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将军别追 > 第二百零七 大丈夫敢说敢当
    “三哥!”

    洛绵诧异的望去,只见洛允易面带郁色走来,后面的洛允里朝沈久远挤眉弄眼的,示意他早点溜之大吉,洛允易生气,谁都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但是毋庸置疑,洛绵心中就是一惊。

    沈久远连个职位也无,三哥若是想收拾沈久远,根本不用考虑太多。

    至于洛王府和尚书府的关系,三哥向来不在意,这话被三哥听到,她有预感,沈久远此回恐怕在劫难逃。

    不知为何,只要一想到三哥会如何处置沈久远,她就有些着急。

    “三哥你听我说,沈久远他不是这个意思,他同绵儿关系不错,有时候就会开这种玩笑,当不得真的,三哥你就饶了他这一次吧!”

    “绵儿。”沈久远上前道,“我没有开玩笑,待你及笄后我就会让母亲上门提亲,所以在我心里,你早已是我的未婚妻了,况且我也不需要洛允...三哥的饶恕,大丈夫敢说敢当!”

    另一方面,听到洛绵在洛允易面前如此维护自己,沈久远心里被涨的满满的,奇怪的感觉,但是他却并不讨厌。

    他还是第一次感受到除了家人亲戚以外的维护。

    洛绵听到沈久远的话却气的差点昏过去,敢情这人还丝毫不领情!

    既然沈久远不领情,她也懒得管他!

    “你闭嘴!”洛绵急忙制止住沈久远,“你不想活了也别扯上我!我同你什么关系都没有!”

    “哎呀,久远兄就是如此,喜欢开些玩笑,但是照我的话说啊,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开五妹妹的玩笑,要知道妹妹还有四个兄长,不论这话是不是玩笑,都需要经过我们几个兄长的同意,所以久远兄,下回你可别再开这种玩笑了,今日就当你不知情,且饶过你这一次罢!”

    洛允里连忙上前打着哈哈,边说还边朝沈久远挤眉弄眼。

    往日跟大哥一起的时候,就时常同沈久远一起谈天说地,他觉得沈久远甚是聪明,许多事情只要跟其说一遍,便能举一反三。

    就是沈久远此人太懒惰了,又不屑于朝廷之事。

    否则,十年后的沈久远将不可估量。

    所以洛允里对沈久远还是很有好感的,至少这样一个不摆架子,聪明有头脑又从不笑话他的人着实不多了,能帮一把是一把。

    方才三哥和他站在后面,将沈久远说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当沈久远说出那句话时,他清楚的感觉到三哥隐忍的怒气,之所以隐忍着,恐怕是三哥想看看五妹妹是否会反驳,若是五妹妹真的对沈久远有意的话,他觉得三哥应当不会有太过的惩治。

    毕竟三哥向来是以五妹妹的选择为优先。

    谁知五妹妹直接就否认了,如此,三哥如何还能忍得下?

    当着三哥的面儿占五妹妹的便宜,后果是什么,连他都不敢想,或许沈久远说出那句话的舌头都别想要了...

    想及此,洛允里打了个寒颤,又眼睛抽筋般的朝沈久远递眼色。

    沈久远与洛允里关系不错,从小不喜欢往外跑,倒比较喜欢跟着沈夫人一起去洛王府玩儿。

    于是,他认识了现下关系比较好的洛允思,又通过洛允思认识了洛允里。

    洛允里朝他挤眉弄眼的意思,再联想一下方才的那番话,他还有哪里不明白的。

    但是他也有他自己的坚持。

    从他开始关注洛绵起,就知道在洛绵的心目中,除了洛王妃之外,最重要的人恐怕就是洛允易了。

    他若是在洛允易面前露了怯,默认了洛允里的话,他往后还有何颜面说要娶洛绵为妻这种话?

    所以他现在,绝对不能退,亦不能有一丝露怯的想法!

    早就听父亲时常提起过洛绵的这个三哥,年纪小小,手段却异常毒辣,上任期间,雷厉风行的直接完美完成了四件任务。

    庆德帝屡屡在朝堂之上大肆赞扬洛允易。

    也有许多人想要讨好洛允易,奈何洛允易和徐公有的一拼,几乎没有任何喜欢的东西。

    又有人目光投到了洛王府身上,暗中查探,后来得知洛允易在最初来洛王府时过的并不好,甚至连个下人都不如。

    有传言洛允易现下没有报复洛王府是因为羽翼未丰。

    至于洛允易曾很宠爱的妹妹,灵语县主,两人也是闹翻了,众人又不是傻的,自是不会上赶着讨好洛绵。

    那些想要讨好洛王府进而讨好洛允易的人纷纷歇了心思。

    谁会愿意交好不成反倒结仇?

    沈久远却看得又不一样,若是两人真的因为这么点小事便闹翻了,只能证明洛允易同洛绵都是个幼稚的不能再幼稚的人!

    洛允易幼稚吗?

    不。

    洛允易既然不幼稚,那么兄妹二人的冷战便不成立。

    事后果然兄妹二人又恢复往常那般,至于当时两人为何要冷战,他却是不知道了。

    总之,他敢肯定,想要娶洛绵,他面临最大的困难除了征得洛绵同意之外,便是征得洛绵的三哥,洛允易的同意了。

    “不!”沈久远转过身,目光直视洛允易:“我沈久远敢说敢当,说了要娶洛绵,就绝不会因为谁而改变想法!”

    “哦?”洛允易阴测测道,“便是面对洛王府的发难也不会改变?”

    沈久远斩钉截铁道:“不会!”

    “好,希望你记住今日的话,若是日后后悔了,再来跟我跪地求饶,我也是不会心慈手软的!”

    沈久远没说话,眼神却异常坚定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你好自为之!”

    说完,洛允易目光投到洛绵身上,淡淡道:“绵儿,过来。”

    洛绵小跑到洛允易身后。

    洛允易这才朝辛彦仪微微颔首道:“让辛公子笑话了,舍妹一向没个大小,若是不介意的话,可愿与易某说上两句。”

    辛彦仪权当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般云淡风轻的笑了笑,拱手道:“恭敬不如从命。”

    “辛公子请。”

    “请。”

    洛允易再没看沈久远一眼,同辛彦仪两人离开。

    洛绵偷偷望了过去,见沈久远正望着她,好似在说: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你有事没事跟我什么关系啊!”洛绵嘟囔了一句,匆匆追上前方的洛允易。

    洛允里也顺着望了一眼,重重地叹了口气,亦追上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