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君谋帝宠 > 第三百零二章 南圣殿
    姬凡这晚也是没有回武院居住,直接歇在了未央宫。

    待到第二日,关于姬凡让要离去查的兵部尚书家的那些事的资料,也都到了姬凡的案桌上。

    而此时南疆,顾庭与诸葛长鱼也已经到了南圣殿。

    柳氏的族长也就是柳离的父亲是一直都在南圣殿的柳氏本族,如今南圣殿的权力争斗也到了白热化的时候。

    原先的月氏,自月妩华与五大圣殿长老死后,根本没有可以出来主持局面的人,月氏的势力也在那几人的死讯被传回南疆后给其他的氏族给逐一吞并。

    月氏其实还剩那五长老,但是他与月妩华有仇,虽大仇得报,可对月氏众人似也失望之极,与华阳先生如今不知去了何处,而月氏众人也是以为他也死在了西周。

    所以月氏如今在南疆比之普通小族恐怕还不如,月氏势大之时,多有得罪其他氏族,如今月氏失势,打压之人不尽其数。

    所以等到顾庭与诸葛长鱼到达南圣殿这片地方的时候,早没月氏的消息,想必是在各族争斗中被迫退出了南圣殿。

    而如今南圣殿中由三股势力势均力敌,柳氏自然是其中之一,然后还有欧阳氏,以及澹台氏。

    在原先南圣殿肖想第一氏族的部族足足有十多个氏族,澹台氏在月氏存在时势力便没比柳氏弱多少,能存活到现在也是众人意料之中。

    而欧阳氏却是一支意外,与前些年柳氏的崛起有些像,本是众多普通氏族中的一支,南圣殿争斗中却是暗中频频吞并其他小氏族,等众人回过神来,欧阳氏已经壮大,可与澹台、柳氏争锋。

    南疆的内乱顾庭与北疆自然是一直关注着的,二人到了南圣殿先寻了落脚之处。

    “柳氏想来是对这回的第一氏族之争势在必得了。”

    这是顾庭的声音,再看他的样子,懒懒散散躺在榻上,好似再说着什么玩笑话。

    诸葛长鱼端正地坐在一边,“柳氏虽握有南疆大半兵权,但是却要抵抗西周防备北疆,这兵权有时候不仅当不得助力,或许还是麻烦。”

    权力越大,职责越大嘛。

    顾庭看着诸葛长鱼一笑,“但我看柳离那小子可是自信的很,不知有什么后招。”

    “师兄想怎么做?”

    “自然只能是联合其他两族,妨碍柳氏了,让柳离的注意力不得不大部分转回国内来,到时候姬韶那边就会方便许多。

    不过我看澹台欧阳两氏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我们暂且先看看形势,也不急在这一时。”

    诸葛长鱼点头,你都肯抛下顺安太女亲自赶来南疆,只要你不急,他自然也没什么好急的。

    另外,当初听闻欧阳氏有变的柳离,也秘密从边境赶回了南圣殿,不过此事隐秘,便是柳氏中也只有柳族长与那位通信的下属知晓,外界的人自然是都不知的,便是连顾庭等人都暂时没发觉。

    这是柳宅密室中,柳离神色微凝坐在一边,其中除了柳族长,还有一位属下跪在柳离身前。

    当初柳离撤离北疆那边的人马,实则是欧阳氏竟是大胆在国内抢占他柳氏的管辖地。

    对于欧阳氏这等看似作死的行为,柳离便直接派遣了大军过去,反正北疆那边有南越军虎视眈眈,料他们不敢妄动。

    可是,结果却是,那些派回去的兵士竟是没能将地方从欧阳氏手中夺回来。

    欧阳氏有多少斤两柳离也是差不多知晓,便是欧阳氏如今拥有南疆除了柳氏手中的所有兵马外,也是不足以他手中之人的三分之一。

    他派过去的兵马也不算少,可却是没能拿回地方,并且还损失不小。

    要知道柳离在前方与西周军作战都未曾有过这般损失,所以得知消息后,柳离便想欧阳氏怕是有他意料之外的手段,唯恐圣殿之争落败,柳族长这才急急召回了柳离。

    而柳离将子宰与鬼山留在了边境,想来以子宰之智,以鬼山之器械,虽说不能大败西周,但是抵御一段时日定是没有问题的,这才动身回了南圣殿。

    回到柳氏,细问与欧阳氏之战,又是发现那些人竟是说不出具体的由头。

    柳离心中这才有些异样,眼前跪着的便是那次率军与欧阳氏人马作战的将领,也是柳氏的自己人。

    “你说欧阳氏的人少于你们好几倍,你们还是败了?”

    将领的脸上满是羞愧之意,低头弱弱地回柳离道:“回少主,欧阳氏的人数是少于我们好几倍,又行计炸死,我军才速败。”

    柳离看着将领微微眯了眯眸子,“行计炸死?”

    “是......”

    柳离再细问,那将领却是说得含糊,他始终未听明白,想来是当时情况太过危急,应是没注意到什么细节。

    但是对于欧阳氏略施小计便可败柳氏军之事,柳离还是有些不相信,总觉得其中定另有隐情。

    看向一边的柳族长,开口道:“父亲,此事实在蹊跷,儿子还是想亲自去看一看,圣殿之事父亲暂先周旋。”

    柳族长点头,“离儿放心且去就是,此次唤你回来便是为这件事。”

    顾庭那边,诸葛长鱼看着前一秒还懒懒躺着说不急,下一秒就喊着自己换衣服出门的某人,真想像姬韶平时那样翻个白眼。

    顾庭看着诸葛长鱼还是站着不动,拖着换了一半的衣服,过来拍他肩膀,道:“快点,我说不急是不急着出手,总要去探探情况。”

    诸葛长鱼这才动了,准备换上顾庭不知何时准备的黑色夜行衣,边换边问顾庭道:“去哪?”

    顾庭系着腰带,一脸鄙夷地看着诸葛长鱼,“自然是去柳宅了,还能去哪?”

    诸葛长鱼,“......”

    之后,顾庭就带着诸葛长鱼很没有形象地爬到了柳宅一处偏僻院子的屋顶上。

    诸葛长鱼用眼神问顾庭,“然后呢?”

    顾庭摊摊手,打了个哈欠,然后就是趴在屋顶上打瞌睡,还顺便随意指了个方向,嘱咐了诸葛长鱼一句,“你好好盯着那边那个院子,有什么动静就叫醒我。”

    诸葛长鱼无奈之余只好一个人牢牢盯着......

    可最后地结果就是顾庭忍无可忍一巴掌拍到了诸葛长鱼的后脑上。