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三世芳华只念君 > 第一百五十二章 雪山寻人
    “就算你们不来,我也是会去的,只是-----”孤鸷看着扣儿和她身边的女子,两个人都是风尘仆仆的模样,心中有些担心。

    扣儿看出了孤鸷的心思,笑着摇摇头,“我们没事的,你放心。”

    苦儿听到扣儿的话,也十分配合地朝着孤鸷点了点头。

    见扣儿脸上的笑容,孤鸷只能作罢,他知道,以扣儿的个性,就算现在不让她们上山,她们还是会自行前往的。

    “那我来带路吧。”孤鸷看到扣儿脸上的坚定,嘴角浮起一抹微笑,带头走了上去。

    山脚下,扣儿抬头望时,看到的是雪山上的一片白芒,如今,身在了雪山,扣儿却发现,雪山上如今已经变得坑坑洼洼。

    看到东一个深坑,西一个浅洞,扣儿知晓,这些必然是孤月盟的弟子寻人的时候所留下的。

    停下了脚步,扣儿不再前行,而是叫住了在前方带路的孤鸷。

    孤鸷有些不明所以,走回到扣儿身边,“怎么了?”

    扣儿皱着眉头看着周围这无边的白色,有些茫然,“我们怎么去找?”

    “找一处没有被挖掘的地方,再挖一次。”孤鸷注意到扣儿的目光正盯着地上那些坑坑洼洼,“这里深浅不一的洞,便是孤月盟弟子们留下来的,方圆十几里的地方,孤月盟的弟子都已经挖掘过一遍,没有发现。”

    扣儿有些为难地看向孤鸷,“这样的坑,就算挖掘完毕了吗?”

    孤鸷一愣,目光下意识停留在那些深不到一丈的浅洞,只能叹气道,“只能到这个地步了,雪山实在太大,要挖掘所有的地方,不可能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的。”

    “可是,这样的深度根本不够啊!”扣儿的心里,酸酸的。

    “也是没有办法了。”孤鸷知道扣儿的意思,“雪崩的地方实在是太大,如果盟主真的被埋得太深,生还的可能性极小,所以我们只能寄希望于浅处,尽可能多的将雪崩的地方搜索一遍。”

    “雪山如此之大,我们这样找,岂不是大海捞针,就算找到了,过去这么久了----”苦儿一直在一旁静静听两个人说话,如今听到孤鸷的话,不免担忧道。

    她的目光中,充斥着一片耀眼的白色,这样大的一片区域,光靠他们几个人,又如何能够寻得遍?

    “其实----”孤鸷听到了苦儿的话,知道她话里的意思,他将目光转向扣儿,有些欲言又止。

    “孤大哥,有什么不妨直说。”直觉中,扣儿已经料到了孤鸷接下来要说的话。

    “扣儿姑娘,我----”孤鸷踌躇了许久,终于还是没有将要说的话说出口。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扣儿的目光淡淡的,“你是想说,过了这么久,就算我们寻到了孤逸,他可能也已经是----”接下来的话,扣儿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眼眶中,早已盈满了泪水。

    只是仅仅那么一瞬间,扣儿便一抬手,将自己眼角中的泪水悉数擦干,随后抖擞起精神,“不会的,孤逸不是一般人,他可是百年前的神人,我相信,他现在一定在某个地方,等着我们去救他!”

    “扣儿姑娘---”孤鸷看着扣儿脸上的坚决,虽然理性告诉他孤逸生还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及微,但是在情感上,孤鸷还是选择与扣儿一样的想法,在见到本人之前,一切都还是有希望的。

    孤鸷还在踌躇,扣儿已经迈着脚步开始往前走去,厚厚的积雪上,扣儿走的很吃力,只是虽然吃力,但是扣儿的脚步却一直没有停留,她一边走,一边在细心观察着脚下,去寻找那雪地上潜藏的冰窟。

    在雪崩中,人唯一能够活下来的,便是进入一个稍微空洞的空间,积雪柔软,是不可能形成空间的,所以只有在冰窟中,在冰洞中,人才有可能存活,就像当时自己也是在一个冰洞中找到的孤逸。

    孤鸷原先是带着扣儿打算去更深处的地方挖掘积雪的,但是看着扣儿一边走着,一边低头看着什么,而且没有停下来的打算,一时间疑惑,只能走上前询问扣儿。

    扣儿将自己的考虑与孤鸷说了,孤鸷有些发愣,他没有料到,扣儿作为一个姑娘家,竟然还知道这么多连他都未曾有听说过的说法,想想觉着有理,便低下头与扣儿一同寻找那可能存在的冰窟与冰洞。

    就这样,三个人一寸一寸挪动着脚步,在雪山上低头寻找着,过了许久之后,苦儿揉揉眼睛,有些为难地对扣儿说她眼睛不舒服。

    扣儿看着苦儿,看着她双手在使劲地揉搓自己的双眼,忙一把抓下她的手,“莫要揉了,闭上眼睛休息一会。”

    苦儿听话地坐了下来,只是很快又蹦跶起来,她的身体触碰到雪地之时,身体的热度便迅速被积雪的寒冷侵蚀,冷的她一个蹦跶跳起来。

    扣儿笑笑,细心看了看苦儿,随后转向孤鸷道,“我们先下山吧。”

    孤鸷有些奇怪,原先他以为,如果没有收获,扣儿是会一直呆在雪山上不下去的,可是如今这日头还没落下去,扣儿却说要回去了。

    “我们还没有找到线索,怎如此快就下山了。”孤鸷犹豫一番,还是说出心里的疑问。

    扣儿站起身子,看看雪山上耀眼的日头,又环视了一下周围,叹气道,“苦儿的眼睛受不了这刺激的日光,弄不好,会有雪盲症,所以我们必须下山准备一样东西上来。”

    “雪盲症是什么?”孤鸷听到这个陌生的词语,有些疑惑。

    “雪山是一片白色,加上今日的日头比较烈,那白色经过日头的照耀会变得更加的夺目,时间久了,人的眼睛就会受不了的,如果不好好防护,很有可能会瞎掉!”

    “姐姐,你说什么,我会瞎掉?”苦儿方才听扣儿说了一堆话,不知道什么意思,但是最后一句,她听懂了,听说自己会瞎,她立刻便紧张地走到扣儿身边,紧紧抓住了她的胳膊。

    “我是说严重的话,可能会瞎,你现在的情况,不严重。”苦儿抓的扣儿的胳膊生疼,扣儿只能笑着安慰道。

    “吓死我了。”苦儿听到扣儿的回话,顿时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