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贪吃猫妖修神记 > 第一百四十三章:你我他
    站在原处,看着那个胡子拉碴的大胖子,暗夜完全陷入无边的失落中。此时此刻的心是抽抽的痛,一半来源于失恋带来的痛楚,另一半来自于这个世界给他带来的孤立无援。

    他看着那些由远及近的绿衣男子,那些看着自己凶神恶煞的绿衣男子,那些曾经把自己踩在脚下的绿衣男子

    又看了看在旁边对自己满脸埋怨的猫七慢慢的把表情移向自己:“暗夜,面子这个事情从来都不是别人给的,而是靠自己挣来的,既然这个人把你打败了,你就打回去好了,这样小兰也会对你刮目相看的啊。”

    本来是在满是苦胆揉成的汁水中苦苦挣扎慢慢沦陷,可是听到了如此语重心长的话,顿时感觉那汁水便如被大火燃烧,直至沸腾了般的涌向心头。

    是啊,眼前浮现出小兰那花容月貌,闭月羞花之姿,仿佛又看到了她向自己微笑时,唇角左上方的美人痣发出诱人的光芒,那是她站在远处对自己的鼓励啊。

    千军万马已经奔至城下,城楼上只有一人孤立无援,光是凭着满腔热血,无非是要被这些杂碎万剑砍死,残忍扔到城楼下的悲惨结局。若是这时这千军万马中若又来这一位肥猪,结局无非更是悲惨,只是那肥猪手中所持的东西是什么?板斧,我咧个草。

    只见那长相潦草的肥猪指着暗夜大叫道:“傻逼,逃到树上干什么?是不是怕了?”

    “说谁傻逼呢,朗月宫的人不是让你们这样侮辱的!!”猫七一记飞腿把那朱清子身上踹去。

    朱清子身后的千军万马皆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老大被飞踹到地上,然后弹射到极远的地方。

    猫七又扬手一抡把板斧抛向暗夜所挂的那棵大树上,暗夜看着离自己仅有咫尺的板斧,紧锁眉头,既然长相不如我,功夫也不如我,难道就是凭着这个板斧坐上这一哥的位置吗?于是便拔下板斧,飞身下地,眼中冒着贼光,对着那千军万马说道:“不怕死的,都快上前来吧!”

    啊……

    啊……

    竹青子拍拍屁股站起身来,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赶紧动手啊,关键时刻怎么就这么怂了呢!

    众绿衣瑟瑟发抖,我们不敢啊!他手里有斧子。

    暗夜一看众人的反应,便知道自己此举果然属于明智之举,便仰天长笑:”哦呵呵呵呵呵呵,哦呵呵呵呵呵“

    小兰不知从哪里跑了出来,用碧波荡漾无比崇拜的眼神看着暗夜:“好帅呢!人家就知道人家的眼光不会有错。”

    暗夜看着众人丢盔卸甲散去,小兰又充满欢笑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没有兴奋,涌上心头的是漫漠的失落感:“小兰,我想我们还是就到此结束吧!”

    为什么啊?暗夜哥哥,我们虽然中间还有过一些不愉快,但是完全不影响我们继续在一起啊!

    暗夜又跳入苦海,淡淡说道:“爱情这种东西,是在喧闹的街道漫无目的的闲逛,爱情这种东西是在清晨睁开眼睛时一句暖暖的问候,爱情这种东西是疼痛时的一次温柔的抚慰,只是这种东西对于你我来说却那么的遥远。”

    暗夜哥哥,你的意思是我们就这样的结束吗?这样对于你我是不是太残忍了。

    “我想你我都会遇到更好的,恩,相信我。”暗夜拍了拍小兰的肩膀,最后温柔的看了她一眼,坚毅的点了点头。

    “你就这样的放弃小兰了吗?如果真的心中难受就哭出来吧!”看着这般美好的爱情还未开始就已覆亡,猫七的心里其实极其不是滋味。

    猫七,谢谢你!

    额……谢什么啊,怎么突然的说谢,搞得这么煽情,呵呵。

    “这么久以来,真的……”说到此处,暗夜着实已经泣不成声。

    不如喝一杯如何?!

