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洛水情缘 > 第24章 验尸
    一炷香后,曹操派来保护曹冲的暗卫就把刚刚听到的一切都告诉了曹操,曹操赞叹:“得子若此,我曹操何其幸也!”后又想想,这甄宓所言所为不像是找只老鼠那么简单,借找宠物为由像冲儿打听老鼠为祸一事,看来她也并非一个蛊惑丕儿的红颜祸水。

    此刻林洛已经说服曹丕去军械库查看,可惜终究是慢了曹操一步,曹丕刚走出东苑便被曹操派来的人宣去。听政殿内,曹操居于首座,小面一个小吏匍匐在地。

    “丕儿,这个小吏说,军械库的马鞍被老鼠咬坏了两箱,你可知道此事?”

    “孩儿正要查此事。”

    “你查此事,是要把我的邺城翻个底朝天吗?我让你留守邺城你就是这么守的?没用的东西,犯了错事还要你弟弟来给你擦屁股!行啦,下去吧!往后莫要再犯。”

    曹丕莫名其妙被招来,又莫名其妙挨了顿骂,什么弟弟来给他擦屁股,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走到听政殿外,他偷偷向一直侍奉父亲的阿翁打听:“父亲说我弟弟,是哪个弟弟?”

    “是仓舒公子,他本是好意帮您,把自己的衣服剪破说是被老鼠咬的,谁知道司空知道了这事。此处还不是说话的地方,总之大公子凡事顺着司空些,莫要再忤逆他了。您也知道,自打到邺城后,他就总容易对您不满。”

    是啊!自从到邺城后父亲就常因小事对他大怒,他又何尝不知。曹丕叹了口气:“多谢阿翁。”

    “您是阿翁看着长大的,这点小事不必言谢。”

    回青曜院后箭竹也从军械库回来了,见到曹丕他立刻问:“公子没事吧?”

    林洛见他们先后回来,一个满脸阴郁,一个奋激不平,本想过去问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曹丕却带着箭竹径自走进书房。只听得里面箭竹愤恨地说:这一切都是仓舒公子公子的阴谋!之后便再没有声音传出来,应该是曹丕提醒他谨慎点。

    给叡儿调理身体不是一日两日的事,华佗便在邺城开了家医馆,每隔几天便来一次,这也方便了林洛和孙老板联系。和孙老板的生意往来她一直瞒着曹丕,曹丕有事隐瞒她也是正常的,夫妻两人本来就应该给彼此一点时间和空间,只要他不出轨,林洛觉得没有什么事是不能谅解的。

    几日后,离开许久的芝若终于回来,而且带回来两个人——乡儿之前的奶娘还有失踪许久的阿福。曹丕见到这两个人,一直以来隐忍不发的怒火终于可以宣泄了,几日后,任覃被休,任家无颜认回女儿,还是年迈的任老爷子臭骂了儿子,现在当家的任伍才接回妹妹。

    此后数日,曹操意外的亲临青曜院,见到襁褓里的曹叡对他笑,他忽然想起了丕儿刚出生时,一样是这么笑呵呵地看着他。后来丕儿渐渐长大,他的孩子也越来越多,力大无穷的彰儿,自幼便出口成章的植儿,后来更有聪明机警的冲儿,他渐渐减少了对丕儿的关注。尤其是丕儿为甄宓违背他的心意,不仅没有将此女赠与他甚至私自纳她为妾,后来更是为她身受重伤,一次次让他觉得丕儿囿于儿女私情、难成大事。

    林洛跪在地上,这是她第二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曹操。往常在司空府见到他她总是借机遥遥避开,但是这一次他却坐在叡儿的摇篮边,她搞不清楚这一代枭雄到底要做什么,只能安分地跪在地上等他发落。

    “丕儿休了任氏你可知道?”

    “知道。”全府上下都知道的事,她能不知道?

    “他要扶你为正室你也知道?”

    “这个还不曾知晓,子桓也不会做这样的事。”

    “何以见得?”

