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本尊大人:负我两生歌 > 16、阳神大婚
    被他怎么一说,我一个趔趄差点到在地上。

    他又道:“今儿月虽说听明亮的,但这儿的花草树木倒是挺多的,正切合幽会。妖后怎么看呢?”

    随后他勾起唇,一双眼睛闪了又闪的瞧着我,他又凑近了我的脸庞。还故意俯下身子来。

    刚才趁着他湿漉的衣裳,我瞧着他的身材堪称完美了,十分诱人。

    我瞧着他现如今脸上微微泛了一丝红润。忍不住嘴角抽了两下,我扑哧了一笑道:“你居然脸红害羞了?你居然还会害羞,唔哈哈哈。”

    “你能不能有点正经?”他有些生气的瞧着。有凑近了一点。

    我退两步,然后转过身,道:“你是妖族的王,我断然晓得天王不会委屈你让你睡客房,你这般不打草稿的来骗我,真当我不理红尘得连这点事儿我都不晓得?唔。”我回过身去,踮起脚的趴在他耳边,有些嘲讽道。

    后来我觉得我自作孽了。

    他沉稳着目光脱口而出道:“居然你晓得,天王安排我住大罗宫,可我晓得着大罗宫里的规律,你也晓得我不喜欢。你我共同爱好,自然要在一处。”

    我再次搂过我的腰。俯身道我耳边,低低一笑道:“你说我们今晚干些什么?”

    我脑子里全是糊浆,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惹什么人不好,惹了大魔王。他把我搂得紧紧的,紧紧的靠在他胸膛处,有一次的清楚听着他的心跳声。

    我茫然回神,有些慌乱道:“呃…这儿是山谷,蚊子特别厉害,我们还是回去得好。”

    我企图睁开,可都是徒劳。

    他有些好笑的道:“你觉得我堂堂妖族的王会怕微不足道的蚊子?”

    我暗灰了心态。道:“自然不是你怕,我怕的。我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这蚊子。”

    他一双细长的眼又凑近了我。笑盈盈说着:“唔?你怕是小看为夫了,我若是保不了你,我这些年怕是白活了。”

    天开始灰蒙蒙的,怕是要回去都难了。

    若是这时候伏羲王看到了,怕是又要唯我是问了。我心里一阵阵纠结,生出一起波澜。

    “可是我饿了。”我理直气壮的说。

    他伸出手,化了一盘子红枣出来。

    “我瞧着你脸色甚是苍白,就带了这个给你补补血气,唔,我路过那阳神子君宫里,看见门外摆了好几盘子红枣,我拿了一盘,想必阳神子君也不会介意。”他掂量了我一番,向我嘴里塞我一颗红枣。

    “噗嗤。”我忍不住大笑,大婚前在宫门外放置红枣是吉利的,说明可以长长久久,就算点了一个都会不吉利,如今他倒是拿走了一盘子。

    还给我吃了,我是震惊也是吃惊,更是好笑。

    “不觉得好笑,若是你还饿,大不了我去水里抓几条鱼儿。”他指着溪流。

    “这儿没有鱼。”

    大概是这儿离仙界近灵气甚是重,不到几百年鱼儿都能修炼成人形,若是平常的话,倒是要好几千年。生在这儿的鱼倒是前事修来的好福气,委实幸运。

    他化出一仙障,护住我们。

    “你还想不想有修为?”他缓一缓道。

    “你说有了修为都想修为更加进一步,没有修为的,恨不得修仙有修为,谁不想。”我就事论事的说。

    “我又几十万年的修为,你可想要?”他一双漆黑的眼睛真诚的瞧着我。

    我有些震惊,抽了抽嘴角,莫不是他要把几十万年的修为分给我?我听着这话意,他可是修炼了几十万年的老妖了?

    我实在惊讶得合不拢嘴巴,算来我不过是几万年的神仙。我眼前的人却如同女娲娘娘的岁数,我惊叹不已。

    “怎么呆住了?”他按了按我额头。

    “唔,你你居然几十万岁了?”我喉咙深深被卡住的样子。

    “怎么?”他又似笑非笑的。

    “呃…”

    “自我记事起,天宫才分起了三界,盘古开天地,女娲补天石,我尽都看在眼里。”他不紧不慢的说着。又道:“我看着着三界的变化,看尽了生灵涂炭的世界,看尽了繁花似锦的样子,天王还有上任我就已经存在了。”

    他搂着我在草丛里躺着,幸好只是搂着。

    一晚上,我们聊尽了这几十万年来有趣的事儿。

    我大概总结就是,他幼年期有一个好玩伴,在分三界的战争中,他们失散了。后来他落去妖界,平平安安的长大了。后来前任妖王甚是看好他,后来他就是妖王了。大概是这样子。

    他倒是不喜欢妖王妖王的。所以倒是游山玩水,所有的事儿通通都不管了。

    我们在这山谷里,聊上了好几天,他倒是缠缠绵绵的缠着我,幸好是清清白白的。

    明儿是阳神子君的大婚,刚不就水仙过来说,伏羲王说不是你们的婚礼,他来了也没去,就回泰山去了,还有这个是给你的出嫁礼,你现在还没有时间用,给你且留着,你没有了修为这个恰好能用上。还说你别再闯出什么事,若是有大事,到泰山去寻他。