    嗯!好

    回到朗月宫,正好女娲娘娘从书房出来,对着两人说:“铃铛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你们去看看他吧,他过会就要醒来了,我也该回天外天了”

    娘亲……猫七不舍的向女娲怀中扑去,眼中闪烁着的晶莹泪花硬是生生咽进肚中,心内是满满的不舍,她知道娘亲并不想看见自己哭泣,因为这样的话,她离开时心里也不会踏实的。

    娘,那我去看看铃铛去,猫七嘿嘿一笑向屋内跑去,她不敢扭头,因为此时已经泣不成声。

    果然还是情深意重,这样也好,猫儿长大了,现在不像以前离别时那般了。

    说着,女娲笑着隐进了空气中。

    “弄,说过陪我喝酒的!”暗夜递过来一壶酒给到猫七手上。

    猫七抱着暗夜递过来的那壶酒看着熟睡着的铃铛,陷入深思,侧头呵呵一笑问道:“暗夜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铃铛的时候吗?”

    记得,那时候铃铛眼里含着泪水坐在地上无助的哭泣着,哭声传了好远好远。

    恩,那时候我以为铃铛是个受灾人群中遗留的小孩子,却没想到他是一只铃铛变成的,也没想到那次会打死他的主人,并成为他的新的主人。

    铃铛小孩子家就是这么没心没肺的,谁给吃的,谁就是主人。

    暗夜,你有没有想过,铃铛从一开始并没有把我们当做是亲人,只是他没有办法,就像我娘亲离我而去,我没有办法一般,身为这天地间的一种生灵,不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要想着怎么样才能活的更好的吧。

    呵呵,能有什么办法呢?没有人依靠的时候,只有依靠自己,就连我也一样,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可是最终还是要认真的生活着。暗夜笑说。

    我还记得铃铛刚来的那段日子,有一次带他下去他想要一个玩偶,但是只是呆呆的看着,却没有要求着要,而旁边的那些小孩子都吵着自己的娘亲给自己买,铃铛只是看着看着,然后说了声有什么好看的,呸,然后就跑向远方。

    恩恩,我记得,那时候突然就有种特别心疼他的感觉。那时候真的就想着以后努力呵护这个男孩子。就给他买了那玩偶。

    小孩子就是容易满足,一个玩偶可以让他高兴一整个夏天,自此他便吃饭的时候也抱着,睡觉的时候也抱着,直到最后这玩偶不小心在下界的途中落在了泥坑里,沾满了泥,那时候铃铛心疼的给他洗啊洗的。

    说到这里,猫七摸了摸铃铛可爱的翘着的发髻,笑道:“他其实一直以来都很坚强的。”

    主人……

    铃铛还没睁开眼睛,就唤着主人,猫七心头一热,哭了起来,铃铛现在早已经抛去对她的防备,而是心里只装着这一个亲人。

    猫七赶忙握住了铃铛的手,说道:“主人在这里,主人一直在这里。”

    主人,我又活过来了。

    恩,有主人在,不会让铃铛有事的。

    “恩恩,铃铛相信主人。”铃铛微微一笑的看向猫七,猫七只觉得心间又是一酸,世间有这么一个完全依赖自己的小家伙,自己也是很幸福的啊。

    煽情的事情总是过了一会便进入正常状态,铃铛和暗夜又在屋内疯闹,猫七头上满是黑线的对暗夜说道:“不是才失恋吗?本来还想着放你个假期让你慢慢恢复,谁知道你竟然这么的不领情,这么快就好了。铃铛,你才刚恢复,就跑来跑去的,小心点啊。”

    哎!自己这么婆婆妈妈的,太没有自我了,既然两个人如今都好好的了,自己也该好好的出去走走了,最近心情有些雾霾,出去吹吹风,晒晒太阳,顺便找点刺激去。

    漫步在幻冉的仙雾迷蒙中,友爱的与各路神仙打着招呼,从各路神仙中扑捉着最为惊艳的面孔。

    额……猫七顿时停驻脚步,星星眼的望着对面走来的这个男人,这个男人浑身散发的美好气质,仿佛漩涡般吸引着周围的每一个人。

    猫七眼神便也离不开,挪不动了,只见那人缓缓的向自己走来,他竟看着自己,竟扯开嘴角,他在对自己笑。

    啊……

    ……

    猫七上仙,据说碧落海的晚霞甚是好看,若上仙无事,可否一起前往?

    额……当然……不可以!