    “休妻后便扶正,不仅我会落人口实,便是子桓也会遭人唾弃。”

    曹操点点头,没有得意忘形,沉得住气,甄宓果然也不仅仅是个红颜祸水。他又问:“听说以前子桓提过休妻一事,你阻挠了,为何这次不再阻挠?”

    “以前我不知道任夫人的性情,现在她做出算计他人、毒害亲人的事,继续留在留在身边,于我于子桓都是祸害。”

    曹操再次点头,有理有据,遇事冷静,没有像其他女人那样装弱啼闹,确实算得上贤内助。

    “袁熙袁尚均被斩首,而且他们的头颅已经送到邺城。”

    恐怕这才是他今天来真正的意图,林洛不急不缓道:“我溺水后死而复生,前尘往事早已忘却,此生此世,只认定子桓一人。”心里却忍不住腹诽,你的环夫人、杜夫人、尹夫人都是别人的老婆,难道你每个都得问问她心里是不是惦记着前夫。

    “好!好!好啊!”曹操大笑着离去。不久后便有几个丫鬟送来许多金银玉器,林洛彻底蒙圈了。

    从听政殿回来的曹丕同样很困惑,按理说他休了任覃,和任家撕破脸,父亲应该是生气的。没想到他非但不生气,反而将扩建邺宫的事交给他来办。

    林洛见他回来,捧着七上八下的心问:“父亲今日来青曜院了,还送了不少金银玉器。你说他这是什么意思?”

    “是啊!父亲还将扩建邺宫的事交给我来办。”

    青蒲奉上一杯茶,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林洛道:“有什么你便说吧。”

    “依奴婢看,司空是喜爱小公子,所以赏赐了这些东西,夫人不必为此忧心。”

    林洛莞尔,若事情真有这么简单就好了。不出林洛所料,第二日曹操就差人来请林洛去听政殿。曹丕握着她的手道:“别怕,有我在,我陪你一起去。”

    林洛点点头,或许这就是夫妻的意义——相互扶持,相濡以沫。去听政殿的路很长,也很迷茫,但有他在身边,她并不害怕。

    才到听政殿外,他们就远见着一个女子跪在门前。曹丕问传唤的小厮:“那是何人?”

    “彰公子的小妾燕姬。”

    “她来干什么?”

    “据说是为了求取袁熙袁公子的头颅。”

    曹丕闻言看向林洛,林洛虽然有些心虚,还是大胆地回应他的逼视,小声道:“她好像和袁熙认识,此事与我无关。”

    曹丕收回咄咄逼人的目光,看向前面的女人。正当此时,曹彰从大殿里走出来,狠狠地抽了来莺儿一个耳光,死拽着她离开。来莺儿身形比以前更加瘦弱,被他那么拽着仿佛是曹彰手里一叶风筝,尽管如此,她还是不肯离去。

    林洛虽然不太待见这个来莺儿,但是一个男人对女人大打出手她就看不惯。她走上前大声道:“你个男人打女人算什么好汉?”

    “你?”曹彰露出一抹凶狠狡诈的笑,“你该不会也是为了袁熙的头颅来求情吧?”

    林洛正欲争辩,一个年逾四十的阿翁便从殿内走出来道:“请二位夫人进殿。”

    曹丕虽然因曹彰的话吃味,却还是担心林洛,正要跟上,阿翁道:“请二位公子在殿外静心等候。”因阿翁示意不要跟上,曹丕只能恭敬地立于殿外。

    来莺儿得知曹操终于肯见她,立刻挣脱曹彰飘进大殿。林洛不知道曹操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回看了曹丕一眼让他放心,见他神色缓和这才进去。

    听政殿内,曹操眼眸微凝地盯着匍匐在地的来莺儿,林洛见他面有怒色,赶紧跪下拜安。曹操果然不是常人,昨天赏了那么多东西,今天又忽然召见,这般喜怒无常、不按常理出牌,难为伺候他的那些人了!

