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偷香 > 第751节 意外连连
    柱子等人对阿九所言倒是敬佩不已。他们有点看不明白单飞和阿九的关系,说是情人吧,单飞始终不冷不热的如木头人般,但若说不是情人……孤男寡女的在一起,总得有点缘由吧?

    众人救人之际不忘八卦,不过终究不敢像狗仔般在单飞面前刺探隐秘。听阿九说的这么清晰明了,柱子等人连连点头,“阿九姑娘所言极是。不过……这样倒是辛苦单老大了。”

    单飞微笑道:“我或许辛苦,但你们亦是不能偷懒,一定要认真去想想如何让于阗百姓相信于阗王是被奸邪控制。”

    “当然。”柱子立即道:“这件事包在我们身上。”

    有清越悠扬的钟声从远方传来,柱子向城郭望去道:“佛像请来了。”

    单飞一直留意着于阗城外的动静,看到有近百身着黄色袈裟的僧人从城外南方官道而来,而在僧人之外,又有数百兵马卫护。

    众人簇拥中,有辆大车载着一个数丈高的雕塑而来,雕塑上盖红绸。不过不用掀开红绸,众人也知道车上所载的正是于阗王请来的神像。

    随着钟声鸣响,城外的百姓、商贾自动的散到道路两侧,不约而同的跪下来。与此同时,城内号角吹响,城头上彩旗飘舞,又有阵阵欢呼声从城中向外扩来。

    单飞不知行像的具体过程,但想这玩意和阅兵仿佛,总是要摆个排场以示威严和实力,古今中外无有例外。

    “我们分开行动。”单飞就要向于阗城的方向走去。

    “老大……你就这么去见于阗王?”柱子不由扯住单飞。他觉得阿九说的计策很好,但根本不知道怎么来实施,眼见单飞如此去找于阗王,感觉实在过于儿戏。

    单飞笑道:“时间仓促,来不及准备什么礼物。但礼在心诚,想真正的信佛之人本应明白。”

    他说到这里时微有感慨,心道佛主从没说添的香油多,就会有佛主保佑。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佛主也不过是个势利眼罢了。

    见柱子怔怔,单飞拍拍他的肩头,轻声道:“替我照顾阿九。”

    他说了这么一句后大踏步的向于阗城的方向走去。

    柱子看着单飞的背影,搔头道:“阿九姑娘,方才我们多有得罪。”

    “什么?”阿九反问道:“你们怎么得罪我了?”

    柱子支吾道:“我方才说你和单老大很般配就是开个玩笑,请你不要介意。如今大伙同仇敌忾,不知阿九姑娘有什么高招?”

    他虽应承单飞、想办法让于阗百姓认清奸邪,心中却没有什么把握。可见单飞拼死打头阵,他若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未免过于无用,这才向阿九请教。

    “我可没有当作是玩笑。”阿九板脸道。

    柱子等人都是尴尬,“那以后……”

    “其实……我很喜欢你们这么说。”阿九咬唇反问道:“难道我和单飞不般配吗?”

    柱子等人恍然大悟,迭声道:“自然般配。”

    阿九脸现红晕,低语道:“谢谢你们。”

    柱子不知道阿九在谢什么,却如何不知这少女的心思,立即道:“等这件事了,我等就会前往楼兰。到时候阿九姑娘若是喜欢,不如和我们一块前往楼兰,我们都和一家人般。”

    阿九听到“一家人”几字心生向往,低语道:“那敢情好啊。不过眼下我们要先过这个难关。”

    “姑娘有何妙策?”柱子心虚道。

    阿九看了凤血镯一眼,微笑道:“你们放心,他们会请佛,我也有神仙保佑的,到时候看哪个灵验。走吧。”

    她蹦蹦跳跳的前行,柱子等人面面相觑,根本不懂她在说些什么。

    单飞已离于阗城不远。

    这时城中锣鼓喧天,有士兵分成两队、正从城门列队而出,沿着城南官道分列道路的两侧。

    欢呼声中,彩旗招展的门楼处有花瓣飘下,随着花瓣飘飘,更有清幽的檀香气息似布满了整个于阗城。

    单飞看到花瓣片片似七彩的雪花飘落,一时不由有些出神。

    中原兵戈寥落,他在中原许久,只有一次看到过这般热闹喜悦的场面那本是他的兄弟为他向晨雨告白做的准备。

    心无间,流年蔓。弹指东风,飞花怎知路远?那时候的他,从未想到过如此一别,竟已相隔经年。

    眼帘微润,单飞抬头望去,见有不少身着盛装的女子正从城头上撒下花瓣。

    他听柱子说过,在城头焚香撒花的应是王宫的妃嫔和从臣子家选出的女儿,于阗国这般,自然用来表示礼佛的心诚。

    花瓣飞舞后,神像离城百步之遥时,于阗王就会出城迎接。

    单飞记得柱子的言语,这时已悄然混迹在人群中,紧盯着城门的方向。欢呼礼乐声中,有数辆彩车从城中缓缓行出,士兵见状均拜。正中那辆彩车上坐着一个头戴王冠的白须王者,王者之侧,竟并肩坐着个中年僧人。

