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嫂在七零 > 第四百章 不知道的变化
    楼满月感觉到了邢秀与邢婆婆两个人复杂的目光,但是她当作没有看到。

    医院里发生的事情谁也不可能当做没有发生过,楼满月更是。

    邢婆婆的做法她可以理解,但是,她不会放任,虽然她确实欠了他们家的,但是她依然不愿意看到他们那样理所当然的样子。

    楼满月失笑。

    她内心里也是一个很自私的人呢。

    她又交待了一遍各种药的用途,看着两个人明显的还是心不在焉,她有些不耐烦了。

    “你们记住了没有?”她的口气不太好了。

    邢婆婆与邢秀不自觉地抖了一下,忙慌不迭地点头。

    “真记住了?”

    楼满月怀疑地看着她们。

    邢秀与邢婆婆不敢与楼满月的眼光对上,她们躲闪着慌乱地点头。

    自从医院的事情发生之后,邢秀与邢婆婆两个人的内心冲击是很大的,她们从来没有想到平时不声不响,柔弱温顺的楼满月竟然能有那样的一面。

    两个人在医院里狼狈极了,到后来如果不是医院里的人手帮忙,她们可能根本回不来。

    等她们意识过来的时候,去找邢老头,却发现邢老头已经被安排走了。

    她们这才意识到,楼满月和她们说,不是商量而是决定,她只是来通知她们一声,她们深刻地感觉到,在她的面前,她们是没有话语权的。

    之前的一切,只是楼满月不愿意理会她们。

    想明白了之后,两个人面对着楼满月都有些畏缩。

    楼满月不禁皱起眉头看着两个人,两个人感觉到楼满月的目光,又不由自主地瑟缩了下。

    楼满月惊讶地摸了下脸,她什么时候有这么可怕了?

    她又看了看两个人,眼睛在院子里转了一圈,落在屋子里,再落在两个人的身上。

    邢婆婆年纪大,邢秀,心思根本不在邢老头的身上,两个人肯定照顾不好邢老头的。

    楼满月很快下了个决定。

    “过几天我找一个护工来,让他照顾邢大爷。”

    “不用了不用了,我们……”邢婆婆忙摆手拒绝,可是看到楼满月的眼神,她声音又低了下去,她喃喃地说道,“我们自己可以照顾得过来。”

    “找护工,我们找不起。”

    邢秀忙接口道,她看了楼满月一眼,又飞快地垂下了眼睛。

    楼满月点点头,说道:“钱我出。”

    “那好……”

    “秀……”邢婆婆拉了邢秀一下。

    邢秀说道:“妈,你不想我爸快点好吗?找一个专业的人,总比我们两个强吧?再说这是人家的好意呢,我们不能辜负了。”

    她说着看了一眼楼满月。

    邢秀虽然收敛了很多,也放下了对王幼度心思,也知道有些人不是她能招惹的,但是,她本来就是喜欢占便宜的人,又想着尽快的钓个男人,最好如王幼度那样的级别……

    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医院事情的后遗症,她现在是想到楼满月与王幼都会本能地想到两个人吓人的眼神。

    邢秀咬了咬下唇,偷偷地抬头看了楼满月一眼,看到她正淡笑着站在那里,她握了下拳头。

    算了,还是不要她的男人那样的吧,她再换个类型。

    楼满月完全不知道就这么一会儿,邢秀转了几转的心思,她安排完了事情之后就离开了邢老头的家里,向自己住的地方走去。

    “回来了?”

    低着头想事情的楼满月被骤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她猛地退后了一步。

    “呵呵,我有这么可怕吗?”

    时秋明看着楼满月的反应笑了起来,当看到她抬头睁大眼睛如同受惊的小鹿般,他的眼神闪了闪。

    “呼!”

    楼满月轻呼出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你怎么过来了?”

    她有些疲惫,所以也没有感觉到时秋明的异样,她站在原地看了一眼隔壁,不由得又舒了口气。

    邢秀不在。

    邢秀这个人,她算是看明白了,只要是个男的,她都能扑上去。

    时秋明这个人,虽然她知道有魄力也有手段,但是毕竟是来找她的,在她这里惹上麻烦,她觉得脸上也是无光的。

    “不欢迎吗?”

    时秋明注意到她的动作,眼神又深了几分,他若无其事地看着她的脸笑着说道。

    “欢迎!”

    这段时间的心力交瘁让楼满月的警觉性差了很多,她总觉得头脑有些昏沉,当然和时秋明这个人也有关系,他虽然给她的印象说不上多好,但是绝对不坏。

    楼满月往自己的院子里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进来吧,你来找我还是来找我家那口子?他现在不在这里。”

    “我找他做什么?”

    时秋明听到她自然地提到“那口子”,眼神又闪了闪,他跟在她的后面,进了院子里。

    那是来找她的?

    楼满月扭头看了看时秋明,时秋明优雅地站在那里对她笑,和之前并没有什么不同。

    她挠了个头,向他说道:“那你等一会儿,我去煮咖啡。”

    “不用了,我喜欢喝茶。”

    时秋明笑着在院子里的木桌边坐了下来,手轻轻地抚过木桌,感受着上面微凉而光滑的纹理,眼睛又闪了闪。

    “茶我不大会泡。”

    楼满月准备去拿茶具,时秋明却站了起来,三两步走到她的面前,笑着说道:“看你的样子好像很累,你先休息吧,我回头再来。”

    说着转身离开,留下楼满月困惑地站在原地。

    过了一会儿,楼满月甩甩头,关上院门进了屋子,想不明白的事情,她向来会放下。

    她给王幼度留了言,让他找个护工。

    她虽然只是临时起意,但是越想越觉得这是个好办法,护工不会对她用药问东问西,只会按照她说的去做,而邢秀与邢婆婆两个人……

    她摇了摇头,两个人可能会好心办坏事。

    这些药物,她可是花了大价钱从游戏中拿出来的,如果被她们给毁了,她不得心疼死?

    她倒在床上,长出了一口气。

    这段时间以来心一直提着,心神放松下,她很快地睡了过去,所以她没有注意到她的指尖闪着光,光点越来越强……

    蓦地,光线像是被什么阻隔了一样,显得呆滞起来,光点停在她的指尖不再动作,像是被定住了一般。

    停了一会儿,光线倏地亮了一下,然后归于平静,一切都和平时没有任何的区别,只是床上多了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