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朽之路 > 第六百一十四章 你家鸟大爷
    此时,火焰白猿王跟天一神道的战斗也越发激烈。

    火焰白猿王的巨爪抓落时,天一神道竟像是毫无察觉一般,依旧在全速前冲。只是当火焰白猿王巨爪上卷起来的劲风和烈焰即将落在他身上时,异变陡生,那些先前随风飘舞的细丝猛然间就像是受到了刺激似的,猛然炸了起来,朝着火焰白猿王的巨爪就迎去。

    这一根根的细丝聚拢在一起,攒刺而出,彷如是一杆长矛,可是现在却彷如是无数的牛毛细针似的。

    被针扎到,火焰白猿王并不在乎。不要说一根两根,就是千八百根对它来说都算不上什么。可是这根根的细丝一看就相当诡异,它是一根都不想被其刺中。因此瞬间爪力爆发,熊熊烈焰外加狂暴爪风就同时轰向这根根细丝。

    “嘭……

    火焰白猿王的攻击虽然猛烈,但是却也只是将绝大多数细丝给吹开了,并不可能将其毁灭。同时还是有一些顽固的细丝最终朝着火焰白猿王刺来。

    此时对于火焰白猿王来说,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拼着挨扎也要攻击天一神道,二是及时收手,再等待时机。

    换成是以前还是血肉之躯时,火焰白猿王也许会选择第二种。但是现在它都已经是阴神,也就不在乎这些,反正它的立身根本是万魂幡。只要幡子不毁,它就不容易死。

    于是,火焰白猿王直接无视了那些细丝,继续抓向天一神道。

    “嘶……

    下一刻,当细丝刺在爪上时,火焰白猿王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为疼。

    它现在没了肉身,本来是不应该有什么感觉的。但是现在它却是真真切切感觉到了疼痛,因为这些细丝攻击的不只是它的手掌,更是伤到了它的神魂,这样的痛跟皮肉之痛不一样,直入魂灵,所以就更加的疼痛,并且还无法驱散。

    除此之外,每一次刺入它爪上的细丝彷如是活了似的,不断朝着深处钻去,触碰到火焰时就发出滋滋啦啦的响声,白雾升腾,彷如是水火碰到了一起似的。

    吃了这个大亏,火焰白猿王很想报复回来,但是它却只能站在远处,因为它现在有种预感,如果自己不尽快将这些进入自己体内的细丝清除,那么后患无穷。

    “如非事情紧急,非杀了你这孽障!”天一神道回头看了火焰白猿王一眼,怒喝道。

    可恶!火焰白猿王看着天一神道离去的身影,心中同样焦急,但此时它再想拦阻却已来不及。

    没了火焰白猿王的阻拦,天一神道很快就赶回了方森大营所在的群山之外。只是现在的他却只能待在外头看着,原因很简单,随着玄武盘山阵被夏凡改成了龙龟出海局,这个阵法自然也就换了主人。夏凡反客为主之时,天一神道现在反倒成了外人。

    对于他来说,想要入阵,唯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硬闯。

    怎么会这样的?!天一神道远远看到阵法,就知道已经跟当初自己布下的玄武盘山阵大不相同了。只是他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前后离开并没有多久,究竟是什么人竟然有这样高深的阵法造诣,竟然能够把自己借助山形地势而布置完善的玄武盘山阵生生就给改成了一个截然不同的阵法,这简直是太特么的不可思议了。

    “什么人占了本神道的阵法,滚出来受死?!”天一神道大喝一声,既是想要惊动夺阵之人,也是想要告诉被困其中的方森,自己已经回来了,让他再坚持一会儿。

    “你不要枉费心机了,阵法阻隔内外,你的话方森是听不到的。”说话声中,夏凡出现在半空之中,居高临下的看着天一神道。

    刚刚天一神道看似在冲着他叫阵,但却也暗中想跟方森联系,夏凡直接一言道破他的目的。

    “你是什么人?”天一神道盯着夏凡,目光里充满了浓重的杀意。如果不是眼前这个家伙占了自己的阵法,那局面绝对不会糟糕到现在这种地步。

    就算自己最后杀了他,再夺回阵法,事后照样也会受到师父的责罚。想到此处,天一神道除了恐惧就是满心的愤怒。当然,内心深处天一神道更有一种强行压制的担心,他平时以阵法造诣高深而自负,但却从来没想到过会有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

    自己布置的大阵,怎么可能被别人夺去,还被其用来对付自己这边,这种事情他想想都感觉不可能,可事实却就在眼前。

    想着这件事情的后果,他都不知随后该如何跟师父跟国王解释。连他此刻置身这阵法面前,都想不通,更不要说跟其他人解释了。

    “该死的,都是这个家伙害的,我必杀他!”天一神道心里发狠,瞪视着夏凡道:“有胆出来跟我一战。”

    “我是谁,从哪里来,往哪里去,这种天地间最大的秘密,你认为我会告诉你吗?”