    这和柱子说的有些不符。

    单飞心中微动,记得柱子只说于阗王会从车上下来免冠行头面礼足之礼,却没说过有僧人会和国王同坐在王车之上。

    转目望去,单飞见附近的百姓望着于阗王坐的彩车时,也是有点神色诧异,想必也觉得意外。不过碍于此间威严,倒没有人敢窃窃私语。

    于阗王缓缓下车,向那僧人望了眼,那僧人坐在车上微微点点头。于阗王见状,这才摆手示意。

    乐声停,众人屏息,于阗王摘冠赤足,在红毯铺就的路上缓步向百步外的神像行去。

    头面礼足之礼极其类似藏边虔诚朝圣之人的拜叩之礼。众人屏息间,于阗王在红毯中拜叩行进,渐渐近了行像之车。

    众人均是注目在于阗王的身上,单飞却是暗中打量着那坐在王车上的中年僧人。

    那僧人身穿通肩袈裟,露出的右手臂干黑如铁、甚至有些锃亮发光。

    单飞不知道这人是许久没有洗澡的缘故,还是身怀独特的功夫。坐在王车之上,那僧人除了和于阗王点头示意外,始终双手合十、垂长眉闭细目很有高僧的风范。

    阿九对柱子等人所言就是他心中所想。

    巫师不但控制了楼兰王,甚至算准了班氏会联合于阗,抢先一步又控制了于阗王,不然实在无法解释老道的班营会失陷在于阗城。

    单飞始终猜不透巫师和范氏作对的真正用意,但他已从韦苏提婆那里知晓巫师控制了楼兰王、斩了楼兰水曹,目标极可能是蒲昌海下的楼兰神庙、亦是剑指白狼秘地。

    巫师究竟要搞什么大的动作?

    单飞不知,却明白班氏的事情和他已无法脱离关系。

    他救班营就是在和巫师对战。

    碧眼之人虽死,于阗城还应在巫师的掌控中,看于阗王对那僧人毕恭毕敬的样子,莫非这僧人在控制着于阗王的举动?

    单飞琢磨之际,就见那僧人突然睁眼向他望来。

    心中微凛,单飞感觉僧人的目光直如闪电般刺来。微有凝神,单飞气涌神聚,缓缓的垂下了目光。

    他知道这些人对精神控制均是极为精熟,亦明白方才那一眼蕴含着极为强烈的掌控……他若是寻常百姓,只怕已陷入神智迷失中。

    那僧人对旁人不望,偏偏看向他单飞,难道那僧人居然看破他的来意?

    单飞暗自警惕时,那僧人却是再次闭上了眼眸,双手合十再没了动静。

    自从到了这个世界后,单飞着实算是身经百战,他已感觉敌方的陷阱悄然的张开,偏偏仍旧看不出门道。

    若是旁人,或是惊退、或是忍不住压力开始冒进,他却仍和常人般静观其变无论对方知道不知道他的行踪,他的目标从未变过。

    于阗王已近神像。他是个苍老长者,跪拜百步中,额头已有汗水冒出,等靠近佛像大车时,于阗王没有什么放松之意,神情反倒更加有些紧张。双手合十再张开,于阗王做了个要拥抱的手势,高声道:“于阗王谨代替于阗子民,恭迎飞天使者入城,佑护于阗苍生!”

    单飞一怔。

    于阗王声落后,众人纷纷站立欢呼,城门楼上再次有花瓣漫天飞舞。与此同时,罩着雕塑的红绸缓缓滑落,露出了神像的真容。

    单飞心中微震。

    那不是佛像,而是神像!

    神像和佛像还是有不少的差别。单飞知道于阗、贵霜的一众佛像风格明显,以犍陀罗式或芨多式居多,这些佛像造型优美流畅,多是仿释迦等人生前真容所塑,以示佛如众生。但世界各地的神像却是均有不同、造型亦是奇特,以宣扬神之力为多。

    那神像翼状焰肩、造型极为奇特,面容竟极其类似中原人的面貌或者更准确的说……有点像他单飞。不过他单飞没有那神像微有张扬的双翼、周身的光环、如同穿着重甲、又似燃着熊熊火焰的双肩……

    飞天使者?

    单飞心中震颤时,蓦地想到范乡等人和他提及过飞天使者的两件往事。

    传说中,远古曾有身生双翼的天使从天而降,帮蒲昌海左近的百姓清除了一场惊天灾难,这才被后人信仰崇拜称作飞天使者。

    大秦人曾流传个神秘的传说,他等祖先曾经有过极为绝望的时刻,却被从天而落的飞天使者拯救……

    单飞对飞天使者虽有知晓,却不想于阗王请的神像竟也是飞天使者。

    巫师控制于阗王请来飞天使者的神像是何用意?

    单飞心中极度困惑时,就听众人欢呼声突转为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