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五十一章 用假话洗白
    周围的命妇谈话立刻停下,纷纷好奇打量永安侯夫人以及已经站在她面前的安乐郡主。

    慕婳再次见这位曾经想要亲近而不得亲近的永安侯夫人,扯起嘴角:“三小姐回去同你提过没有?嗯,想来她是没有提在魏王府我警告她和夫人的话语,否则正常人也不会冒着危险再站在我面前。”

    “……我是被别人推出来……”

    永安侯夫人改口道:“原本想拜见郡主,今日碰见总要……总要同你说几句,问上一声好,见到郡主一切富贵顺遂,我这心……”

    慕婳目下无尘从她身边走过,耳边刮起的微风立刻寒了永安侯夫人的心,被人退出来的确意外,当然若她不愿意又怎会假装中计?

    最近这段日子安乐郡主太红了,落寞的永安侯府极是需要安乐郡主的另眼相看,三小姐背后有高人指点,可高人隐藏太深,现在还无法给侯府太多的好处,唯有巴望上安乐郡主,侯府才有兴盛的资本。

    “我不是你女儿,凭什么帮你?凭什么让你借我的好处?”

    慕婳走开两步,背对永安侯夫人,平静的反问:“你心心念念的好女儿三小姐连一句真话都不敢同你说,任由你冒出来得罪我,你们果然是母女啊,我永远做不到漠视至亲被谁欺负了去,以前纵然我年小力单,依然为几个兄长打架,为你们在关外争一口吃食,在宛城同人打架也多是因为他们说侯府的坏话……如今我不是同你们形同陌路,说句大实话。”

    停顿片刻,慕婳给注意这边动静的命妇一个反应功夫,“我巴不得你们永安侯倒霉,我和我爹祝愿你们永远翻不了身,霉运和厄运缠身!”

    众命妇呆愣片刻,慕婳已到宫门口了,不知谁噗嗤一声笑出来,立刻掩住口,憋得满脸通红,若不是在国丧期间,又是在皇宫门口,她一定是要开怀大笑的。

    永安侯夫人孤零零一个人站着,没一个上前帮她打圆场,谁也不愿意得罪安乐郡主和木齐。

    “云哥儿?!”永安侯夫人眼巴巴望着慕云,“你……你也盼着侯府……我纵是有千般不好,侯爷总是你爹啊。”

    慕云嘲讽道:“我生母是怎么死的?当日侯爷没有说一句话,此时我也不会多言一句,没有亲自弄垮侯府,已经算我孝顺了!提醒你一句,别给我机会领人查抄永安侯府。”

    几步追上慕婳,慕云在慕婳耳边低声问道:“在宛城打架因为维护侯府名声?在关外抢吃的,是给侯府几个不成器的少爷?”

    慕婳一本正经的说道:“怎么?我说假话洗白自己不成吗?”

    斜睨慕云一眼,清澈眸子满是坦荡,反问:“你要出卖我?”

    慕云心头一颤,“不会,当然不会,用不用我帮你继续洗白暴躁固执的名声?”

    慢慢当时很暴躁,虽有人挑拨,但固执偏激的女孩子又有几个会喜欢?

    慕婳说道:“我方才是故意气她,以前她是尊贵的永安侯夫人,我只是一个奴婢生的女儿,她说什么或是表现出来的东西每个人都相信,如今我比她地位高,比她得宠,虽然这么说很有些小人得志的感觉,但是情况颠倒,永安侯夫人也该尝尝有口难辨的滋味,纵然我说得不对,又如何?世人只会相信我,她所说的真相不过是狡辩罢了。”

    “对付永安侯夫人还用我和你亲自动手的话,我们这些年真是白混了!”

    “我之所以没有把三小姐彻底打压下去,纵容她时不时蹦跶几下,除了想知道……她背后的高人是谁外,更想见被她当做兴盛侯府的三小姐如何让侯府走上不归路,她们母女互相敌视,骨血相残的剧情才过瘾。”

    慕云神色严肃。

    慕婳问道:“被我吓到了?”

    “不。”慕云缓缓摇头,“我在想如何能帮到你。”

    “他们不需要牵扯你太多的精力,二哥的能耐若是只用在她们身上,我会很失望的,不过是几颗无关痛痒的闲子罢了,高兴时看看热闹,一旦杀招出现,最先除掉的人就是她们。”

    慕婳断然不会为看她们母女相惨的戏码而不动用杀招!

    一切尚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她才会纵容三小姐,情况有变,管三小姐背后是谁,先宰了三小姐。

    她手上并非见不得血,更没有三小姐不配她动手的高尚觉悟。

    “安乐郡主,皇上召见您,您随奴才提前入宫。”

    无庸公公的徒子徒孙在宫门口张望好久了,总算盼到安乐郡主,不顾周围大臣命妇异样的目光,殷勤小跑过去,行礼道:“您总算是到了,皇上也叫了三公子,听说皇上有意让您和三公子扶灵。”

    慕婳嘴角抽了两下,自己给自己扶灵?!

    “难为皇上……皇上还记得我。”

    慕婳话语极是生硬,小太监不以为意,“您同三公子真有默契,方才奴才引三公子入宫时,三公子也是这么说的。”

    要不这两位怎么都得皇上的宠爱呢,当时他陪着师傅无庸公公在御前侍奉,皇上说了安排后,苦笑摇头,‘他们未必会喜欢朕的安排,不过朕却是很喜欢呐。’

    在所有人看来为少将军扶灵是最最光荣让皇上满意的差事,名利双收!

    慕婳回身对慕云说:“二哥,我先进宫了。”

    慕云点点头,“我去见见王公公。”

    纵然没有皇上提前召见,慕云依然能比朝臣命妇提前入宫。

    小太监领着慕婳去拜见皇上,等候在宫门口的权贵重臣鼻观口口观心,全然没有过多留意一般。

    魏王撇嘴小声嘀咕一声,“虚伪!”

    说得就是这群明明想要提前入宫却表现得很沉稳的大臣们。

    魏王妃在一旁说道:“莫非王爷就不虚伪?您明明也嫉妒得很,您该明白皇上和王爷的区别了。”

    “你住嘴!”魏王压低声音,“你以为这是魏王府?由得你信口开河?!本王虽是没有提前入宫,但是本王的儿子被皇上召见!”

    魏王妃意味深长看了魏王一眼,扭头看向皇宫紧逼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