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烈火生烟 > 第30章 魔宫倒影
    玄燏答应坤夷的要求之后,魁淇带领六人来到殿后山上的厢房,六人分别住在两个半山腰的庭院里,玄燏和越泽住在石阶西侧的庭院,清无临皋泉音三人则住在东侧,谢子昂因和清无泉音更亲近些,也住在他们庭院里。

    他们在屋内歇下脚,傍晚,魁淇就送了饭菜过来,四人围坐在挺远中央娥石桌上用膳。

    “你说,坤夷非让我们住一晚,到底想干嘛?”眼前琼浆玉露,美味佳肴,可比凛山上的待遇好多了,可是临皋吃不下。一是对坤夷玄燏此举心生怀疑,心里烦躁,二是忌惮魔族使诈。

    清无却一反常态,手里一双象牙筷自开饭时就没停下过,听到临皋这么一问,她心里自然清楚玄燏的打算,可是她不想解释,于是,喝了口酒,那酒味道里泛着芬芳,想必是什么花酿的,没有雪酿清冽,却胜在花的清香,她不由多喝了几口,才回答道:“坤夷要赤炎山心切,未达成目的前,应该不会轻举妄动。”说着,不由又喝了几口酒。

    “唉,你少喝点,你今日是怎么了?整天魂不守舍的?”临皋见她已经喝掉一坛,伸手又要开另一坛酒,急忙按住她手。

    清无挣开她的手,又揭开一坛。此时,夜幕初降,天色昏暗,泉音和谢子昂不知道去干什么,桌前只剩她俩,院内屋檐下挂了两盏青灯,她的面容在昏暗光线下显得颓靡不堪。“临皋,你为什么要等她这么多年?”

    临皋一听她这么问,面色一沉,沉默不答。

    清无等了许久也没听她回答,就抬头看她,只见她神色黯然,不禁冷笑出声,“你知道她为什么爱玄燏而不要你吗?”

    被她戳中心事,临皋既震惊又诧异地望着她。

    清无见她失态,便知自己一语中的,抿了口酒,清馨辛辣的味道混合在一起流到胃里,十分舒爽:“因为……你觉得你配不上她。这样美貌又传奇的女子,也只有玄燏配得上。所以,在玄燏这个对手面前你退却了。”同样,玄燏这样才貌双全的男子,大概也只有她配得上。

    临皋苦笑,清无一向看事透彻犀利,只是这话说的不留情面。“别说了,你醉了。”

    清无知道她向来要面子,低头笑了笑,道:“所以我希望你,无论今后化烟如何,你要对自己好一点。你不是说我傻吗?说我辛苦修炼百年只求了个小仙?我看你也傻的紧。”世间尽是痴人,玄燏、临皋怀着痴念过了两千多年。她不想做痴人,所以她比别人都要狠心。

    “……我认识她比玄燏认识她要早许多,她相处多年,她不过见了玄燏几面,就爱得无法自拔……有时候想一想,爱这个东西,真的没有先来后到,好不讲道理……可是她就那样死了,我这个神仙有什么用呢,都没有办法救她。这么些年,我也只有等她,一开始我想着,可能等一等我就放下了,谁知道一等就等了两千多年,后来我就想,只要她活着,哪怕看她在玄燏身边好好活着,我也很开心……”临皋说着,眼里的泪就落下来。谁知道平日潇洒豪爽的女仙君,能有这样一面呢。

    清无把酒坛递给她,“若是有一天她知道你这么有情有义,说不定会抛弃玄燏呢?”

    临皋喝了口酒,用袖子胡乱抹了抹嘴,“玄燏怎么会放她走……”

    清无无奈地叹了口气,她的酒量见长,将近两坛酒灌下去才有些醉了,于是拍了拍临皋的肩算是安慰,回屋睡去了。

    “清无,清无……”清无觉得自己才刚刚睡下,就有人拍她肩膀,她头晕脑困的,想把那手挥开,可是那人异常固执。

    “子昂……?怎么了?”清无无奈缓缓睁眼,就看见谢子昂和泉音站在她床边,弯腰看着她。

    谢子昂手指放在唇上示意她噤声,清无一滞,抄起手边棠溪,谢子昂赶紧压住她手,在她手心画字:水。

    清无不解地望着他二人,用口型示意:水怎么了?

    谢子昂又写两字:传音。

    水能传音!?

    清无一惊,恍然大悟,果然,她从今日下午就觉得奇怪,坤夷居然没有在他们四周安插眼线,不想诀窍竟然在水里。不过,仔细一想,这招用的极其隐秘又聪明,水是人人必须之物,每一方庭院里都安置了一块水潭,而这山里的水必定都联系在一起,如果水能传音,那么监听每一处的动静简直轻而易举。

    她一下床榻,谢子昂就递过来一件衣裳,竟然是魔宫里侍女穿的,清无不解抬头看他二人,灯光下才发现泉音已经换上了同样的衣服,画了个艳妆,和那妖艳的宫中侍女有七八分相似。泉音递给疑惑的她一张纸,纸上写到:宫下有宫。

    清无理解了一下,他俩的意思是,山地下还有宫殿?他们这是要夜访地下魔宫?

