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青玄道主 > 第120章 曲终(下)
    地藏从外面进来,步步莲花,最后匍匐到佛陀脚下,亲吻佛陀的脚趾。

    诸佛菩萨尽皆看到这一幕,心想地藏王菩萨重归我佛座下,当真是可喜可贺。佛陀将手覆盖在地藏王的头顶,作雷音,有狮子吼,道:“地藏当为万佛之主。”

    地藏身体一颤,竟未曾想到佛陀会将法位传给他。

    诸佛菩萨同样震惊,因为佛陀降生世间,自然是万佛之主,故而佛陀此言,亦有将要离去的意思。

    佛音一落,便成定数。

    紧接着灵山之外,竟而涌起一道天河,滚滚而下,很快就将这灵山化为泽国。

    这天河每一滴水,居然是无数的妙法,以及数之不尽的神通,有佛,有道,有魔,有妖。好似世间任何神通道术都可能在天河中找到影子。

    可谓化生万法,无有穷尽。

    有诸佛菩萨抵挡天河之水,那天河水立时演化出相应克制的道术。这天河水滔滔不尽,饶是一些证就摩诃萨的大神通者,都经不起河水一卷。

    唯一例外的是四大菩萨以及佛陀。

    佛陀抬首一望,就穿过天河滚滚,看到了云端上的一个年轻道人,那正是太乙道主,他牵着清水道君,正对佛陀微笑着。

    佛陀轻声谈息,佛掌轻轻一动,竟穿过那化生万法的天河,直接往太乙道主打去。

    太乙道主犹有闲暇,对清水道君说道:“这是教给你的最后一剑。”

    他说此话时,满眼静寂虚无,天地间闪出一道剑光,清脆的刺在佛掌上。巨大的元气波荡,直接将灵山圣地化为灰烬,唯独四大菩萨在一圈佛光中安然如故。

    …………

    朝小雨拿着六魂幡回到碧游宫,直接见了上清道主。

    接过六魂幡,一道清气突然将六魂幡绕了一圈,登时这破损的灵宝就整洁如新。

    上清道主将六魂幡递给朝小雨,说道:“可写六个名字。”

    朝小雨笑吟吟道:“谨遵教主法旨。”

    她似毫不意外此事,仿佛已经有了准备。

    朝小雨轻轻咬破自己的葱嫩玉指,鲜血涌出,她立时在六魂幡上书写。

    第一个名字:

    观自在。

    第二个名字:

    普贤。

    第三个名字:

    文殊。

    写到第四个名字时,她脸色开始苍白起来,但还是丝毫不停顿的写出“地藏”二字,到了第五个名字时,她毫不迟疑的写出“玄都”二字,然后停笔顿住。

    她抬头瞧了瞧上清道主。

    上清道主漠然道:“还差一个。”

    朝小雨犹豫了。

    上清道主淡淡道:“还差一个。”

    这次跟之前的语气没有分别,但朝小雨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她忍不住道:“为什么?”

    上清道主道:“你不忍。”

    朝小雨道:“是不解。”

    她猜出了五个要写的名字,直到写完之后,才意识到第六个名字会是谁,于是更加疑惑,当然也有一丝不忍,只是她不肯明说。

    上清道主道:“你很聪明。”

    朝小雨忽地吐了一口气,带着血腥味。写这五个名字,她付出不小代价。但她不是写不下去了,而是不想写。

    “教主你来写。”她终于将六魂幡交归给上清道主。

    上清道主瞥了她一眼,接过六魂幡,以指为笔,在上面写下最后一个名字。

    朝小雨看得清清楚楚,正是“悠道:“你若有来生,定当轮回不寐。”

    他继续往前走着,不知不觉竟踏入一段星空古路,头顶的光圈愈发黯淡了,突然耳边响起哞的一声,那是一头青牛,载着一个老人,迎面过来。

    地藏突然想起叶流云说的一句话,“不可见太上。”

    原来世间一切,早有定数,逃不掉的。

    青牛停在地藏面前,忽有氤氲紫气将地藏和青牛以及老人覆盖住,隐隐有道歌从里面传出。

    佛陀曾被太上渡化过,如今地藏得了佛陀法位,这段缘法就在他身上了。地藏明白太晚了,且又无可奈何。

    …………

    玄都在八景宫里听到了道歌声,嘴里不断咳嗽,满地都是斑斑的黑色血点。他纵混元无极,也压不住那冥冥之力,只是良久的叹息。

    等到金银两童子进入玄都闭关的静室时,才发现室内只剩下空空如也的仙袍以及满地的污秽黑血,自那后,世上再无人见过玄都。

    …………

    叶流云负手立在黄泉魔宫所在的山顶,夕阳西下,云霞万千。他一袭白衣,在风中翻动,如同云烟。

    背后响起轻轻的脚步声。

    叶流云不回头道:“卢兄,你来了。”

    “昨晚梦见沈炼,他说我赶得上,还能见你最后一面。”

    叶流云道:“你说我们生来世间,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没想过。”卢守义道。

    叶流云笑了笑道:“我以为你会说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

    卢守义道:“那是我要做的事。”

    “很好,本来活着只要做事就行了,何必想为什么要活着。”叶流云轻声。

    卢守义道:“沈炼也不能救你么。”

    叶流云道:“是‘我’自己要死的。”

    卢守义皱眉道:“为什么。”

    他现在不明白,后来才明白,叶流云说的“我”并非他见到的叶流云。

    那也是往后的事了。

    …………

    本来世间只有朝小雨这寥寥几人清楚上清道主回到了碧游宫,但是有一天一道璀璨至极的剑气从碧游宫发出,直接摧毁了昆仑山,世上所有人都清楚上清道主归来了。

    那是上清道主给元始道主的一道剑气,而元始道主竟未还手。

    …………

    不知名的时空中,沈炼漫步在一条小河边。那河水是黄泉分支,又叫做幽河,河水是无尽的魂念组成,片木不浮。河水声正是亡灵的悲歌,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数百丈外的山崖定飘起一阵铃铛声,在那哀切的亡灵悲歌中极为清晰,沈炼顺目望过去,崖顶上正立着一个孑然的人影,紫色罗衣衬托出她动人的仙姿,不知是人是鬼,还是化身人类的妖魔。

    沈炼对着她微微一笑,人生只如初见。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