    伏羲王送的礼倒是奇特,给了我一浅色的戒指,上面什么都没有,只是一个银色的框。

    我晓得伏羲王还是疼我的,这儿离泰山委实太远了,来回腾云倒是要几个月。

    倒是风萧瞧着我着戒指甚是不舒服,再给我戒指上面插上了玉兰色的铃铛。我一动还发出声音。

    他说这声音也也唯独只有在我使用法术的时候有声音。

    我蒙了蒙,这戴与不戴和用不用法术有何干系?

    “我在这儿下了几万年的修为,你带上便有法术可使,若是脱下便有没。”他挽了挽袖口,又道:“你用了法术我便知道你在干嘛,你用得什么法术我便有晓得你在干嘛?”

    我一脸蒙遭。这可是要监视我?

    “唔!你这礼委实重了些,我可否还给你?”我试图去摘下。

    “没有的,你摘的下戒指摘不下铃铛。”他说。

    我欲哭无泪,我可是走欠了他一笔。

    我这人向来不喜欢欠人家的,有债必还,如今我倒觉得他这样是要我还不清的节奏,再说如今我的修为是妖法妖术。

    “你且安心用着,不过还不能发挥几万年的修为,不过是一点儿,待我那天有空去取灵芝草把修为渡入你身体中,好让你正常使用。”他顿了顿又道:“不要用大法术,以免走火入魔。”

    “咳咳。灵芝草去哪里取?”我晓得灵芝草,自小就听说灵芝草作用极大。但我问起去哪里取时,却没人能回答过来。有人说灵芝草可以起死回生,那时候我日日盼着女娲娘娘能回来,一心打听着去取灵芝草,有人却说我疯了。

    后来懂事了,这起死回生不过是悠忽人罢了。

    “你宫中自有,过些我带你回去。”他缓缓道。

    “不好吧?”我有些犹豫。

    “是不好了些,你没了身份,总归跟我回不去不好。”他说。

    我觉得他说的忒有道理了,使劲的点点头。

    “若不然一会阳神子君大婚,我同天王说,带你回去做天后如何?”他说。

    “嗯嗯!”我又使劲点头。

    呃…天后?我一晃过神来。

    “不不不,不可啊!”我急忙的解析着。

    “为何?本尊是妖王,要他天族一小仙都不肯给了?”他语重心长的说着。

    我觉得胸口一闷,还好伏羲王回去了,若不是风萧真怎么说了,我可是左右为难了。

    我却也发现,风萧说本尊的时候不过是在提起他的地位多重。

    我摇着头,欲哭无泪。

    “本尊不会委屈你的。”他按了按我额头。

    月过得甚快,我赖皱皱的不愿意起来,他俯身过来趴在我也眼前。

    笑盈盈的抚摸着我的脸蛋:“唔,今日是你那前未婚夫大婚,你可会吃醋?”

    我茫然了半响,被他怎么一说委实有些凄凉,我同阳神子君的婚约不过才解开,如今他倒是有了新欢。

    前些日子还皱巴巴过来讲我们凄凉的风霜雪雨,唔,如今是他的大婚,若是我过去,大众定会多嚼嚼口舌,既然来了,若是不过去,怕是说我不愿意面对这是,对阳神子君还心存留念。

    我右眼跳了两下,却不知道如何回答风萧。

    说我吃醋了,我倒是没有觉得醋意,若是我对阳神子君心存留念也不至于不给他解释的机会。细水长流之间什么都没有了。

    “前些日子,我路过听到阳神子君问你是否爱过他,你的话意倒是有点爱,可你这里怎么想?”他指着我心脏的位置。

    我不禁心脏跳得更快了,表面故作沉稳道:“算是有吧,当初在人间我确实红鸾心动了一下,后来却给他毁个干净。就心灰意冷了。”

    “那你可有遗憾?可想重来?”他一双眼睛闪了闪。

    “若说遗憾,没有,我对他算是过得了良心。倒是他表面愧疚的很,你说重来可是说笑了。”我揉了揉脑袋。又道:“我一向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我虽说同他青梅竹马,有一丝的感情都是友情,在人间的时候不过是历劫,我模糊着到时候应该是十二三岁的样子,还恰傻傻分不清感情。”

    我会想着人间的日子倒是有些模糊了。时过境迁,我心胸的度量倒是宽广了许多,就是不喜欢同他们计较前事,阳神子君寻过来我也总喜欢躲起来,如今倒好,惹了另一个天凌。我琢磨着未来的日子不好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