,规定一个火枪手要进行多少发子弹的射击训练,才算是一个合格的士兵。

    但是长老会的胃口很高很高,士兵们的训练任务其实不重,他们把这些政权稳固后征召的士兵看做是教导团一般的存在,那都是未来的种子,不可能让他们随便损失在战场上或者训练场上的。

    “我记得美军海军陆战队的训练死亡指标是5,已经是高到突破天际了,而且还从没有这么严酷过,我们的……嗨。”

    李向前感觉自己很头痛,真想要后世那种被养得膘肥体壮,凶悍的小子们,那不是十年可以做到的,一句话,长老会的匮乏是从精神到物质的全面匮乏,当然,是治下的社会的问题,他们本人从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连续训练过几批新时空的人,当然了,每次来源并不相同,从李自成的降兵,再到河北当地的辅助兵,再到今日,算是正式的征兵活动,从宣传政策,待遇,再到体检,家访,也许在后世看来是穷将就的没办法的办法,但在这个时代却是高标准的极致,人们都说着不是在找小卒,而是活脱脱的在找亲兵,不然还需要这么麻烦的上查三代吗。

    这个时代,亲兵家丁才是主要战斗力,一个军阀失败的象征就是他的嫡系家丁死亡干净,消耗殆尽,不然的话,这些活屠夫杀进一个州县,将这里的妇孺杀死,女人**,壮丁编入炮灰营,就是一支裹挟十万几十万之众的危害深广的大军,如果没有强力官军的打击,往往会好像滚雪球一样的庞大起来,炮灰营中的人往往会被驱赶着与敌人消耗,最后活下来的精英又可以成为心腹家丁,从一个被迫害者变成迫害他人者。

    当亲兵可以养全家,而且很多时候都是全身最好的铠甲,平时跟在大帅身边保护听命,很多时候都是在最安全的地方,自然是人人都想当着亲兵家丁了,奈何这个时代的官员基本上都是从自家的佃户,或者老乡里面找家丁,最极端的浙江人常凯申,共和国第一任总后勤部部长,运输部部长,共和国物流业巨子,身边的侍从一水儿的浙江慈溪人,当然了,他们对于国民党前宣传部长***同志身边的护卫来自天南海北,到处的人都可以当御前侍卫这件事迷惑不解呢。

    李向前说道:“一支军队,要有两件东西,一个是人,一个是物,我们现在两边都只能将就,你也想办法将就一下,至于其他的,再想办法,别的不能保证,明年以内,我保证每个地级市都至少有一个肉鸡厂,一个蛋鸡厂,还要有一个养猪场,额,妈的,种猪问题难解决啊。”

    他是实在想不到,他们拥有可以随时拿下所有敌人的力量,但是对最基本的生活物资却举步维艰,不说其他的,就一个肉食已经非常难解决了。

    后世的中国,人均猪肉消费量达到了世界平均的两倍,但所依赖的资源却是来自欧洲的种猪,中国人传统吃的黑猪,虽然肉质劲道,堪称美食,营养高,胆固醇少,肉香上品。

    但是,比起白猪容易长肉的特性,徒河黑猪生长期慢,体重偏低,一年生黑猪仅150斤,而21世纪的时候,贵上四五倍都是很正常的。

    但是对长老会来说,真心没必要搞这些花里胡哨的玩意儿,大明百姓不害怕胆固醇偏高这种绝对的富贵病,能有肉吃已经是天堂了,现代化大规模养猪带来的高效率也是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但是随之配套的防疫和饲料却也是长老们的短板。

    正如我们所说的,他们在生物学方面懂得的人太少了。

    无论是工人,士兵,还是正在长身体的小孩子,都需要大量肉食作为蛋白质的补充,但这都需要大量的投入,这方面,鸡反而是最容易解决的,中国自古以来驯养家禽,就已经积累了不少的经验,所欠缺的不过是全国一盘棋下的交流与借鉴,无非是投入而已,其实这个时代中国的名鸡不少,朱元璋亲自赐名的三黄鸡正是其中的代表了。

    想到自己空有雄心壮志,却要每天在这些鸡鸭鱼肉的事情上耽误青春,李向前就暗暗神伤。

    “去看看吧,千人的队伍,就有几十个晕倒的,这还是大冬天,不是夏天热晕的,总要安慰一下,额,好像忘记带慰劳品了。”

    长老会没有自己的烟草工业,以前朝鲜有一些,不过还在恢复当中,他们也看不上那些粗陋的烟叶,什么熊猫中华自然是不必想了,飞船上一点不多的储备也被大伙儿收藏了起来,这种远航的人用烟草打发时间是一回事,但耽误事儿又是另一回事了。

    钟佳佳虽然不算是什么优秀医生,但最起码也是通过了非常难的医学生考试的人,在这个时代绝对是价值很高的高档人才,当然,此时她已经开始培训手下的卫生员了,不不要求他们懂基本的药理学,把基本的头疼脑热解决了就好。

