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不算番外的番外(2)
    川主席上台了!

    诅咒,可怕的红色幽灵诅咒,徘徊在欧洲大陆。

    这就像是一声魔咒,响彻了五大洲四大洋,沉睡的巨人被这一声低语唤醒,湍急的溪流汇聚成波涛汹涌的红色巨浪,一场震撼世界的海啸从自由世界席卷而过,铺天盖地。

    莫斯科,红场。

    在克里姆林宫门口岗哨站岗的士兵擦了擦有些模糊的眼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他看见一个与画像和雕塑上一模一样的大胡子与光头,一前一后向克里姆林宫大门的方向走来。他准备伸出手拦下他们,却被身边出现的身影所制止。

    弗拉基米尔总统站在他身边,压下准备抬高的枪口。

    “放下枪,我的士兵,不要乱来。”

    “他们是俄罗斯的救星。”

    俄罗斯帝国的领导人给予年轻的士兵一个忠告。

    “你干的很好,弗拉基米尔同志。”

    然后弗拉基米尔低下了头,轻声说道,“这是我应该做的。”

    大胡子摘下叼在嘴角的烟斗,望着克里姆林宫建筑最高层的红色五角星。

    豪情万丈。

    “牢不可破的联盟,我回来了。”

    ——分割线——

    柏林大学的年轻学生,感受着这座百年老校的图书馆里庄严气氛。

    很少有人在哲学区徘徊了。

    只有他独自一人,聆听哲学先辈们的教诲。

    他来自莱茵兰-普法尔茨省的特里尔市,目睹过政府曲意逢迎的讨好那些无耻的难民。他曾说过福利社会不代表社会主义。

    也曾在课堂上与教授古典哲学的大学教授据理力争死亡不属于工人阶级。

    他快步的走过那一排又一排厚重的,沉淀了岁月积累的书籍。他并没有沉浸在黑格尔的辩证法,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亦或者是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而是将目光投向了另外一个区域,那些早已无人翻越,落满了灰尘的书籍。

    《资本论》

    《宣言》

    红色的字体刺痛了他的眼睛。

    喃喃自语。

    “幽灵,徘徊在欧洲大陆的幽灵并没有离去。”

    ——分割线——

    他曾是第三世界共产革命运动中的英雄,西方左翼运动的象征。

    古巴和南美,曾将他视为反抗旧时代的代表。

    而现在呢?

    南美沦陷成为毒品和犯罪的天堂,哥伦比亚的里约热内卢的贫民窟,他们才是这片黑暗大陆的主人,吸血的短生种。

    无人敢反抗他们的。

    为正义摇旗呐喊的人都死了。

    或被肢解,被沉溺,警方只有找到残肢和碎块。

    他凝视着这片曾经热爱的土地,已经很久了,久到以至于忘记了,信仰和灵魂。

    他的好友,竹中再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并为他带来一份计划。

    “第一,处决压迫南美洲人民的集团毒瘤,一个不留。”

    “第二,推翻无能的资产阶级政府的统治。”

    “第三,迎接新时代的红色曙光。”

    身为曾经rb赤军的竹中点燃了香烟,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是时候迎接我们的伟大革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