    林洛心里正咚咚打鼓,曹操却走至大殿中两个木盒前,抬手掀开木盒。

    “甄氏,过来。”

    林洛不知道盒子里装的究竟是什么,只能走上前去,没想到入眼的却是两个人头,她何曾见过这样的画面,顿时一阵恶心。

    “甄氏,这可是你以前的夫君袁熙?”

    林洛只觉得恶心难耐,正要开口说话却只是干呕了一口。来莺儿听到曹操说里面装了袁熙的头颅,立刻不管不顾地冲上前,面对血迹斑斑面色灰白的头颅,她非但没有恶心,反而颤抖地伸出双手,分开挡住袁熙脸颊的乱发,不住地啼哭。

    林洛总算明白她为什么爱替袁熙打抱不平地找她麻烦,原来来莺儿如此深爱袁熙,只有真心相待的人才不会害怕这样的断头吧!林洛又偷偷看了曹操一眼,他竟然也面露不忍之色。

    林洛似乎是被来莺儿感染了,像是魔怔了一样,竟然对曹操跪下恳求道:“请您把他赐予燕姬吧!”此话一出,曹操立刻质问:“你不是说前尘往事早已忘却,心里只有我丕儿一人吗?”

    “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便是我不记得他,却也曾夫妻七年。更何况燕姬与他情比金坚,我想司空您如此气度,也不会和一个死人计较。”

    曹操抖抖衣袖,坐回上座道:“好,早就听闻芙蓉一舞倾国城,你若是为我跳支舞,我便将他赐还与你。”

    林洛迟疑了,她早已与曹丕约定只舞与他看。正当她犹豫不决时,来莺儿向曹操自告奋勇道:“我愿意!我愿意以舞换得熙公子。”似乎害怕曹操不答应,她匍匐在曹操脚下,“我曾是洛阳花魁,更被人称为当世之飞燕,我愿以一舞换回熙公子。”

    “哦?”曹操听她这么说,果然起了兴致,林洛赶紧收回心神,缩手缩脚立于一旁,又听得曹操道:“好,舞来看看。”燕姬便依声行事。

    大殿内,尽情地舞者仿佛要借舞宣泄心中的不满,观者绕有兴致地看着,林洛觉得她的存在再多余不过,想要离去却又不敢扰了曹操的意兴,更不敢私自离去,只能再尽力缩缩,恨不能用缩骨功把自己变成一只蚂蚁——不,最好直接消失。

    站得腿酸脚麻以后,燕姬可算停下了妖娆的舞姿,曹操哈哈大笑,拍手叫好,这才看到多余的林洛,当即吩咐她下去。林洛如蒙大赦,迅速闪退。

    候在殿外的曹丕见她出来,立即上前问:“父亲找你何事?”曹彰也紧随其后问道:“莺儿怎么没出来。”

    “验明袁氏兄弟的真身——坏了!燕姬一个人留在里面……”话为说完,曹彰已经闯进去,林洛看着他匆匆的背影,傻愣愣地将为说出的话缓缓道来:该不会是要灭口吧?

    曹丕听她这么说,又见曹彰去得急,心道只怕不是杀人灭口,而是要做什么她不适合在场的事。思及此,他立刻拉着林洛离开。

    林洛想:曹彰既然进去,来莺儿应该无事,只是免不了曹操一顿臭骂,为了避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她和曹丕心有灵犀地默默退离这是非之地。

    终于远离听政殿,林洛拍着胸脯大出一口气:“吓死我了!”

    曹丕的眼神在她脸上犹疑不定,仿佛要看穿她一样:“何事令你如此惊慌?”

    “你都不知道,袁熙和袁尚那两颗头颅多吓人!还有父亲,我根本猜不到他到底想干什么,昨天一番厚重的赏赐,今天又不提前告知直接让我去验明袁氏兄弟的真伪。哦!他还要我跳舞换回袁熙的头颅。”

    “那你跳了?”

    林洛见他面有怒色,悻悻道:“我哪儿敢,腿都吓软了,是燕姬跳的。”

    听得她这么说,曹丕终于恢复镇定,像平日一般面如镜湖地对迎面走来的两人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