    在此之前,这些新兵都经过了多轮体检,基本上就是这些卫生员的功劳,虽然没有胖子和太健壮的人,但身体素质已经不错了,所以晕倒跌倒的原因基本上都是营养不良,对此李向前也没有办法,世间万物唯人最贵,按照后世经验,这一点除了砸钱之外别无他法。

    好在中国人吃苦耐劳、善于学习,是高产的农民,是巧手的工匠,是精明的商人,也是一流的士兵,起码很早就让他们分清楚了左右,也懂得了纪律,起码在被扎针的时候,都能忍住疼,任由几个卫生员给他打点滴,当然了,基本上都是葡萄糖加生理盐水而已。

    “大伙都辛苦啦,我给大家问好了!”

    李向前挨个过去,拍拍他们的肩膀,询问他们的姓名,虽然他们的迷彩上都有编号,但还是先问名字的好。

    当然了,唯一让他不太满意的,是身后没有几个举着照相机的记者,周志伟显然不是当记者的料儿,总的来说,帝都日报的设置还在规划,也没什么影响力,这种事关军事的东西,也不好随便乱报,而作为政策,主流报纸未来自然是要多报道,某某人在海外殖民地发财了,或者某人突袭了一个朝鲜土著村落,杀光那里的男丁后,将一个村子上百个女人独自霸占,让她们给自己生儿育女,生下了足够过百个子女……

    这种事情,才是现阶段长老会要好好弘扬赞颂的,所谓见贤思齐,媒体的作用可以将一个弯弯岛上的人变成世界上最大的禽兽岛屿,所以就要多报道一些穷人屌丝,在家乡一无所有,但到了海外后,在长老会中央的坚决领导下,积极进取,开拓创新,取得了好成绩,升职加薪,当上了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好吧,大概其就是这样,其中因为出门太久帽子发绿,或者不小心赔本,或者因为训练受伤这种政治不正确的事情,暂时还是不能见报的。

    这就叫政治动向了,古今中外如此,在报纸上,表面上你是看不出来真正的内容,但是仔细一想,很多时候,报纸的倾向性却是一目了然,事实上,无论怎么样的内容,你都可以导向中国或成最大输家这种内容,为什么?

    因为中国崩溃解体灭亡了,并非在中国内部没有受益者,韩寒李开复等着的就是这一天啊,他好从中渔利呢。

    李向前遗憾的对这些新兵嘘寒问暖,可惜在屋子里没机会玩解衣推食的那一套,“齐三多是吧,你在家里排行是老三吗。”

    这个时代的人起名字就是喜欢在里面加个数字,最出名的自然是我们的朱重八先生,总的来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齐三多很是激动,但是被那个管子插着,正在激动呢,马上说道:“拜见长老,长老……”

    一开始李向前就没让这些晕倒的士兵站起来行礼的,齐三多当然也不例外,他支支吾吾,心情激动,说道:“我有两个哥哥。”

    “嗯,很好。”

    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李向前手下自然少不得要有一大群华北平原的士兵,好在综合素质不会坏,历史上虽然没有独立成军成为野战军,那也是因为当时拱卫西柏坡,几乎相当于禁卫军的地位,自然不好使用,但素质不会太坏,当然了,这不是什么问题。

    齐三多人被晒得很黑,虽然娇生惯养,但是一个落魄小吏之家能怎么养,还是吃了一些苦头的。

    “东西吃不饱吗,以后觉得体力不支了,可以报告。”

    李向前现在怕的就是训练把新兵累死,他希望的是做到当年太祖皇帝的十分之一,也就是彻底扭转了中华千年以来鄙视士兵,崇尚毫无担当的士大夫的习性,在21世纪的时候,一个小子如果好勇斗狠,不知所谓,基本上家中都会嘀咕几句后,送去当兵,基本上出来后,算是个有担当的孩子。

    营造这种社会氛围,花了五十年不止,可不像是那么容易,反正其中的付出,李向前是不知道的。

    但是,这里面很难啊。

    齐三多连连摇头,他生怕说了不该说的,得罪了什么人,马上说道:“这营里的饭食好,好到不得了,我一辈子也没有这么吃过啊。”

    “嗯,那就好。”

    李向前其实生怕新兵们吃的太好,造成蛋白质中毒,因此无论是肉食还是其他的好东西都减少了供应,准备随着训练的进度,新兵们的纪律性提升后,才慢慢把伙食标准提升起来,现在又不是21世纪的时候,新兵们在家里早就被大鱼大肉惯坏,吃个咸菜都觉得新鲜啊。

    “多谢长老关怀。”齐三多还是学了些新词,稍微一动作,就露出了什么。

    “这是什么?”李向前距离近了一些才发现,这小子身上似乎有什么不对劲,多了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