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红线相牵一上神 > 第二百四十九章 父君
    霄太宫内殿里气氛骤然肃穆,远处经过的小宫娥也感觉到威严的气息从里面传出,微风飘过也不敢张扬地撩拨枝头。

    三个年轻人面朝厅堂屏风,沉默凝重地站着。双眼的目光直勾勾对着屏风前静坐着的人,生怕稍一移开视线,就会被看穿一切。

    站在一旁的小雪瞧着这样僵住的局面良久,最后不得不向忘华使使眼色。

    “爹,孩儿不肖,此次游历私定终身,未及相告。”

    忘华知道雪姑姑之意,便先开口打破僵局,还顺势跪下。身旁的绯儿亦一同跪地。

    绯儿虽两眼直视,但目光充满胆怯。自己的公公美貌过人,冰雕玉肌,英眉星眸,可即使静坐着,也充满震慑人心的气场。

    她心里捣鼓,他这般严肃肯定是因为忘华私下娶了自己,也许他也不太喜欢自己这个儿媳妇。

    想着想着,其目光从胆怯变成担忧。

    这时,宓儿也急了,连忙跪下说道:“父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只是,一切都来得太突然,才没……”

    “宓儿!”

    忘华即刻呵止。

    东华眉头一挑,眼神倏尔锐利瞧着他们。

    宓儿噤声低头,避免被父君看到她的惊慌,而忘华则表情淡然,镇定自若。

    东华目光收了收,道:“终身大事本就该自己做决定。未及通知一个老头子也实属正常。”

    宓儿和忘华眼神几不可见地交流了一下,父亲是在讽刺他们……

    绯儿见公公这般自嘲,不由得就说道:“帝君,请您别误会。其实是我父王急于求成,强迫忘华完婚,才未能通知……”

    一抬头看到东华对着她蹙眉,眼神愠愠,她没法说完,心里不断瑟瑟发抖。

    他不喜欢我……

    忘华感受到她的不安,牵起她的手,双眸柔情地看着她。

    东华本来蹙紧的眉松了,心道:还好不是被朱翊逼的婚,彼此有情就好。

    他的目光登时变得柔和,再次看向那个娇滴滴的儿媳妇。

    外貌不错,比菁儿要娇弱……

    嘴角不禁上扬,对着她道:“以后,你该唤我公公或是父君。”

    绯儿眼睛眨了几下。没想到,方才还生人勿近的公公,现在让人多了几分暖意。她倏尔安心,点点头。

    “你们就先在霄太宫住下,我看这几天跟小司商量,帮你们置一间新的殿阁。还有碧海那边,扩建一下行宫。若以后你们有孩子,会更加方便……”

    三人都怔住,尤其是宓儿跟忘华。

    他们还没见过父亲一次性说那么多话,那么热切地去做某件事。

    绯儿凑近忘华,在耳边细声道:“难不成父君他跟我父王一样,想抱孙子吗?”

    忘华眉头一挑,看了看此时爹脸上的微妙喜色,道:“年纪大了,谁都会这般吧。”

    “还有,你们未行神族的拜礼。我已经要小司安排好,在宓儿及笈礼之时,一起办。”

    宓儿听着就觉得高兴,父君不追究哥哥的事,还要操办在天界的喜事。

    “忘华的婚事谈完,”东华转而严肃地盯着宓儿,“现在应该谈谈宓儿的事。”

    宓儿心里咯噔一下:我的婚事吗?

    在回来九十九天之前,墨云生决定不跟随他们回来。

    “我先回青丘,跟父王表明我们的事,然后,就上九十九天向帝君提亲。”临别前一晚,他抱住她,十分用力说道。

    “你要等我。”

    宓儿当然笑着称好。

    如今忆起来,她的脸不禁红了。

    他何时会来提亲呢?

    东华眼瞧着这般亲昵的娇态,菁菁的身影又开始浮现。

    她跟菁儿真的很像……

    “你们此次的游历中,应该还结识了狐帝的义子墨云生,对吧?”

    忘华没有惊讶,倒是两个女生讶然,他怎么会知道?

    东华一脸认真看着宓儿,问道:“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这次,连忘华都微感诧异。他怎会知道他们有关系?

    宓儿再次低头,干巴巴地眨眼,咽了咽口水,小心吐字:“情……侣……”

    她觉得自己头都发烫得快要生烟了。

    只见自己的父君神色没有异样,很镇静地以手托颐,无声微叹气。

    “我不许你再跟他见面。”

    心里宛如天雷一轰,宓儿吓得不得了。

    “为什么!”

    东华并未因为她的激动而动摇半分。他依旧未能查明她与墨云生到底何以在两百年前彼此有了关联。这两百年来,宓儿也不曾提及这个人,事前她应对这个墨云生毫不认识。

    那就是墨云生单方面听到感知到宓儿的存在。

    若不查明情况,他根本不放心让他们交往。

    即使他们相互喜欢。

    但,这一切都是他内心的想法,并不显露人前。

    “为什么!你还未见过他,怎么不许了!”

    宓儿完全不能理解,父君的反对从何而来。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杏林山谷里做了什么。”

    东华平淡地说着,听众的心却直狂跳。惊恐的宓儿不由得与惊异的忘华相视一眼。

    “一切等你及笈后再说。你们都退下休息吧。”

    东华手一摆,示意他们都下去,也表明不许再争辩多一分。

    宓儿悻悻地跟着哥嫂出去,正跨过门槛,就听到父君突然叫道:“慢着。”

    他们三人愣住,怯意顿生,微微转头。

    难道他察觉到?三人心里大惊。

    东华目光再扫了扫宓儿的衣袖,继而抬眸表情平和道:“你们休息完,我们一家人一起吃晚饭。”

    他们吊得老高的心,终于放下来。

    他们退下后,东华不禁手托额头,心里悲凉道:他们有事情瞒着我……

    退出内殿的三人并未去休息,反而快手快脚地入了宓儿的房间,把门锁上。

    “母后!你刚才是不是动了?”

    宓儿把逆元天炉从袖袋中取出,平放在几上,炉子骤然生出青烟,幻化出菁菁的脸。

    她一脸抱歉,但脸上有些泪痕。

    “对不起,我听见你爸的声音就不由得哭了。”

    宓儿双手叉腰,道:“你连这样都不能忍,接下来怎么行?”

    “丫头,你要沉得住气,虽然师父把你的气息都隐藏了,可难保爹会发现。”

    菁菁像做错事的小孩,低下了头,承诺不会再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