    不管对方再怎么帅,自己也不能因此失了章法,不就是刚才多看了他几眼,竟让他自作多情了,还公然的邀请?像什么话,我猫七是那么花痴的女孩吗?

    谁知还未离开的瞬间,便被那人抓住了手脖子,周围很多人来来往往的,猫七突然被人抓住手脖子,无非是极其尴尬的。

    你这人要干什么啊,小声的瞪着某人,再看周围其他的人,本来就极其惊艳的看着眼前的帅哥,此时更是议论纷纷。

    不过他们议论的都是什么内容啊!

    玄辰上神真是难得的世间痴情人啊,可惜爱上了猫七,爱的好苦好苦啊,若是有一个男人如这么般爱我,我死了甘愿了。

    猫七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努力的拼组着这些句子中的逻辑。

    这个男人爱自己,爱的好苦,那自己怎么不知道,看着拉着自己这么紧的男人,猫七心里扑通通通的跳个不停,而且人群中的人尊称他为玄辰上神。

    还不愿意跟我走吗?

    那人微笑着拉起猫七便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去,此时的猫七竟有一种作奸犯科无耻偷情的心态,天啊!我干嘛要乖乖的跟着他啊!可是这是我的心啊!我是被舆论所逼啊,这么一个爱我的人。拉着我走,我能不跟他走吗?我其实内心也并非拒绝的啊!

    果然作奸犯科要遭报应!

    猫七看着迎面而来的女人看着身边男子幽怨的眼神和对自己仇视的目光,心里像装了一个小偷般。

    只听得那女人对身边男子说道:“玄辰,你看,我早已在离心间最近的地方刻上了你的名字,你听着,我不会放弃的!”

    身边男子沉默了些许时间,眼神暗淡的看向眼前痴情的女子,道:“轻姿你着实无需这般。你这样子把时间浪费在我的身上,不值得。”

    你心疼了对吗?我就知道你会心疼的。呵呵。

    猫七赶忙把手从落玄辰的手中抽出,本来此时看着他们也没什么感觉,只是这场面自己着实应付不来,不如赶紧撤的好。

    谁知那人紧紧的抓住了猫七的手对着眼前幽怨的女子说道:“我落玄辰这一声有猫七一人足矣,我的心也只有这么小,只有他一人足矣。”

    猫七呆愣的看着眼前的男子,这个第一眼就让自己脸红心跳的男子,他的这些话,啊!要不要这样子啊!

    呵呵……你看,只是可惜了,你的这些情话,她根本无动于衷。

    眼前的女人眼神里透着绝望无助和凄然。

    不行,不行,我得说两句!

    谁说的,我从第一眼看到他,我就……我就感觉他人挺值得爱上的,哎呀!这说的什么话啊,什么挺值得爱上的,猫七脸红的在心里无语着刚才的造词不当。

    如果真如玄辰上神所说的那般,心中……只能装下我一人,那我猫七…我猫七日后也便与他心心念念,不舍不弃!

    猫七废了好大的努力说完了这些话,如向一个刚接触的男子在众目睽睽之下表白一般。

    好!很好!很好!哈哈哈哈哈哈

    女人戚戚然的离开之时,又对着身旁男子说了一句话:“落玄辰,爱你的女子是不是都没有好下场!”

    身边的男子不做声,眼神从暗淡转为极其黑暗,淡淡的对那远去的女子说了句:“对不起!”

    猫七懂得察言观色的紧,对着身边男子说道:“那个……我还有些事需要处理,就先走一步了。”

    猫儿

    落玄辰抬起头,眼眸换了一种风轻云淡的色泽。

    猫七又扭头看向那人,只见低头看向自己的眼睛,轻轻对自己说着:“不要理会那些声音,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利。”

    猫七被这样一种深情的眸子灼灼的看着,直到那眸子缓缓闭上,向自己靠来。

    天啊!这是要亲了吗?

    猫七有些紧张的胳膊上夹着。

    感觉到那人湿湿柔柔的吻时,猫七心内流云飞转,花谢花开,唔……自己怎么还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松弛来紧张的双肩,自己竟可以把所有纠结抛掷脑后,等待着他的每一个侵略。

    落玄辰……落玄辰……这个名字怕是今天自己数绵羊时的标签了,怕是今晚将要因为这个男人而失眠了,男人,这个帅气又霸道的男人……

    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www.yuehuatai.com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