    她还未反应过来,泉音已经等不及了,把她拉倒屏风后面,帮她脱了身上的衣服,又把那宫裙给她穿上,迫不及待的拿出各种胭脂水粉在她脸上描画一通。樱红色的衣裙甚是清凉,上身只遮住了胸部,外面套了一件薄纱衣,那薄纱十分清透,她修长的脖颈,白皙的玉臂,纤细的腰都隐约可见。清无这辈子都没有穿过这样的衣服。可是泉音都没有让她看下铜镜里的自己就把她推出去。

    谢子昂此时正在盘算他们三人要怎么潜入底下宫殿里,清无就从屏风后面出来了,他以前只觉得清无清丽,可是眼下,她上了妆,穿了这样的衣裙,眉目清晰,绛唇轻点,肌肤白皙,腰肢纤细。

    清艳冷媚,大概可以这样形容她。

    泉音的手在谢子昂眼前挥了挥,他才回了神,示意二人随他去。

    谢子昂推门抬脚,清无泉音紧紧跟在他身后,只见他出了庭院,并没有往通往山顶的石阶方向走,而是往另一侧的山林里攀爬过去,一路向上山顶爬取,直到到了一座宫殿墙外,一个翻身跃入墙内,清无和泉音也紧跟着跃身过去。

    子时已过,山顶夜风料峭,云遮雾绕,月色朦胧,他们跳下来的地方应是宫殿里的庭院,这庭院就在坤夷那宫殿不远处,但是院内空无一人,谢子昂猫着腰走到院中,四周侦查一番确定院内无人时,冲他们挥了挥手,两人就小跑过去。谢子昂用口型对她二人说:跟紧我。两个“宫女”点头,于是谢子昂扒着水潭就跳了下去瞬间化身一条金鳞,鱼尾拍了拍池边的机关,只见几尺来深的水潭底部竟然开了一口洞,金鳞挥一挥鱼鳍,清无和泉音就跟着金鳞的身影,跳了下去。

    令清无意外的是洞里的水竟是咸的,先前她以为山上的水皆来自山泉,现在看来,山上的水除了饮用水之外都是海水。料想甬道另一头应该在海水里。水洞深邃狭长,洞宽刚好容下一人身量,里面一片漆黑,好在谢子昂浑身泛着金光,鱼鳍上还挂着一颗夜明珠,给她们引路。清无只觉得她们一直头部朝下,不知游了多久,终于看到了出口。

    出口的光亮照过来,显然他们就快游到洞口,谢子昂转身示意她们原地等待,然后自己游到出口外,清无和泉音在用到里没等多久,就看到谢子昂在洞外招手。

    清无和泉音出了洞口皆是一愣,甬道这边的景致和那边一模一样,房屋的样式、桌椅的摆放没有丝毫差别,连悬挂青灯的地方都挂了两颗夜明珠,当然除了一点不同,这里四面八方都是海水,而那一头都是在陆地上。依照此理,这水下魔宫仿佛水上魔宫的倒影。魔君坤夷真正的宫殿,应该这座水中岛屿的最下面。

    人行在水中,竟然不会因为上下颠倒而感到不适。谢子昂仍然以鱼身游在最前,清无和泉音紧紧跟了过去。此时正直深夜,水下昏暗无光,房檐墙角都放置了许许多多泛着不同色彩的夜明珠。显然,水下魔宫的人迹要多了许多。宫女、魔族男男女女呢、五彩斑斓、体型各异的海鱼、七彩的珊瑚,谁能想到波澜壮阔之下,竟是这样的繁华热闹景象。清无和泉音穿着和宫女同样的衣服,而谢子昂以鱼身示人,因此他们行在水下魔宫里,竟然没人多看他们一眼。

    清无跟在金鳞身后,见他直直往下游去,料想他应是在往坤夷的宫殿去。

    果不其然,谢子昂在水下宫殿的最下面停了下来。此时,清无看到了这水宫的全貌。原来,这座岛屿是悬空在海里的,坤夷的宫殿之下,是深不见底的幽蓝海水。狡兔三窟,坤夷此人当真狡猾,上下两个宫殿,又将宫殿建在这样的岛屿上,遇到危险随时可以推岛移动至别处,浮海如此大,真的脱逃起来,一时半会真的找不到这岛。如此说来,应是狡兔多窟了。

    正想着,谢子昂已经游入了坤夷的宫殿,此时鱼身贴着宫殿的窗户,身子往里探过去。泉音识相地站在一旁帮他盯梢,清无也把耳朵贴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