    “嗯?”天一神道微微一愣,一瞬间都还没反应过来,夏凡这话的意思,随后猛然反应过来,顿时双目杀意爆射而出。

    “不知死活的小子,竟敢鸠占鹊巢,此乃本神道布置阵法,本神道乃……”

    “停停,别说那些废话,你说是你的阵法,你叫一声看看有没有反应。还有,有胆的就进来,不过进来你会死的很惨,没胆的就赶快滚蛋,别在这叫嚣这是你的阵法这样二逼的话。”夏凡根本不给天一神道再说话的几乎,有意刺激天一神道,随后身形直接隐入阵法之中。

    混蛋,卑鄙!狡诈!无耻!听了夏凡这话,天一神道顿时气的牙根子发痒,要不是他现在心头还残存着一些冷静,肯定已经是忍不住破口大骂。这世上还有比这更无耻的事情以及更不要脸的人吗?

    阵法原来是自己布置的,结果却被眼前这个小子给抢了。抢了也就抢了,可是他却将其改头换面,反过来还想要诳自己入阵去受死。这实在是太特么的气人了。这跟从别人手里抢了把刀子,反过来再捅人家一刀子有什么分别?

    天一神道既然能够布置玄武盘山阵,自然在阵法上的造诣不弱。可是他站在阵外已经看了一会儿,却生生没能看出眼前这阵法的虚实,这让他又是震惊,心里有一阵没底。

    正因如此,当听到夏凡说让自己入阵时,他才很是不爽。因为他很清楚贸然进入一个自己看不明白的阵法,那简直就跟冒冒然进入一片危机四布却又相当陌生的区域没什么两样,完完全全就是九死一生,甚至十死无生。

    天一神道不是没有想过破阵,或是将阵法重新夺回来。但是就目前看来,不管是重夺阵法还是破阵的难度都不小。

    想要夺回阵法,起码得先看明白这阵法是怎么回事。要不然的话,全都是空谈。可是现在阵法内云雾缭绕,水气弥漫,着实让天一神道有些看不清楚虚实。这也就意味着想要夺回阵法的可能性就变得很渺茫了。至于破阵,难度同样也不小。

    破阵有时候就像是攻城,方法也许千变万化,归根到底就是两种,一软一硬。

    所谓软的以攻城来打比方,就好比在不惊动守城之人的前提下,悄无声息的寻找城池本身的破绽,漏洞,或者自己挖掘遂道,然后派一队人马进去,将城拿下。这种方式的好处就是对阵法的破坏很小,可是难度却不小,毕竟不是所有的阵法都是轻而易举的就能够找到破绽的。。

    至于硬的,那就简单了,就是强行攻击。破阵为止。

    平心而论,天一神道自然更倾向于来软的,只是他看了半天也没看出这明显经过了改造之后的阵法有什么破绽,在震惊于布阵之人手段了得的同时,也不得不遗憾的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可是他随后又觉得有些头疼,因为他很清楚来硬的并不容易。尤其是这么大的一个阵法,单凭自己一人想要将其攻破,绝对相当难。即便他有着神灵境的实力也一样。

    看来我得想点别的什么办法了。天一神道转了转眼珠,心里盘算着主意,嘴上却道:“你以为躲在阵法之内,我就奈何不了你吗?”

    “靠,有本事你就来呀,看我们怕不怕,站在外头跟个二傻子似的在那里装出一副很牛逼的样子来叨逼叨个没完,难道你想把我们给说死!”天一神道的话音未落,就有一个声音嚷嚷了起来。

    闻听此言,天一神道的脸上顿时涌上了一股强烈要到了极点的怒意和杀机。

    作为合天老祖的弟子,又是已经有了神灵修为的强者,天一神道本就在合天道中地位相当高,不能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也差不多。后来合天老祖跟蓝皓麟合作,并被奉为国师后,他这个二弟子的地位自然也是随之水涨船高。几乎是走到哪里都是受人追捧,已经很少被人这样骂的狗血淋头了,尤其还是骂的这么难听,简直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这让天一神道简直有种被人直接按在地上,不但被人用臭脚踩住了脸蛋子,并且还一边碾一边在地上摩擦的感觉,太特么的气人了。

    “谁,滚出来!”天一神道顿时就怒吼一声。

    “你家鸟大爷我。”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同时一只个头不大,只有巴掌大小,却是却羽毛艳丽,仿如百花盛开的鸟飞了出来。

    看到说话的竟然是一只鸟,天一神道顿时一愣,心中的怒火一下子就有种憋住了无地方撒的感觉。这也很正常,绝大多数人即便是脾气再暴躁,多半也不会跟一只鸟一般见识。这就像是一般人被只满口粗话的鹦鹉而骂了,估计也不会将其怎样,否则反倒会显得没有气度,毕竟一个人跟一个扁毛畜牲一般见识着实有点掉价。

    只不过天一神道下一刻心中的杀意就再次暴增,一是因为他旋即想到,能够张口说话的鸟儿绝对不是一般的鸟儿,将其干掉也就不算有失身份了。二来,也是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这只鸟就在天一神道愣神时,再次张开嘴巴道:“呦,这小眼神儿还挺特别呀,说你呢,你看什么看,当你家鸟大爷好欺负是吧?还看,再看你家鸟大爷就弄死你个乌龟儿子王八蛋,真当你家鸟大爷不发威就是大尾巴鹰呀!”

    夏凡隐入阵中,但看天一神道很是谨慎,他立刻放出百花鸟。这鸟最近快憋疯了,只要出来那嘴就会一刻不停歇,最关键的是,这家伙那张嘴现在可是又脏又烦又讨厌,绝对气死人不偿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